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拍卖 > 正文

0

12宗最:我们从纽约春拍结果学到什么

来源:   2017-05-27 09:07:00

  来源:artnet新闻

  苏富比纽约战后和当代夜拍。图片致谢苏富比

  市场价值高达16亿美元艺术品在上周的纽约春拍上易主。3家主要的拍卖行在短短五天之内密集地举行了11场印象派艺术、现代艺术、战后和当代艺术拍卖会。而在去年的5月春拍时拍出的12亿美元中的艺术品,有4000万美元的艺术品重入市场。

  市场观察者们由应该从这场突击中学到什么?这里是我们的观察笔记。

  最大的潮流:天价拍品

  罗伊里奇腾斯坦的《裸体日光浴》(1995)。图片:Estate of Roy Lichtenstein

  天价拍品看来在夜场拍卖里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佳士得和苏富比

  (微博)

  都深深地对几件天价拍品产生了依赖感。在苏富比战后和当代艺术拍卖会上,一幅巴斯奎亚的作品破纪录地拍得了1.105亿美元,占据了整场拍卖会总收入3.192亿美元里近1/3的比例。整场拍卖会拍卖价值第二高的拍品是一幅罗伊里奇腾斯坦的作品,拍得了2400万美元。这两件拍品的拍卖价格,占据了整场拍卖会总收入的42%。

  最大的赢家:佳士得

  佳士得纽约战后 & 当代艺术拍卖夜拍。图片:致谢佳士得

  总而言之,佳士得在上周的四场拍卖会里共拍得了8.339亿美元,以近2亿美元的优势战胜了它的劲敌苏富比。而苏富比,这家公开交易的拍卖行从上周的五场拍卖会里一共拍得了6.35亿元。与此同时,富艺斯在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拍卖会缺席的情况下,共拍得了1.289亿美元。

  最大的输家:这幅Wade Guyton的拥有者

  Wade Guyton的《无题》 (2005)。 图片: 致谢富艺斯

  我们的注意力很容易放在破纪录的价格和炫目的价格上,但是别忘了:不是每一个人将艺术品送拍都能赚到钱。2014年3月,一位倒霉的藏家在纽约佳士得花了100万美元购得了一幅Wade Guyton的《无题》(2005)。这幅画在上周的富艺斯拍卖会上以67万美元售出——损失了33万美元。好心疼啊。

  最佳拍场处女秀:Celeste Dupuy-Spencer

  Celeste Dupuy-Spencer的《Ceviche and PeruvianMeat》(2011)。图片:致谢富艺斯

  最佳拍场处女秀奖颁给了Celeste Dupuy-Spencer,这位正在惠特尼双年展上大放异彩的艺术家。她的作品《Ceviche andPeruvian Meat》(2011)在富艺斯拍得了2.375万美元,比最低估价(1万-1.5万美元)高了两倍有余。

  最快转手:考尔德的《两个在空气中的红色花瓣》

  亚历山大考尔德《Two RedPetals in the Air》(1958)。图片:致谢富艺斯

  委托拍卖这件亚历山大考尔德的移动雕塑《两个在空气中的红色花瓣》(Two Red Petals in the Air )(1958)的人仅仅拥有这件雕塑18个月。他/她在2015年11月从纽约苏富比购买了这件作品,并在上周将这件作品送往富艺斯上拍。也许这位藏家还需要多一点耐心:这件作品以241万美元拍出——和2015年买入的价格一样(这意味着,如果你把通货膨胀,物流运输,仓储保险算进来的话,这件作品恐怕还亏了钱。)

  最让拍卖官紧张的事:天价拍品撤拍

  埃贡席勒的《达娜厄》(1909)。图片:纽约苏富比

  在上周,主要拍卖行们都在最后一秒里撤下了拍品——显露出了在无法保证最低成交额时,委托人有多么的战战兢兢。在富艺斯当代艺术夜拍上,本场预估价第二高的是一幅由格哈德里希特于1994年创作的《Abstraktes Bild》,预估价为1500万美元至2000万美元之间,然而委托人却开始怯场(富艺斯主席Cheyenne Westphal在拍卖会之后说:“委托人决定临时撤拍,而我们必须尊重这个决定。“)在富艺斯当代艺术夜拍的前夜,佳士得临时撤拍了一幅威廉德库宁的《无题二号》(1977),这幅画的估价为250万至350万美元。但是最令人失望的撤拍可能是星期二苏富比印象派和现代艺术夜拍上埃贡席勒的《达娜厄》在最后一分钟的撤拍。不仅仅是因为这幅作品是当场拍卖中最贵的拍品,还因为这幅作品是本次拍卖拍品目录册的封面。这幅作品的最低估价为3000万美元,约为本场拍卖中最低股价之和的五分之一。

