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读书 > 书评书讯 > 正文

0

法国国宝级作品《海底两万里》中文版面市

来源:   2017-12-07 09:08:00

  ★这是一本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的经典之作,来自法国著名科学幻想家儒勒·凡尔纳的代表作“凡尔纳三部曲”的第二部。

  ★无论是初学识字的小学生,还是朝气蓬勃的青少年,都会从中汲取到探索的力量,读到快乐的味道。

  ★经典作品,名家翻译,配以高水准插画师定制插画。传世的内容经典,精美的视觉享受,带您走进惊险刺激的海底世界!

  书 名: 《海底两万里》  定 价:78.00元

  作 者:(法)儒勒·凡尔纳  译 者:陈筱卿

  绘 者:郭淑玲  出 版 社:江苏凤凰科学技术出版社

  作者简介

  儒勒·凡尔纳

  19世纪法国著名小说家、剧作家、诗人。因出版《气球上的五星期》而一举成名,一生创作了60多部具有浓郁浪漫主义色彩的科幻小说,被称作“科幻小说之父”。代表作品有著名的“凡尔纳三部曲”:《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海底两万里》《神秘岛》。

  内容简介

  《海底两万里》描绘了主人公种种不可思议的奇遇。纷繁复杂、光怪陆离的海底森林,险象环生而又如梦似幻的海中寻宝故事。全书充满浪漫主义色彩,如神话般绚烂夺目,体现了人类自古以来渴望探索自然、征服世界的梦想。

  精彩书摘

  章鱼

  连日来,鹦鹉螺号一直远离美洲海岸行驶着。很显然,它不愿意在墨西哥湾或安的列斯海域航行。对鹦鹉螺号来说,这一带海域的平均水深为一千八百米,航行起来没有什么困难,但是,这片海区里,暗礁不少,而且船只往来频繁,所以尼摩艇长觉得很不合他意。

  加拿大人原指望在到了墨西哥湾后,实施他的逃跑计划的,可是,鹦鹉螺号没有驶进海湾,这使他六神无主,茫然不知所措。要是艇进入海湾,内德·兰德就可以趁尼摩艇长之不备,偷走小艇,逃之夭夭,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可是,在汪洋大海之中,逃跑的可能性根本就不存在了。

  加拿大人、孔塞伊和我,对这个问题讨论了很久。六个月来,我们一直被囚禁在鹦鹉螺号上。而且,我们都航行了一万七千里了,可是,正如内德·兰德所说,却是看不到何时才是出头之日。

  四月二十日,鹦鹉螺号往上升至约有一千五百米的海水层里。这时,离艇最近的陆地是留卡斯群岛,该群岛像是一堆堆的石头似的分散在海面上。岛上耸立着的高大的海底峭壁悬崖,宛如在宽大的地基上用粗糙的石块垒起的高墙,峭壁悬崖之间,有一些黑乎乎的坑洞,我们艇上的电光都照不见底。

  十一点钟左右,内德·兰德提醒我注意,大型海藻丛中出现了异乎寻常的骚动。

  “噢!”我说道,“这儿可真的是章鱼窝呀,在这里看见这种怪物没什么稀奇的。”

  “章鱼有多长呀?是不是六尺长呀?”孔塞伊在舷窗前眼望着峭壁下的大深坑说。

  “没错。”我回答道。

  “头上是不是长着八个触角,动起来像是海蛇在水里游似的?”孔塞伊又说。

  “没错。”

  “它的眼睛贴在头顶,发育得不很健全,是吧?”

  “是的,孔塞伊。”

  “那好!先生请勿见怪,”孔塞伊平静地说道,“这里有一条章鱼。”

  我看着孔塞伊,内德·兰德急忙冲向舷窗前。

  “哎呀,真是大得吓人!”内德大声嚷道。 我也立刻走了过去,一看,不觉胃里一阵翻腾。在我眼前出现了一个吓人的怪物,样子丑陋不堪,身子扭来扭去,触角飞舞,简直是个怪胎。这是个大章鱼,长有八米,正倒退着向鹦鹉螺号游过来。它那海绿色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们,让人浑身发毛。它那长在头上的八只爪子,或者说是八只脚,伸长开来,有身体的一倍。我清楚地看到,其触角内侧有着二百五十个吸盘,呈半圆球形。这些吸盘有时形成真空,紧紧地吸附在客厅舷窗的玻璃上。

  我们机缘巧合,看到这个章鱼,怎能失去这仔细观察的机会呢?我压制住它那丑陋外貌所引起的厌恶,拿起一支铅笔,开始把它画下来。

  在艇右舷舷窗前,又出现了几条章鱼。我数了一下,一共七条。它们一直跟随着鹦鹉螺号,我能听见它们用喙去啄艇壳的咯咯声。章鱼是想把我们当成它们的美餐了。

  我继续在画。这些怪物在水中很会掌握速度,始终与鹦鹉螺号的速度保持一致,看上去似乎没在游动似的,所以我几乎可以从舷窗玻璃上把它们临摹下来。当然,我们的艇速也不算太快。

