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著名雕塑家吴为山讲述国博个展背后的“江苏故事”
2019-06-20 09:01: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图为展览现场

  

  吴为山作品《雷锋》

  

  吴为山作品《费孝通》

  

  吴为山在创作

  “丹心铸魂——吴为山雕塑艺术展”近日正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作为当今中国雕塑艺术的标志性人物之一,这次“丹心铸魂”展览汇聚了著名雕塑家、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先生30年来优秀的创作成果,蔚为大观。本报记者近日采访吴为山,听他深情讲述这次展览背后难忘的艺术生涯与“江苏故事”。

  名人塑像,树起座座时代坐标

  走进高大庄严的国家博物馆,一件件艺术杰作分布于国博的中央1号厅和西大厅南端:以马克思、恩格斯、毛泽东为代表的伟大无产阶级革命领袖,以焦裕禄、雷锋、孔繁森、南仁东等为代表的英雄劳模、时代楷模;以炎帝、黄帝、孔子为代表直至现当代中华历史文化名人系列;以达芬奇、马可波罗、顾拜旦等为代表的世界名人;《睡童》《春风》为代表的生活系列;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组雕……本次展览上的179件(套)作品,正如一尊尊历史丰碑,为广大观众奉献上一场超越时空的历史对话。

  这批跨越古今、联通中外的作品,都是著名雕塑家吴为山先生30年来以中华历史杰出人物为主要创作题材,也是他独特的“写意雕塑”一次较为全面的展示。

  “这30年的创作中,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如何用可视的形象,把那些不可视的写在书本里、口口相传的民族历史展示出来,让每一个雕塑成为一个时代的坐标。”吴为山这样阐释展览名称“丹心铸魂”的含义:这个丹心就是对民族、对祖国的一片丹心。

  历史随时光的流逝而沉淀,由人的创造而辉煌。这场展览,既是吴为山艺术创作的一次总结,也是一次古今文化名人的大聚会。记者注意到,在这群星光灿烂的古今名人之中,江苏名人是其中一个数量庞大的群体,他们如漫天星斗般组成了漫长时代坐标轴上的一个个重要标记点。泰伯、范仲淹、徐霞客、刘裕、郑和、米芾等古代名人,吴冠中、高二适、林散之、顾景舟、费孝通、唐敖庆、李可染、钱伟长、钱锺书、苏天赐、萧娴、周培源等当代名家,这些璀璨群星,好似一首首立体的诗,吟咏着江苏人杰之美。

  “十步芳草,四方辐辏”,这是吴为山对江苏名人群体济济一堂的形容。“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作为一名江苏水土滋养出来的艺术工作者,对江苏大地上所涌现出来的历史人物,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艺术家、科学家,在地域方面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一路走来,这位从江苏走出来的著名雕塑家,始终带着浓浓的乡音,流露出真挚的乡情。这份与生俱来的家乡情结,在他这次“丹心铸魂——吴为山雕塑艺术展”之中,也有着鲜明的流露。

  吴为山1962年生于江苏东台,17岁离开家乡到无锡、南京读书,先后在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学任教二十余年。虽然自2008年之后调入北京工作,但他始终情系江苏,将江苏深厚的历史文脉,视为自己艺术生涯起点的重要养分。

  “我从小在江苏东台成长,家庭文化氛围浓厚,父亲对我在古典文学、传统诗歌方面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后来我到无锡读书,在惠山脚下学习,惠山泥人的塑造手法给我触动很大,这种直接表达朴素情感的艺术形式,对我以后的写意雕塑有很大帮助。在南京师范大学,我又系统接受了专业的学术训练与培养……”吴为山对记者谈起这段艺术生涯的积淀期,款款深情溢于言表。

  实际上,创作系列名人塑像这个想法,也诞生于吴为山在江苏生活、学习期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吴为山有感于社会转型期价值取向的多元,年轻人崇拜大款、歌星,而那些为人类进步、社会发展作出过杰出贡献的思想家、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却被忽略。因此,他试图以创作中国历史文化名人系列雕塑,来引导社会大众的人生价值观。

  当时,吴为山正在南京师范大学工作。在为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塑像的过程中,吴为山获得了极大的鼓舞。费先生殷切地对他说:“一个人一生当中把一件事情做好就很不简单了。你要为中国的这些历史文化人塑像,是件很好的事,中国知识分子最重要的特征就是爱国,你要塑造一代一代知识分子之魂。”

