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读书 > 书评书讯 > 正文

0

沈从文:用宠辱不惊的心去考古

来源:   2017-04-17 09:45:00

  1949年以前,沈从文是作家,写了四十几本小说和散文;1949年后,他转行做了文物研究专家,和坛子、罐子、绸子、缎子打交道近四十年,其间的专注和投入并不比早年从事文学创作时少,对文物的鉴赏和积淀的艺术观同样是大师级的。

  本书即收录了作者“另一半”创作:鉴赏文物的心得和对艺术的感悟。包括四十几篇笔记、随笔、讲稿和学术文章,涉及器皿、织锦、服饰、书画等类,还谈了个别地方的民俗文化。从中不仅可以饱览丰富多彩的文物考古艺术,也可藉此寻觅沈从文离开文学圈后的生命轨迹。

  在文物与艺术文集《花花朵朵 坛坛罐罐》中,可以看见作者研究领域的广度与深度。除主流的文物外,也对民间的花灯、窗花、龙凤图腾之物悉数投以关注的目光,旁征博引,多有创见。那是一种可贵的对文物细节着迷和出神的状态。如在中国服饰领域中,他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中国历朝各代常将前朝最高贵品级的服饰,规定为本朝最低贱人的服饰。他还质疑之前早有定论的东晋顾恺之所画《洛神赋图》,从画中人物曹植身边侍从的着装风格,他推断此画最早不出隋代人之手。

  沈从文在文物研究中提倡实践的重要性,他常指导助手按照古法复原文物,注重“常识辅助”与“专家知识”知行合一。

  他常常感叹:有许多事情要做,一个一个题目做,十辈子也做不完,我们都来干。从天才小说家到文物工作者,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领域中,都取得如此骄人的成就,离不开沈从文执拗的“痴劲”与宠辱不惊的人生境界。

  来源:沈阳晚报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