  鹦鹉螺号突然停下不动了。一阵撞击使它的整个艇体都在颤动着。鹦鹉螺号可能仍在漂浮着,没有搁浅,但它已停下不动了,螺旋桨的叶片没再拍击海水。不一会儿,尼摩艇长走进客厅,大副跟随他的身后。

  我已经好一阵子没有见到尼摩艇长了。他看上去神情阴郁。我朝艇长走了过去。

  “能观赏到这么多章鱼,可真有趣。”我语气轻松地说。

  “没错,是挺有趣,博物学家先生,”艇长回答我说,“可是,我们马上就要跟它们展开肉搏战了。”

  我怔住了,看着艇长,以为自己听错了。

  “肉搏战?”我重复了一遍。

  “是呀,先生。螺旋桨不转了。我想它是被一条章鱼把叶片给缠住了。我们动不了了。”

  “那怎么办?”

  “浮出水面,宰掉这帮害人虫。”

  “这可不太容易。”“是不容易。章鱼肉质绵软,电子弹打上去,因无足够的阻力,不会爆炸,奈何不了它。但我们可以用斧头去砍杀。”

  “也可以用渔叉,先生,”加拿大人说,“如果您允许我帮一把手的话。”

  “我很高兴您来帮一把,兰德师傅。”

  “我们跟您一起去。”我说着,便跟着尼摩艇长向中央扶梯走去。 中央扶梯前,已经有十多个人集合在那里了,他们手里握着斧头准备攻击。我和孔塞伊也各拿起一把斧头,内德·兰德则抄起一把捕鲸叉。

  此刻,鹦鹉螺号已经浮出水面。走到扶梯顶上的一个艇员正在拧动舱盖螺栓。但螺栓刚一拧下,舱盖“嘭”的一声便掀开了,显然是被章鱼触角上的吸盘给掀开来的。

  霎时间,一条长长的触角,像蛇似的滑进舱口,还有二十多条触角在舱口上面蠕动着。尼摩艇长猛地挥动斧头,把滑进舱口的那条吓人的触角砍断,被砍断的那一截触角蜷缩起来,沿扶梯滑了下来。

  当我们奋不顾身地往艇顶平台挤时,只见两根触角在空中舞动着,朝着尼摩艇长前面的水手甩了过来,以无法抗御的力量把他卷走。

  尼摩艇长大喝一声,冲了出去。我们也跟着冲到了舱口外。那个不幸的艇员被章鱼的触角缠住,在空中被甩来甩去。他喘息着,透不过气来,拼命地叫喊着:“救命呀!救命呀!”

  尼摩艇长向那条章鱼扑上去,大斧一挥,又砍断章鱼的一根触角。大副也同样是怒火中烧,与攀到艇上的另一条章鱼展开搏斗。艇员们挥动着斧头齐上阵,左劈右砍。我和加拿大人及孔塞伊,也挥动着手中的武器,向那堆软绵绵的肉又砍又扎。

  那条章鱼的八根触角被斩断了七根,只剩那根把不幸的艇员像握住一支笔似的紧紧缠住的触角,在空中甩来甩去。就在尼摩艇长和大副向这唯一的一根触角扑上去时,那怪物突然间从它腹部的一个液囊中喷出一股墨黑墨黑的液体来。顿时,我们就什么也看不见了。等这团黑云散去时,那章鱼已无影无踪了,我的那位不幸的同胞也随它一起消失了!

  我们对这些可恶的章鱼恨得咬牙切齿!大家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就在那十几条爬上鹦鹉螺号平台和两侧的章鱼中间挥斧乱砍。内德·兰德用捕鲸叉专门对付章鱼那蓝眼睛,每发必中,然后便将其眼珠挖出。可是,我的这位英勇无畏的同伴还是因为躲闪不及,突然被一条章鱼的触角甩到,被打翻在地。

  啊!我又急又怕,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那条章鱼已经冲着内德·兰德张开大嘴,被打翻在地的加拿大人眼看着就要被章鱼咬成两段。我立即扑了过去,但尼摩艇长已先我一步赶到,只见他大斧一挥,斧头便砍进章鱼嘴里去了。加拿大人死里逃生,立即跳起来,用捕鲸叉刺进章鱼体内。

  这场肉搏战持续了一刻钟。章鱼战败了,死的死,伤的伤,终于退回水里,消失在大海之中。

  尼摩艇长满身血污,一动不动地站在舷灯旁,凝视着吞噬了他的一个伙伴的大海,大滴的泪珠儿从他的眼眶里滚了出来。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