江苏网文化 > 读书 > 名家专栏 > 正文

0

美是精神生活的空气、阳光和水

来源:   2017-07-28 09:02:00

  潘知常 (南京大学教授,中国著名美学家)

  记 者:作为美学家,您所感受到的中国人的审美能力怎么样?

  潘:我们民族有着悠久的审美传统。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们甚至都没有说“爱真之心”或者“爱善之心”人皆有之,就可见一斑。再说孔子“闻韶音三月不知肉味”,可见中国人对艺术的爱到了什么地步。还有一个与南京有关的例子,《儒林外史》第二十九回中,天长才子杜慎卿过江来南京,同友人徜徉雨花台岗上,“坐了半日,日色已经西斜,只见两个挑粪桶的,挑了两担空桶,歇在山上。这一个拍那一个肩头道:‘兄弟,今日的货已经卖完,我和你到永宁泉吃一壶茶,回来再到雨花台看落照。’杜慎卿笑道:‘真乃菜佣酒保,都有六朝烟水气,一点也不差。’”

  我们对美的追求是一个传统,但现在也确实遇到一些问题。比如,去旅游,很多人到了一个地方,拍几张照片就走了,旅游是为照相机服务的。为什么会遇到这些问题?很多人顾不上去追求美,先追求温饱。还有一个流行词也能在某种程度上反映现代人的审美缺失——“土豪”。“土豪”拿钱把自己包装起来,纷纷出自传、做演讲,告诉你第一桶金是怎么赚的,怎么才能赚更多钱……不知不觉中,美的追求就被埋没了。

  记 者:请您介绍下中国美育的整体发展是怎样的?

  潘:关于美育的研究,在自王国维、蔡元培迄始的中国的美学研究的百年进程中,堪称地位显赫。1912年,蔡元培就任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教育总长时,发表《对于教育方针的意见》,就已经提出把美育列入教育方针。经过了几十年的沉寂,直到1999年,朱镕基在九届人大二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再一次正式提出,要“使学生在德、智、体、美等方面全面发展”。2013年,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更明确提出要“改进美育教学,提高学生审美和人文素养”。继之,两年后,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国办发〔2015〕71号)又对于“改进美育教学”做出了具体的顶层设计。

  记 者:在您美学著作《没有美万万不能》里,您提出审美能力对一个人的生命是十分重要的,可以解释一下吗?

  潘:讲到美学、美育,很多人觉得没用。我觉得责任可能主要由研究美学的人来负。我们不能把爱美讲成一种爱好、癖好,这其实应该是人类主动的选择。

  过去说“生命在于运动”,我改了一个字——“生命在于主动”。人和动物的最大区别,就是人是主动寻找的高级动物,不断寻找那些充满正能量、健康发展的东西。人为什么要站起来?看起来这是一个漫不经心的选择,但我认为,人类最早站起来是因为觉得好看。对美的追求无意之中鼓励人类走上了进化的正确方向。

  我们开车打方向盘控制前进路线,那么生命的进化谁来导航?想明白了这一点,你就会恍然大悟,为什么“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们只有在追求美的过程中才能不断弘扬正能量,阻止负能量。

  如果从实用的角度看,美确实没有什么用。但这个世界上特别有价值的东西往往是不要花钱的,比如空气、阳光和水,没有这三样,要再多的钱有什么用?美其实就是我们精神生活中的空气、阳光、水。有美导航,人类才走出了精神黑暗。

  美确实不是万能的,但没有美是万万不能的。有幸到人世间走一遭,不懂得欣赏美是一种遗憾。不懂得欣赏美,眼睛就是黑白相机,美育教学可以让它变成彩色相机,看到的世界是美丽的、五彩缤纷的。

  记 者:在具体操作层面,您觉得应该如何改进美育教学,提高学生审美和人文素养?

  潘:首先,在教育观念上需要进一步改变,要真正意识到美和德智体的关系,意识到其重要作用。希望教育部门更好地运用指挥棒,调动教学方法、教学内容的转变。在美育教学方面,起码可以通过语文、音乐、美术等课程,和审美教育联系起来。现实情况是,这些课程很多时候成了离美很远的地方,比如语文,变成了咬文嚼字的考卷。我们呼吁教育部门好好考虑,在中小学和大学开设相关课程。如果不能增加课时,全国中小学和大学至少应该多举办美育讲座。建议从美学的角度,培训语文、音乐、美术、体育、历史等课程的教师。他们当年上大学的时候,国内的美学研究还没有达到现在的水平,已经落伍的美学知识再通过他们传给年轻一代,就是“以讹传讹”。最简单的安徒生童话,语文教学到现在都讲不出“美”来。一谈《卖火柴的小女孩》,就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其实安徒生想表达的是“穷并快乐着”。讲历史,没有美学知识也讲不好。讲到秦朝就会提到兵马俑,历史老师往往用气势恢宏来形容,但你是否注意到,所有兵马俑都是立正的,是在做“大型团体操”,而西方雕塑都是稍息的,而且大都是单个的,那是当时中国人审美观念还不成熟的一种表现。

  本报记者 徐 宁

  实习生 林惠英 整理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