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拍卖 > 正文

0

乾隆一套手抄经六千万 美女老总说拍卖是全民乐趣

来源:   2017-08-17 09:25:00

  富充

  1769年,59岁的乾隆皇帝用他从王羲之《快雪时晴帖》中学来的笔法,恭恭敬敬地抄了一篇《智严经》。书毕亲自审定了题签、套签等细节,还传旨“指定如意馆用锦壳装饰封面并绘制插图,钦此”。

  如意馆就是当时的皇家画院,这里汇集了全国各地的绘画高手。皇上喜欢得紧,据说宫里用度紧张的时候也没消减裁撤这个地方。

  又是如意观,又是手抄经,乾隆这次搞的这么隆重,原来是在快要60岁的当口,他决定提前预祝一下。

  经书封面上绣印着“飞龙在天”、灵芝图案、以及“万”、“寿”的字样,代表了乾隆对自己寿辰的预祝

  其实清朝的皇帝们都喜欢抄经,一方面是皇上们觉得抄经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办法,顺便还可以表达一心向佛超然物外的态度。比如1714年,康熙复废太子时,后来的雍正帝、当时的雍亲王胤禛,就用终日事佛抄经隐藏自己对于皇位之争的暗中勤奋。康熙三十二年时,康熙为了给身患重病的祖母孝庄太后祈福,也精心抄写了一遍《金刚经》。

  乾隆喜欢效仿爸爸和爷爷搞文艺做清朝皇帝文化中的大IP,书法写得虽然不及雍正和康熙,但是除去爱炫耀(参见乾隆收藏中各种题跋留念和全国的小吃牌匾题字)之外,还是是可圈可点的。

  就像一名自带流量的网红搞了个大家喜闻乐见的项目,今年6月底刚结束的嘉德春拍上,乾隆这篇不甘寂寞的手抄《智严经》,就以63250000的高价成交了。

  大概乾隆也没想到,才200多年以后,皇帝的书法就可以在民间观赏,还被评论来评论去。拍卖就像一种很特殊的形式,把本来距离遥远的人和物,牵扯在了一起。

  类似乾隆抄经的故事看多了,想要参与一下拍卖的人也逐渐增多,即使不出手举牌购买,只在展览里看个热闹也好。根据一组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拍卖行业发展报告2016》中的数据指出,在调研了10家拍卖公司成交拍品价格区间之后发现,中国93.41%的拍品其实都是100万以下。也就是说,在少数动辄千万上亿的明星拍品之外,更多的是距离中产生活没有那么远的拍卖消费。

  除了人们熟知的艺术收藏,还有很多看似在意料之外的品类,当然价格也从几百元起有着丰富的梯度,以近年的一些拍品为例:

  成交价805元的“寿”字一两吉语锭(中国嘉德)|这个清代的一两银锭,是民国时期的钱币收藏大家李伟先的旧藏,因刻有“寿”字,也具有了好彩头的寓意。

  成交价41024元的 RODEO吊饰(香港佳士得)|一组九件的爱马仕RODEO小马挂饰,不用再费心收集就可以为爱包配上一连九天不重样的装饰

  成交价34500元的钱松嵒《香芋图》(中国嘉德)|一两平尺的书画小品往往最能体现艺术家的洒脱自如,也可常换常新方便在现代家居中展陈。同时书画作为拍卖中较为稳定的品类,也很适合初步进入收藏圈子的买家。

  成交价184000元的韩美林《动物》(中国嘉德)|作为2016年春晚吉祥物“猴赛雷”的原作者,韩美林的原画更能体现动物的灵活多趣

  成交价241500元的1986年全绵纸茅台酒(中国嘉德)|名酒是拍卖中的重要品类,贵州茅台酒也算是中国拍卖的特色拍品,小时候家里长辈珍藏的那一组,现在已经可以卖上好价钱

  比如成交价501188元的阿拉斯加海象颅骨连牙化石(香港苏富比

  (微博)

  )|这个公元前二万至八千年的化石,是不是像极了从小就憧憬的自然博物馆收藏

  这些年里,鉴宝的故事看了不少,稀奇的东西谁都喜欢,想要参与拍卖的同时,面对价格不菲的拍品人们也会心有顾虑。为了解惑,界面记者和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的董事总裁胡妍妍聊了聊,让她来“手把手”教我们如何在拍卖会中“致胜”。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总裁胡妍妍

  胡妍妍x界面:拍卖是种全民乐趣

  问题一、报道里看到的拍品动辄千万上亿元,是否有一些人们消费得起的拍品?大众可以从拍卖中获得哪些乐趣?

  胡妍妍:以嘉德为例,除了超高价位拍品以外,85%的拍品都是在50万以内的,对于目前中国社会的中产人群也不是一件可望不可及的事情。另一方面,参与拍卖的过程中会看到很多值得收藏的艺术品,不仅可以丰富人们的文化艺术修养,还可以结识志趣相投的朋友、开拓投资渠道。

  问题二、如何让想进入拍卖领域的新手克服顾虑心理,比如拍贵了怎么办?

