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拍卖 > 正文

0

2017春拍书画逆转 新能源车企成艺术品市场新贵

来源:   2017-06-30 09:24:00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6月23日落槌的中国嘉德2017春拍不负众望打破僵局,总成交额达到29.4亿元,特别是中国书画大观夜场创造出全亚洲拍卖史最大成交金额专场,有3件拍品超过亿元。其中,黄宾虹绝笔巨制《黄山汤口》以3.45亿元成交,创造了今年以来全球最贵中国书画作品纪录,此前默默无闻的山东雷丁新能源汽车集团一跃成为今年春拍的最大买家。业内人士在感受到书画市场丝丝春意的同时,也表示精品才是当下春拍的主导,警惕市场泡沫的再度泛滥。

  天价黄宾虹带来的效应

  3.45亿的黄宾虹《黄山汤口》在2011年瀚海春拍时,成交价是4772.5万元,短短6年时间,黄宾虹的作品涨了7倍多,其背后是艺术价值、市场规律以及收藏大环境等因素的连锁效应。

  黄宾虹一生九上黄山,《黄山汤口》绘于1955年,这年黄宾虹92岁,患有严重的眼疾,他凭着记忆勾勒出了“黄山汤口”,是其绘画生涯中的绝笔巨制。曾为黄宾虹知交陈叔通旧藏。

  在黄宾虹生前,他的绘画并不被多数人认可。他把自己的画拿出来送给来访的人,却被来访的人拒绝了,说你的画黑乎乎的,看不懂。黄宾虹只好对自己的学生说,50年后把他的画拿出来裱一下,那个时候人们有可能看得懂他的画。恰好在他去世50年后的2005年,浙江博物馆举办了规模空前的大型展览和系列活动,纪念黄宾虹,由此确立了黄宾虹绘画的学术地位。

  黄宾虹与齐白石并称“南黄北齐”,但是黄宾虹作品进入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20多年来,价格始终未突破亿元,此前最高价格为2014年中国嘉德春拍中以6267.5万元成交的《南高峰小景》,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其价值一直被低估,此次拍卖则对黄宾虹作品价值进行了重新确定。

  国内有一些收藏家逐渐发现并认可黄宾虹作品的艺术价值,近几年开始关注收藏其作品。此次天价黄宾虹作品的买家是山东潍坊一家电动车企业,据资料显示总资产约有16亿元,但是对于从现金流中拿出3.45亿来付拍卖款,业内人士表示也是一项不小的考验。

  据媒体报道,进入2017年以来,潍坊很多有魄力的民营企业家纷纷进入收藏界,先后不惜斥巨资打造美术馆,包括此番天价购买黄宾虹的雷丁汽车也建有美术馆。

  艺术市场评论人周峰认为,黄宾虹《黄山汤口》卖了3.45亿,不只意味着作品的价值,还会产生对国内艺术品市场的“激活”效应,在艺术品市场深度调整时期,每一幅“天价”艺术品的诞生,都能引发一系列的市场波动,也会鼓励更多的资本投入艺术品拍卖市场。

  精品成市场绝对主导

  在嘉德春拍的书画拍品总额中,78%是靠大观夜场140件书画作品的16.65亿元支撑和构成的,而其它上拍的1360件书画只占全部书画成交额22%的比例。业内人士认为,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书画精品主导市场的春天。

  嘉德“大观之夜”中国近现代书画部分,除黄宾虹《黄山汤口》、潘天寿《耕罢》两件亿元作品外,李可染、傅抱石、张大千、徐悲鸿等名家作品也成交稳定,精品佳作展现出非常旺盛的价格爆发力。吸引了许多海外的新老藏家现身拍场,从吉隆坡到马尼拉,从奥克兰到温哥华,他们在现场的表现还是比较踊跃的,显示了书画市场相对旺盛的人气。

  “大观之夜”古代书画部分成交额总计5.1382亿元,宋高宗领衔的《四朝宸翰》拍得1.495亿元,此前在2012年纽约苏富比

  亚洲艺术周上,该作以568.25万美元成交。

  嘉德古代书画负责人表示,整个春拍的古代书画部分,总体都在预料之中。古代书画市场相对于近现代书画比较平稳,一方面是受众人群比较小,另一方面是古代书画收藏领域新买家比较少,老藏家对市场的价格很严谨,出售的时候会不舍,底价定得比较高,所以买的时候也会有些吃力。

  采取减量增质策略的北京诚轩春拍中,此季共推出中国书画、现当代艺术、瓷器工艺品、钱币邮品四个项目,共计七个专场,其中中国书画两个专场总成交率88%,成交额一亿多元。黄宾虹、谢稚柳、张大千、傅抱石等名家精品纷纷掀起竞价高潮。

  艺术市场专家齐建秋发文称,这还是一个精品主导市场的春天,不是什么平庸画都好卖,即使你手里有黄宾虹、潘天寿、李可染的画也未必能够卖到类似像《黄山汤口》、《耕罢》和《雄关漫道》那样的价位,书画拍品高价位的形成是有着极其复杂因素的。在感受到书画市场丝丝春意的同时,必须清醒地看到,不是什么平庸画都好卖,说明人们对这个市场已保持足够清醒的头脑,警惕市场泡沫的再度泛滥。

  回归传统艺术能否带来繁荣

  今年嘉德春拍中书画行情的逆势上扬,被认为是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中,中国传统艺术回归的一个标志。

  此次嘉德大观之夜中有一幅岭南画派代表画家之一关山月的作品,尺幅达73平尺的巨制《风雨千秋泰岳松》,估价为5000万-6000万元,这幅为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60周年而作的作品,在叫至4950万元时,因未到底价遗憾流拍,这也成为当晚近现代书画部分唯一一个高估价流拍的作品。

  另外古代书画部分,董其昌行书叶向高《龙神感应记》以及《仿大痴山水》也因未到底价遭遇流拍,虽然这两件董其昌重要作品是其代表作。

  嘉德大观书画珍品之夜被视为内地书画拍卖市场的风向标,回顾市场历程发现其也存在曲线波动:2011年度春秋两季大观拍卖成交额均超过10亿元,2012年开始进入到深度调整期,一直到2015年秋拍,大观书画珍品之夜的单场成交总额在5亿-6亿元上下浮动,一直到2016年春拍作品数量较之往年增加了20%,单场成交总额才得以突破11.14亿元,最终在2017年春拍中,达到历年最高的16.69亿元总成交额。

  据法国数据库Artprice统计,中国现代主义画家张大千的作品,去年创下了3.55亿美元的拍卖成交额,比排名第二的毕加索多出3100万美元。

  在内地艺术品市场,拍卖高价越来越向寡头集合,付款的压力和风险无疑会加大。根据今年3月一份由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委托的报告,从2015年5月至2016年5月,中国拍卖的拒付率达到41%。

  另外,今年以来,在印象派和现代艺术的“西方主场”,亚洲藏家已经成为重要的力量,中国超级藏家对于海外拍卖的贡献率超过30%,并持有某些海外艺术大师的拍卖纪录。并且收藏西方艺术的中国藏家梯队还在不断扩充。

  内地艺术品市场面临的压力并未减少,周峰认为毕竟传统书画精品很难释出,而对于新入场买家而言,古代书画相对的门槛比较高,在缺少诸如超高价亿元拍品,抑或是没有公认绝对的精品打前阵,如何对作品价格进行调整,在藏家培养上进行开拓等等,这都是摆在眼前的问题。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