  最佳拍卖行反转:富艺斯“白手套“

  富艺斯20世纪和当代艺术夜拍。图片:致谢富艺斯

  上周,富艺斯首席执行官Ed Dolman在20世纪和当代艺术夜拍结束之后告诉记者们:“我们今晚拍得很好,37件拍品全数拍出。100%的成交率,100%高于最低价成交。太棒了!“虽然有3件拍品临时撤拍,其中还包括了一幅里希特的主打拍品——但这依然是一场“白手套”拍卖会,即拍品悉数拍出的拍卖会(ARTnews则恰当地形容这场拍卖会是“褪色的白手套“)

  夜拍里最新鲜的作品:Urs Fischer的《Sodium》

  Urs Fischer的《Sodium》 (2015)。图片: 致谢佳士得

  一般而言,一件作品从艺术家的工作室里诞生之后,要等上几年才会被送上拍场。但是也有例外,举个例子,根据佳士得的目录册,Urs Fischer的多种媒介作品《Sodium》创作于2015年。短短两年之后,这件作品在上周举行的战后和当代艺术夜拍上拍得了78.75万美元(拍前估价为70至90万美元之间)。根据目录,这件作品是出自Zadig和Voltaire的收藏,而他们是从位于贝弗利山庄的高古轩画廊购得。

  日场拍卖最贵的拍品:托姆布雷,巴斯奎亚和米歇尔

  琼米歇尔(Joan Mitchell), 《Three Seasons》 (1970-71)。图片:致谢苏富比

  三家主要拍卖行都在日场拍卖上拍得超过100万美元的艺术品,表现良好——这也是日场拍卖正变得越来越重要的特征,也常常变成拍卖行最大的利润空间。佳士得以250万的美元售出了一幅赛托姆布雷(Cy Twombly)作于1955年的画作,而富艺斯则以刚刚低于艺术家估价的150万美元售出了一幅巴斯奎亚作于1983年《无题》画作。苏富比则以32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一幅琼米歇尔( Joan Mitchell)于1970左右创作的三联画,还分别以265万美元和130万美元售出了另外两幅米歇尔的画作。

  做侧面交易最好的地方:日间拍场

  上午和午后的拍场同时也让市场从业人员在拥挤狂热的夜拍之余见到一些熟人。在拍卖周的一个午后拍场上,一位纽约画廊主正和一位收藏家/艺术品经纪人隔空飞吻。经过几分钟之后的寒暄,一位对另一位说:“你知道吗?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合作了。我们应该尽快合作一次。你该不会凑巧有一幅晚期的里奇腾斯坦吧?“

  你可能不会意识到最大的变化:午后拍卖总额

  佳士得以4.48亿美元主宰了当代艺术夜拍拍场,以超过1亿美元的差距打败劲敌苏富比3.19亿的总成交额。但仔细看看一下当代艺术日拍的结果,同2016年5月总额为8300万美元相比,今年为7500万美元。而与此同时,苏富比当代日拍成交额达到了928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5500万美元增长许多。

  最后……本年春拍最佳表现艺术家:让米歇尔-巴斯奎亚

  让-米切尔巴斯奎亚的《无题》(1982)。图片:致谢苏富比纽约

  这位美国艺术家不仅仅创造了本次春拍里最高售价的艺术品——《无题》(1982)拍得了1.105亿美元——他还席卷了三家主要的拍卖行。一言以蔽之,出现在三家主要拍卖行里的日场和夜场拍卖中的27件巴斯奎亚的作品总共拍得了超过2亿美元。详细金额见下:

  佳士得: 5786.3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亿元)

  苏富比: 1亿3090.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亿元)

  富艺斯: 1297.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937.9万元)

  总计:2亿174.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896亿元)

  文:Brian Boucher & Eileen Kinsella & Henri Neuendorf

  译:Juni Junran Jia

关于版权:因多种原因,本网站转载、分享、传播的部分文章尚未能与原作者或来源媒体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或来源媒体联系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删除或者提供合理报酬。
联系电话:025-84737000,联系邮箱:jubao@jschina.com.cn。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