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读书 > 书评书讯 > 正文

0

中国人价值认同的演进:从家国天下到新天下主义

来源:   2017-05-11 09:27:00

  大家身边,如果有关心国家大事,秉承一定程度上国家主义立场的朋友,我们往往对其的评价,会说这个人有“家国情怀”。那么,到底什么才是“家国情怀”?中国人关于家国和天下的观念跟西方人有哪些不同?这些观念在中西方所共同面对的现代化转型进程之中,又经历了怎样的演化与变迁?许纪霖先生的新书《家国天下》,或许能给上述这些问题以很好的解答。

  在书的开篇,许纪霖就征引西方现代性理论研究的顶级学者查尔斯泰勒的表述,把中西方现代化进程之中产生的个人、国家和天下认同的转型,比喻成一场“大脱嵌”的轴心革命。正如泰勒所说,传统社会的现实世界和意义世界,是镶嵌在宇宙、自然、社会的系列框架之中的。这在中世纪的欧洲,展现为一个由上帝主宰的神意世界;而在古代中国,则呈现为一个家国天下的连续体。在前现代时期,无论是西方人还是中国人,其作为个体的行动和生活意义,都必须置身于上述框架之中,才能获得理解以及价值层面的正当性。

  在西方,伴随着17世纪欧洲发生的科学革命、宗教革命和工业革命,个人、法律和国家逐渐从神意的宇宙世界中游离出来,慢慢地取得了独立的自主性,这种转变也就是马克斯韦伯笔下的“祛魅”和泰勒眼中的“大脱嵌”。而在中国,伴随着清末民初的维新变法和新政运动,西方的近代化思想逐渐在中国的知识阶层当中占据主导性地位,在知识界的倡导和传播之下,中国的普通国民也开始摆脱家国天下的共同体框架,向独立的个人方向进发。

  对于中国的知识精英来说,要想完成上述的“大脱嵌”革命,就必须解答这样几个问题:现代的国家相对传统意义上的国家来说,其意义和内涵有哪些不同?在面临内忧外患、战乱不止的大环境下,中国应该构建怎样的现代国家体系?在现代性的语境之下,全新的个人、地方与天下认同应该呈现出什么样的内容?它们又如何得以构建?许纪霖先生这本书的上、中、下三编,恰好对应解决这样三个问题。上编《从古代“中国”到现代国家认同》,详细解析古代国家观念跟现代国家认同的诸多异同,并给出了这一转变进程中诸多可供选择的方案;中编《现代中国的国家建构》,讲述在不同政治哲学和思想观念的支配下,产生的关于现代中国的诸多形色各异的国家建构方案,并考察这些方案在晚清直至民国的历史进程当中的实践与流变;下编《个人、地方与天下认同》,则讲述在上述现代国家转型进程之中,中国人的个人认同、地方认同和天下认同随之而来发生的演化与变迁,以及这三种认同与新型国家认同之间产生的互动与张力,最终提出 “新天下主义”,是构建当今中国内外秩序的可资参考的方案。

  在西方,探讨个人与国家认同转型的论著可谓是数不胜数,霍布斯的《利维坦》、卢梭的《社会契约论》,一直到当代查尔斯泰勒的《自我的根源》、阿马蒂亚森的《身份与暴力》,然而针对中国晚清以降发生的个人、国家和天下认同的革命,国内外似乎还一直缺乏比较系统的梳理和分析。许纪霖先生这本新著,从社会史和思想史层面,系统而全面地探讨中国全方位的认同革命的尝试,应该来说,还是具备比较强的创新性和原创性的。

  既然是从社会史和思想史层面探讨认同革命这一主题,许纪霖的这本论著就没有仅仅从事件史和政治史的层面,简单梳理中国历史上真实发生的国家建构革命和认同转型变迁就宣告了事,而是详细考察在中国的现代化转型进程中,知识精英和政治精英提出的各种关于国家建构和认同转型的思想与方案,分析这些方案的思想渊源和现实基础,并结合当时的时代背景和国内外形势,对这些方案的传播历程和最终命运做详细梳理。这种交织着思想史和社会史方法论的研究路径,带有强烈的知识社会学色彩。

  无论是现代国家的建构还是现代认同的转型,其核心思想和理论均来自西方,然而许纪霖新书的论述对象,又是在中国大地上发生的上述转型。这种中西交错的研究面向,对许纪霖先生的文献征引与阅读提出了很大的挑战。从这本书的参考文献中可以看出,作者既广泛吸收了包括汪晖、余英时、列文森、沟口雄三等国内外顶级中国研究学者的最新理论成果和研究贡献,又时刻跟包括查尔斯泰勒、哈贝马斯、本尼迪克特安德森等在内的西方顶级政治学、社会学学者展开对话。许纪霖先生这种秉承国际视野 “十年磨一剑”的治学精神,非常值得赞赏。

  许金晶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