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读书 > 美文书摘 > 正文

0

难忘的两个生日

来源:   2017-07-03 10:42:00

  我是1952年6月10日(农历五月十六)出生的,今年66岁。在这一生中,我有两个终生难忘的生日(因为生日都是过虚岁,不是过周岁),一个是1961年在自然灾害时,过的10岁生日;另一个是1971年在插队五七农场时,过的20岁生日。

  1961年国家正遇到三年自然灾害、人们生活处在极其困难的时期。当时,我家没有房子住,父亲学校安排了半间宿舍,家里大大小小八口人,三代人靠这半间房子根本住不下,又在荷花塘东北边唐家租了一间小厢屋,靠父母微薄的工资维持生活。我十岁生日的那天,奶奶一大早走了五六里路,到西门四家坝菜场地里捡了一些别人不要的包菜边子,虽然老还能吃。来家后切切碎,又买了半斤挂面,掰成寸把长的碎面条,做了一锅少油无盐的包菜面条糊糊。因为是我过生日,父母给了特殊照顾,就多盛些面条,但一碗也不过只有十几根。那顿饭我们全家人都吃得津津有味。在那时,有这样的待遇已经算是奢侈的了,还有好多人家连这都吃不上。

  1971年是我到六合县五七农场插队的第三个年头。1968年10月刚下乡时,那里近处是一大块荒草地、远处是一大片芦苇滩,就是一无所有,一穷二白。我们硬是靠自己的双手,开荒种地,修筑道路,挖出河道,盖起房屋。第二年又遭受严重的自然灾害,知青们并没有被困难吓倒,而是迎难而上,终于在第三年迎来了“麦浪滚滚闪金光,棉田一片白茫茫”的丰收景象。我20岁生日的那天,正是农村麦收大忙季节。我们凌晨二点多钟起床,吃完早饭,拿着镰刀,杠着扁担就下地了。到了一连仓库旁边那片麦田时天还没有亮,看不见割麦子,连长杨雪瑛带领我们高唱革命歌曲“下定决心,不怕牺牲------”还有“麦浪滚滚闪金光------”半个小时后,东方刚发白,连长一声哨响,“开镰了!”只听见沙沙声响,你追我赶,争先恐后,有人不断地喊“加油啊!”。天大亮了,回头看过去,一大片麦子全部倒下了,大家不停地擦着汗,衣服都湿透了。连长喊休息一会,喝水啦!只见孙重明、道书康两位老大哥满头大汗,挑来了两大担凉开水,大家你一碗,我一碗,一饮而尽,一会儿就喝得桶底朝天。这一天食堂伙食特别好,中午吃得是红烧肉,我吃的津津有味,别提多好吃。一会儿,传来天气预报“明天有雷暴雨”,那必须要在今天把麦子全部收割完,挑到碾场上堆好。大家都抢时间,加油干。到吃晚饭时,大家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出现了一道道白白的盐霜痕渍。有人刚坐在麦堆旁就睡着了。吃完晚饭,一声哨响,又去挑麦把子,晚上的月亮又圆又亮,我们扁担一头挑四个麦把,谁也不示弱,挑起来都看不见人。我们三连四班的女生有钱海如、李燕、强薇、潘瑞红、谢元仪和我,在班长张怡的带领下,挑着麦把子排成一排向前走。前面有一条排水沟,走在最前面的班长招呼大家,“注意小心,要跨沟了!”我们不知挑了多少个来回,直到深夜两点多钟终于挑完了。回到碾场上就一屁股坐在地上,虽然很苦很累,但没有丝毫怨言,没有豪言壮语,这就是我们五七农场知青。这也是我20岁生日的一天,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祝福,没有生日蛋糕,然而它却是我终生难忘的生日。

  昨天2017年6月10日,又是一个农历五月十六,恰逢我66岁生日。今天,我们又来到农场,参加三连知青聚会,近百名来自六合、扬州和南京知青汇聚一堂,往事历历在目,这片土地上曾留下我们许多的汗水和故事。

  如今已过了花甲之年,外孙女今年也十岁了。她过生日那天,先后办了八桌酒席,蛋糕买了六个,其中有一个三层的冰淇淋蛋糕,也得到了亲朋好友同学的祝福,她自己还许下美好的祝愿。说起我们的童年和知青生活,他们都不可思议,可这是我们这一辈人的真实生活和写照。今天愿农场农友们珍惜生活,保重身体,快乐地过好每一天。 写于2017年6月11日  (吕家芸 原三连1968年六合知青)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