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拍卖 > 正文

0

常玉与赵无极:谁是真正的拍场“王者无敌”

来源:   2017-06-23 09:25:00

  文/华刚兄

  常玉-赵无极

  2017春季艺术品拍卖,我们将注意力关注到20世纪中国现当代艺术专场,这古董就买不起了,但看看我们熟悉的常玉、赵无极或者吴冠中的画作,也能赏心悦目,可算没白来拍卖场一遭。

  年年看拍卖场,让我们这些“吃瓜”群众感到不腻的中国现当代油画家,就有常玉,另外朱德群、赵无极、吴冠中紧跟其后,可以说,他们创作使用西画材料,却保持着中国传统艺术的精髓:线条和意象。

  跟踪这么多年的现当代艺术拍卖场,常玉可说是其中“一线”名家。在20世纪上半叶的法国画坛,可跟他媲美的亚洲艺术家唯有藤田嗣治。常玉生前其实很穷困的。他一个富家公子,跑到法国巴黎去学画画,大半生落魄无名,身后却成为拍卖场上“大牌”,不过近30年来的事情。

  常玉《五裸女》

  近年来常玉的拍卖价格很稳定,如2011年5月罗芙奥香港举行“现代与当代艺术”专场,常玉《五裸女》以1.2832亿港币(约合1.07亿元人民币)成交,刷新华人油画最高拍卖成交纪录,这也是常玉的亿元记录。直到2017年香港春拍,赵无极《29.09.64》以1.5286亿港元成交,创造了他个人的亿元拍卖记录,在2016年台北罗芙奥拍卖行上,赵无极《0326 26.01.60》以2651万港元成交,还保持着平稳的高价。

  从近三年的拍卖数据来看,常玉和赵无极的油画作品保持着惊人的相似。

  常玉《红底白菊》1930~1940年代 2.8亿台币成交

  先说常玉。2017年,台北罗芙奥春拍,常玉1930 ~1940年代作《红底白菊》以2.8亿台币(7212.87万港币,人民币6300万)。2016年,保利香港秋拍,1930年作《碎花毯上的粉红裸女》,以5900万港币(人民币5074万元)成交。2016年,香港佳士得秋拍,《瓶菊》以1.035亿港币(人民币9052.892万元)成交。2015年,香港保利秋拍,1929年作《蔷薇花束》,以5900万港币(人民币4849.8万元)成交。2014年,保利香港2014年秋拍,1929年作《白瓶内之海芋》,以1475万港币(人民币1166.725万元)成交。

  赵无极1960年作《无题》185.64万人民币成交

  再看赵无极。2017年,香港佳士得春拍,赵无极《29.09.64》以1.5286亿港元(人民币1.3356亿)成交。同年,香港苏富比

  春拍,1967年作《17.07.67》,以4037万港元(人民币3567.34万元)成交;保利香港春拍,1968年作 《24.10.68》,以3658万港元(人民币3259.27万元)成交。2016年,香港佳士得秋拍,1956~1957年作《水之音》以4870万港元(人民币4256.38万元)成交;1998年作《24.04.98》,以1206万港元(人民币1054.44万元)成交。2016年,香港苏富比秋拍,1954-1955年作《月光漫步》,以4668万港元(人民币4014万元)成交;1955年作《他乡》,以3772万港元(人民币3243.92万元)成交。2015年,台北罗芙奥秋拍,1999年作 《24.09.99》 ,以1799.88万港元(人民币1360.32万元)成交。

  两者在水彩画的价格方面也惊人的相似。

  常玉20世纪20-30年代作《立姿裸女》

  2017年,香港佳士得春拍,常玉20世纪20-30年代作《立姿裸女》,以人民币197.802万元成交。2016年罗芙奥台北秋拍,常玉《休憩裸女》49.02万人民币成交。同年香港苏富比秋拍,常玉20世纪30年代作《女郎侧影》80.625万人民币成交和20世纪20-30年代作《坐姿裸女》187.48万人民币成交以及20世纪20-30年代作《紫裙女士》107.5万人民币成交。

  2017年香港佳士得春拍,赵无极1967年作《无题》55.43万人民币成交。2016年保利澳门秋拍,1960年作《无题》185.64万人民币成交。2015年香港苏富比春拍,1960年作《无题》118.75万人民币成交;香港佳士得秋拍,《无题》46.18万人民币成交,1951年作《朝圣之路》61.575万人民币成交。

  从上述数据,我们有了大致的答案:常玉和赵无极市场级并列同一水平线,有相似的市场拍卖价格,同样对那些中西方藏家“吸睛”。这两位留法艺术家是天生的一对。

  常玉《瓶菊》1.035亿港元

  常玉《荒原奔马》

  常玉

  常玉的艺术,对华人收藏家有着更浓厚的吸引力。他的油画,干净、质朴、内敛,真正的清净无尘,画面不用太复杂,单纯的线条和简洁的色彩已经凝聚了一切情感。一位曲线起伏的女子、一束明丽雅洁的花朵、一株拙稚奇趣的盆栽,就足以表达出常玉生命的爱与恨、苦与乐。。。。。。这属于一种东方式写意的艺术精神,更贴近东方人“天真平淡”的哲学观照。这种特性,获得许多亚洲收藏家,特别中国南部尤其是台湾地区收藏家的喜爱。

  赵无极《水之音》

  赵无极《29.09.64》

  观赵无极的画,会从中品尝到一种火辣辣的激情。热抽象,在赵无极的画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从来不缺少燃点;如同那碰撞的原子运动,绽放绚烂的宇宙神图。我惊奇于他那种响亮节奏的交响乐的交融,竟然将中国画意境和西方热抽象驾驭一起,热切躁动又弹性十足。其实能感受到赵无极抽象画风里的“当代性”,放到今天看,仍然有其前卫的魅力。这种画风,更适宜事业有成的收藏家,其中已经有台湾、香港、新加坡和印尼大收藏家作为他的忠实粉丝。就目前赵无极的拍卖价格而言,只有那些高端收藏家能够入手了。

  中国现代当艺术市场中,一线“大咖”的江湖地位已经被垄断,为什么用“垄断”的说法?因为拍品的确是集中在常玉、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这些大牌上,江湖交椅也轮流由这几人坐庄。从近年常玉的表现看,稳压赵无极一头,拍卖场“王者无敌”的地位属常玉无疑。但风水轮流转,什么时候来一次形势逆转,犹未可知。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