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宋文治凭什么被现当代美术史记住?
2018-12-27 09:04: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宋文治 《桐江放筏》

  百幅代表作品,跨越半个世纪。12月20日,江苏省美术馆陈列馆重磅展出“百年宋文治——纪念宋文治先生诞辰100周年特展”,众多专家学者共聚一堂,回顾并缅怀现代画家宋文治。“本次展览汇集了宋文治先生毕生经典之作,希望成为纪念宋老百年诞辰的经典展览。”筹备了一年多的心血之作终于落地,江苏省美术馆馆长徐惠泉的话语里满是欣慰和期待。

  浓情笔墨,绘出时代肖像。宋文治是20世纪中国画创新发展的一位开拓者和引领者,在20世纪新中国画史上每个重要的转折阶段,他都创作出了具有重要影响的作品。

  青年宋文治曾在传统中国画里汲取各种养分,毕生好古习古。这样一位“古典”画家,艺术风格为何与传统山水画的“出世”截然不同?在宋文治之子、原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宋玉麟看来,父亲在1957年进入江苏省国画院工作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当时,这里聚集着新金陵画派的大师们,他们要求绘画在服务现实、反映生活中进行变革。“几十年内,父亲都与傅抱石、亚明、钱松喦等新金陵画派大师们一起工作、生活,融会贯通地吸收各家所长。”

  1960年,傅抱石、亚明率领宋文治等一批江苏画家在全国六个省、十几座城市进行著名的“两万三千里”写生活动,本次展出的新山水经典《山川巨变》就是宋文治此次写生的作品。画面上,只见黄河三门峡水电站与千里巨流成融融之态,社会建设的豪情与山水奇景交相辉映。宋玉麟说,绘画是父亲心灵的真情流露,“他的创作始终遵循下生活、下基本功的‘两下’理念,充满了对祖国的热爱和时代巨变的热情讴歌。”

  为全面展现艺术造诣与丰硕成果,本次展览以作品创作时间为线索,按时间顺序划分为“古雅娟秀”“生活赞歌”“清丽隽永”“山高水长”四大类别。观众可以清晰地看到,宋文治早年作品风格疏秀,中年作品笔墨劲健,意境灵奇,直到晚年他还尝试“没骨泼彩”技法,作品格调清新,意境空蒙迷茫。“宋文治凭借什么被现当代美术史记住?以画说话,人们可以找到答案。”江苏省国画院院长周京新表示,这个展览既体现了宋老在近现代美术史上的重要地位,也揭示了内在原因,“对于美术界人士来说特别具有研究性。”

  “父亲是土生土长的江苏画家,对这块土地充满了感情,他一生都在画江苏,画江南。”宋玉麟说,江南灵动的水是父亲绘画生命的底色,他的画作无论题材,总浸润着水乡小镇、家乡之景的诗意。

  1919年,宋文治出生于江苏太仓。太仓又名娄东,是“吴门画派”的重要生成之地。娄东文脉的深厚积淀赋予了他内敛敦厚的品格,故乡的水则大片大片流淌于他的笔端,氤氲成一派清新秀润的江南特色。展览上,一幅幅以江南水乡为题材的精品山水带着丝竹雅韵,令观众沉醉。

  《江南春朝》画的是春天的苏州水巷,墨瓦白墙,片片桃花,春暖花浓之景给人以古朴温馨之遐想。《拙政园图》有自下而上的大片青碧荷花,荷花之上几笔回廊水榭,闲适散人,清新夏意跃然纸上。太湖波光,临河人家,欸乃小船,湖石坡岸……这些写尽江南韵味的景象为宋文治赢得“宋太湖”的美誉。

  骨子里流淌的江南情致、深厚的传统功力以及对浅绛和小青绿的运用,让宋文治在调和传统技法和当代生活的过程中保持着对艺术美感的追求。曾在《人民画报》跨页发表的《桐江放筏》,画面中险峻的山与湍急的水蒙上了一层温润秀色,撑筏人与岸上伐木工人遥相呼应,画面既温馨宁静,又生机勃勃。《太湖之春》里既有穿过层层山峰直跨太湖的高压线,也有桃花盛开,渔舟点点和丰收在即的稻田,细腻温婉。

  徐惠泉表示,宋文治的绘画至今仍有不可替代的审美情趣和艺术魅力,和他生活、工作在江苏,深受江南人文传统影响是密不可分的。“今天我们同时推出‘纪念许十明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绘画艺术展’,他也是一位深受江南文脉影响的现代画家,更是‘江南水乡’风格的开创者。回首百年,江南文化薪火相传,滋养了许多像宋先生、许先生这样的优秀画家,从本次展览开始,我们将进一步对他们进行个体化的深入研究,探索江南文脉对中国书画艺术的影响及其在后者中的延续和发展。” 本报记者 吴雨阳

标签: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