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昆曲界的萌系画师将去故宫修文物
2019-04-11 08:49: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将去故宫修文物的清华建筑女博士梦雨 ——

  实验室的颜料侦探,昆曲界的萌系画师

  插画师梦雨手绘的Q版昆曲小人儿。

  你可能不知道梦雨是谁,但你一定见过她的画。

  在传统文化热的当下,萌系昆曲画在网络上传播得到处都是。“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起步最早、覆盖面最大、转换成昆曲周边最多的,几乎全部来自插画师梦雨。

  在梦雨的笔下,昆曲插画可爱、萌又不失昆意戏韵,总有一些小细节看似漫不经心又让人会心一笑。她将昆曲身段演化成一个个萌萌哒Q版人物动态,并将昆曲的小知识融入绘本,对曲文中不易理解的词汇和典故加以注释,既精致讲究,又浅显易懂。杜丽娘、柳梦梅、侯方域、李香君、贾宝玉……各色人物在她笔下灵动又富有神韵。除了插画,还有很多或精致典雅或萌萌哒昆曲周边,都是她的设计手笔。

  没有微信的梦雨几乎从未在网络和公开场合露过脸。2019南京书展上,这个众多戏迷、读者神交已久的“灵魂画手”,带着她的新书《牡丹亭初会》昆曲折子戏绘本在南京万象书坊展区亮相,读者们分外开心:梦雨本尊和画儿一样萌萌哒!

  《牡丹亭初会》是梦雨创作的第三本昆曲绘本。和此前的《桃花扇题画》《白罗衫看状》一样,绘本题材来自于昆曲传统折子戏。翻开图书,纸面上的Q版昆曲小人儿犹如一股清风扑面而来,瞬间将你萌化。仔细端瞧这些小人儿,每个神态、每个动作都颇具戏曲神韵,或慧黠、或儒雅,或轻盈、或灵动,舞台上的翩翩风采跃然纸上。

  “昆曲是一棵树,每年都会开出新的花,它是活的化石,是一直在流动的生命。”梦雨说,“每次看戏都有新的感悟,传统昆曲中有我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和宝藏。”因为爱戏,梦雨在作画时就能把自己的感情和理解融入其中,从而获得非常个性的绘画语言。

  同时,因为和石小梅昆曲工作室的合作,她在创作时会得到非常详尽的资料支持。“画画前,我会拿到工作室提供的各种版本的视频、资料、剧照。第一次创作《桃花扇题画》这本绘本的时候,我就拿到了七八个版本的演出资料。”为了画好他们,梦雨甚至会去知网下载论文仔细研读。“还会有很多前辈老师跟我切磋,比如石小梅老师会跟我说,柳梦梅和杜丽娘见面拿蜡烛的时候,画中的下巴抬得太高,会显得太过骄傲。”

  神奇的是,这位插画师从没学过绘画,目前还是清华大学建筑遗产保护专业的博士生。从专业到副业的跨越,对每一份事情的专注和热爱,生动诠释了什么叫“天生学霸”。在学霸那里,一切都有意思,都好玩。

  为什么喜欢昆曲?“我觉得没有人是不喜欢昆曲的,只是有些人还没看过昆曲。但凡去看过一场质量还可以的昆曲演出,一定会喜欢上的啊。”

  你画昆曲放弃专业了吗?“我爱我的研究超过其余任何事情。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有意思的研究领域。”梦雨本科和研究生都在清华大学建筑学系就读,博士阶段的专业叫建筑遗产保护,就是研究古建筑和相应的保护策略,做实验室分析工作,这个专业每年全国也就招两三人。梦雨的具体研究方向是文物彩绘层的材料和工艺,是一个涉及技术史、文化史和科技考古的交叉领域,简单说就是研究古代匠人是用什么材料、什么方法制造出这些建筑、家具和其他手工业产品的。读博期间,梦雨大部分时间在实验室里度过,成天捣鼓色彩颜料。

  实验室工作枯燥吗?“怎么可能!实验室工作真的是我所做过最有趣的工作。”在梦雨眼里,实验室工作和侦探破案一样,“到现场收集种种物证,送去实验室分析,我用的很多分析技术都和刑侦科是一样的。拿到数据之后,结合事实、经验、逻辑推理,想办法还原整个事发过程。历史研究真的就是这样,只不过案发时间距离当下比较远而已。”梦雨明年博士毕业后将进入故宫博物院,从事古建筑的保护与修复工作。

  梦雨没有微信,平时与人沟通工作基本靠邮件。她说,一个人如果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一生中会浪费掉很多时间,这些时间需要被打发,上网或者追剧。当你有很喜欢做的事情时,你就不需要打发时间了,而是快乐投入到这件事情上去。于是,在别人那里需要打发的时间,梦雨用来成为“斜杠青年”。“现代社会总是把人用一个特定的职业标签来定义,比如你是插画师,她是建筑师。其实每个人都是自由的,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许多古人,他们首先有个全职工作叫政府公务员,然后他们的业余时间可以写诗、可以画画,还可以研究各种科学,并没有职业和业余之分。”所以梦雨将继续快乐地、投入地研究着古建筑保护,同时画着她那萌萌哒的昆曲小人儿。

  本报记者 高利平

标签: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