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读书 > 书评书讯 > 正文

0

从文明的角度把握中国的未来

来源:   2017-11-24 10:13:00

  从一个文明的角度,怎么样看中国的未来?未来五年十年甚至一百年、两百年往哪个方向走?我一直在反思,怎么从文明的角度来看中国现实,我们的文明怎么发展。

  历经四个阶段,包容使中国更强大

  文明的角度是什么?我觉得现在是中国文明发展的第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中国文明基本价值形成时期,在公元前13世纪到公元2世纪基本上形成,这个时期形成的背景就是百家争鸣,就是中国本土产生的多种思想之间的对话,文明由对话而产生。

  第二时期是公元3世纪到公元10世纪,佛教传入对中国文明产生巨大的冲击。佛教传入以后,中国刚开始是拒绝,非常怀疑、猜疑,甚至发生暴力冲突,可是以后慢慢就接受了,到了唐朝就到达顶峰。唐朝是国家的一次崛起,很多人说是文明的崛起。

  中国第三阶段文明是公元11世纪到19世纪末。宋朝是一个转折点,就是“新儒学”开始。朱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对中国文明的贡献和影响是很大的。他精通儒学,重新把中国文明转化成为一个主体,把佛教容纳进来,真正吸纳到中国自己的文明里面。一直到王阳明心学,新儒学到了一个顶点。现在进入第四个阶段,19世纪末西方文明进来了,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到现在有一百五六十年了。

  如果从这四个阶段的发展来看,中国文明以后怎么走呢?中国文明是一个学习文明,特点就是开放、包容、改进,不是通过拒绝使自己更强大,而是通过包容使自己更强大。博鳌论坛上提倡要进行亚洲文明对话,我觉得要对话得首先掌握你自己文明的本质性问题,否则没办法去深刻对话。

  中国仍然要以中学为主、西学为次

  中国文明第一个阶段是中国内部各种思想之间的对话,我认为韩非子是一个顶点。第二个阶段是在佛教文明和中国文明之间的对话。到朱熹的第三个阶段,中国文明再次成为主体。

  从这个角度看,我觉得我们现在这个时代类似宋朝这个时代。我们需要有新的文明整合,不是想着如何排斥西方文明,而应当思考怎么样把西方文明整合到我们的文明里来。这个是老问题,20世纪80年代李泽厚先生曾经提出西学为体、中学为用的观点。这也是近代以来一直所争论的。李泽厚先生那个时代,他看到的是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的崛起。他认为这些制度是西方的制度,西方是主体,中学为用。但我自己觉得,从亚洲四小龙的经验来看,文明的对话必须像朱熹那个时代一样,中学为主,佛学为次,就是说今天仍然要以中学为主、西学为次。还是要有文明自信心。我觉得,如果意识到佛教在中国的演变过程,基本上也能理解西方文明进来以后的历程。我们已经到了新的时代,这是今天的大背景。

  亚洲价值观,不能照搬西方道路

  20世纪80年代,李光耀先生提出亚洲价值观。当时李光耀先生把世界上很多学者都找来了,研究亚洲价值观。亚洲价值观遭到西方的围攻。不仅如此,1997—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后,亚洲价值观也开始遭到亚洲一些开始民主化国家的批评。

  我自己觉得亚洲价值观是存在的,只是新加坡的力量太小。现在中国崛起了,提出了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中国现在讲自己的中国模式,这并不容易。很多年以前,美国的一些政治人物实际上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中国对西方的真正威胁不在于中国的军事力量有多强大,也不在于中国的经济力量有多强大,中国如果对西方能够有威胁的话,就是中国这套体制所代表的价值。

  事实上,我们可以把中国模式、中国发展经验放在亚洲价值观这样一个背景里来谈。我相信中国模式是亚洲中东亚模式的一部分。

  东亚主要是儒家文化圈,朝鲜半岛、日本、越南、东南亚的一些国家或地区,都是儒家文化圈的一部分,它们的成功确实跟西方走了一条不同的道路。它们不是拒绝西方,而是像中国文明一样,包容了西方。它们在把西方的东西变成自己的东西,同时不是把自己变成西方。一旦变成西方就会犯错误,日本犯了错误,韩国没有照搬西方,只是政治选举上采用西方的方法,很多机制都是符合自己特点的体制。我自己对新加坡比较了解,觉得完全是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一个做法,西方的东西都是作为工具来用,价值还是自己的。

  塑造中国价值要找到三个传统

  中国下一阶段还是需要根据亚洲价值观的开放性,把西方文明包容进来,把这一价值观体现在一套制度上。

  塑造中国价值有三个传统,有几千年的大传统、近代以来的中传统、改革以来的小传统,加上全球化。我觉得知识分子应该有知识的担当,任何一个文明的核心就是它的知识体系。西方的媒体很强大,但媒体只是一个技术和形式的东西。西方媒体强大是因为它背后有一套知识体系,媒体只是把这个体系传播出来。西方媒体的强不是传播技术的强,是它后面知识体系的强。从经验上说,我们是有的,但是现在没有人做。我们要有担当,把这件大事情做起来,这样中国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崛起。

  (本文摘选自《中国期待一个怎样的未来》一书)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