  胡妍妍:在入门之前,还是要学习一些基本知识,如绘美术史、绘画史等。其次,拍卖最重要的准备还是要训练自己的双眼,要大量参加艺术活动,真正地看一些好东西,在实践中提高眼光。再次,拍卖公司的选择也很重要,排名靠前的大拍卖公司,保险系数会相对大一些。

  说到“拍贵了”,拍卖只有一个原则,就是价高者得。因为拍品的价格不是标准化的,而是靠竞价决定的。只要成交价是真实反映当时这件物品的价格,就不必担心。

  问题三、目前市场上的拍卖参与者有什么变化吗?

  胡妍妍:以今年嘉德春拍为例,不仅50-60岁的成功企业家这一主力人群,30-40岁的中产人士也有参与。此外,预展期间的参展人群从小孩到老人,涵盖各年龄层。拍卖不仅是一种商业活动,也成为一种拉近大众与艺术距离的美育活动。不再是塔尖上的人才参与,也变得接地气。

  另外,说到上亿元的拍品,以往能买这种超高价钱的老客户、超级大客户,不过是20来个人。这一次买到的人很多都不是这些熟面孔,而是那些在这五六年里一步一步成长过来的“新人”,且以70后居多。

  问题四、拍卖前的导览会不会太枯燥专业,如何让拍卖真正贴近大众?

  胡妍妍:每一季的拍卖预展,都像一个对公众免费开放的博物馆,但展出艺术品的数量却比博物馆要多得多。为此,嘉德在今年春拍预展期间推出了“青年专家导赏”活动。年轻专家可以很好地帮助现场观众了解更多有趣的收藏知识,扩充多元的艺术视野,而且亲和力更强。这样的导览让人感觉有点像在博物馆,使拍卖预展变成一个传播知识文化的平台,即使是对艺术不了解的人也不必感到怯生生。

  问题五、新手从哪个品类入手比较好?

  胡妍妍:拍卖有两种,一种是拍自己喜欢的,一种是拍能增值的。

  从投资来讲,书画市场二十年来价格一直是逐渐上升的趋势,会整体比较稳定,积累的客户群大。但最重要的还是看买家的喜好和经济水平。比如有的买家喜欢信札里的故事、有的买家喜欢价格不贵但是很有历史感的拓片、也有的买家就酷爱爱马仕包袋。比较有经验的收藏者,会同时配比可以增值的拍品和增值空间不大、但个人非常喜欢的拍品,来做一些平衡。

  2017嘉德春拍的拍品“民国射击奖牌”,奖牌并非热门收藏品类,但良好的品相和设计感对于特定藏家也具有吸引力

  问题六、现在拍卖场次这么多,拍卖行会不会越来越难收到拍品?

  胡妍妍:其实从总的数量来看,除了茶和红酒这类食用类拍品以外,其它艺术品的数量也没有在减少。有可能会有买比卖多的情况,这时会形成价格上涨,还是有人愿意拿出来送拍。

  问题七、那些看起来很厉害的拍品都是哪来的?

  胡妍妍:主流的来源都是家族世代传下来的,拍卖行不拍出土文物。再往前倒,战争啊,动乱啊,都会使文物从皇宫贵族手里流向民间。

  比如《石渠宝笈》,是乾隆给自己做的藏品账本,按理说上面的记载都应该在故宫。后来随着清朝的式衰,有溥仪赏赐、有太监偷出宫的,有冯玉祥来时皇族们跑出故宫的时候带走的。从沈阳到长春,一路跑也在一路卖一路丢,这种故事都特别多。

  在民间广为流传的“建福宫大火”一案,就是清代宫廷文物流散的真实故事。当年,太监从宫里偷了好多珍宝变卖,时间久了偷盗的事实藏不住,就干脆放了把大火烧掉建福宫来掩盖偷窃的行为。此后烧焦的遗迹总有人愿意以高价承揽清理,目的就是发掘遗留的珍宝,可见有多少好东西从这里流出。

  2017年嘉德春拍中的唐岱仿关仝《溪山雪霁图》,就曾被《石渠宝笈》收录,也曾被张大千收藏

  问题八、拍卖市场也有冷淡期,这时候是不是不应该买?

  胡妍妍:从收藏的角度来说,就像股票一样,逢低买是合适的;但市场低迷的时候,人们又很难下决心出手。

  我觉得拍卖是很个人的事情,对于大部分非专业的买家来说,还是建议主要以自己的经济状况和喜欢的拍品为主,就当成是在买一件自己喜欢的艺术品,这样心理负担就小很多。

  问题九、很多拍卖行总说自己“专业”,这种服务或价值都体现在哪里?

  胡妍妍:负责任的专业拍卖行至少要具备两点。一是不可以哄抬价格,搞假成交,而是要用真实成交给藏家更多明确的市场指向,通过挖掘作品的学术价值展现艺术品拍卖的学术考量和价值定位。

  二是严格做好拍品的筛选和拍卖各环节的品质把控,品质这两字,对于拍卖行来讲很重要。品,你要有品位,做事情要有品德,大家都追求利润,但是你做事的姿态要漂亮;质,说的是质量,是拍卖行生存的基础。拍品要经过专家严格挑选,把真的、好的艺术品呈现给藏家。

  图片资料:视觉中国、雅昌艺术网、中国嘉德、香港苏富比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