  费孝通先生还为吴为山题了字:“得其神胜于得其貌。”“神,实际上是渗透在一个知识分子生命里面的价值。”吴为山说,一个民族如果要有可持续发展的未来,经济固然重要,但精神更为重要。一个没有灵魂的国家,它是不会走得远的。“我始终信奉,中华文化之强劲之伟大——那些历史的精英、文化的巨擘,在沧海横流、浴火重生中,终以其精神而自塑成一尊尊不朽之像。”

  意蕴浩荡,凝固江苏古今先贤

  熟悉的人物,熟悉的故事,熟悉的乡音……生于兹、长于兹,同一方水土孕育,对于这次展览中的不少江苏文化名人,吴为山有着一份别样的亲切。他充满感情地回忆说,“费孝通先生生前曾经和我有数十次接触,所以我在创作他的时候,就仿佛他活生生地在我面前;高二适是我的伯祖,对他的艺术风格与高昂的人格气象,我非常景仰;我对林散之先生也是非常敬佩,曾经多次为他塑像;南京大学老校长匡亚明,那也是我非常熟悉的……”怀着这份亲近感,在创作这批名人的过程中,吴为山自然而然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对于江苏古代名人,未见其人、不知其形,吴为山常常阅尽资料,反复研磨,多方讨论,找到表达他们的最恰当的艺术形象。“泰伯,这位吴文化的始祖,最重要的品德就是礼让,我在创作他的时候,就着重把这种历史的遥远感、庄重感塑造出来;我在塑造曹雪芹的时候,就着重刻画了他与石头的关系,用倚石而立、卓尔不群的气质来刻画这位大文豪;而吴门四家,沈周、文征明、唐伯虎和仇英,他们实际上并不是同一代人,但我在作品中把他们糅在一起,通过每一个人不同的姿态,把他作为一个群体表现出来。”

  从艺术手法上来看,这批亮相国家博物馆的雕像也是尽显“写意”的理念。“郑和立在船头,面对风浪,飞扬的披风与整个人融在一起,抛弃琐碎的细节,主要表现气象,这就是写意。”吴为山阐释说,“但是这个写意并不是潦潦草草的,而是精妙、精到地呈现,有所取舍地来刻画对象。”

  比如说,踏遍青山的著名旅行家徐霞客,吴为山就特地为他刻画了一个细节:他的脚走歪掉了。“我读过徐霞客的游记,我17岁的时候买过一本徐霞客的文集,很喜欢。徐霞客腿部的细节,说明了他旅途的漫长和辛苦。还有这顶帽子,是他出发之前他母亲送给他的,这些微妙的形态的刻画实际上是十分重要的。”

  吴为山创作于2007年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建工程主题雕塑》,无疑也是这次展览中的一个重大亮点。这组雕塑被吴良镛先生称赞为“雕塑的史诗”,包括《求生》《挣扎》《孤儿》《祖孙》《母与子》《老母亲》《圣洁》《小孙子》《最后一滴奶》《抚魂》《家破人亡》……这组雕塑造型跌宕起伏,人物表现动人魂魄,震撼心灵。

  “这一组逃难者,是我看过大量南京大屠杀的史料之后在我心中孕育的形象。”吴为山这样阐释这组雕像的内涵:这是手无寸铁的贫民在逃难,惊恐万状、悲愤、痛苦、挣扎。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背着自己死去的奶奶。一个80多岁的老爷爷抱着死去的孙子,孩子已经冻硬了,他本来可以活蹦乱跳地度过他的儿童时期,可是他死了,因为战争、侵略者的罪恶。最令人震撼的是一位母亲抱着死去的孩子向着苍天哭嚎。当时有人向吴为山建议,这位母亲很痛苦,你应该把她做成跪在地上抱着孩子的样子。吴为山说,绝对不能,因为这位母亲是祖国的象征,她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会下跪的。她两脚站在大地上,脸对着苍天在哭嚎、呐喊。

  这组作品在世界各地巡展,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赞赏说,这组雕塑不仅表现的是一个国家的灵魂,更是全人类的灵魂。“这个全人类的灵魂是什么?就是和平与发展。艺术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个重要载体,作为艺术家,要在塑造这些重大题材过程当中来阐发自己的文化价值观。”吴为山说。

  赤子之心,守护文化灵魂

  从江苏出发,走向世界,是这位杰出的江苏儿女内心深处的家国情怀。30年来,吴为山创作了五百余件雕塑,立于中国及世界多个国家。季羡林曾经赞为“扬中华之文化,开塑像之新天”。

  坚持为人民雕塑,是吴为山一直以来的创作出发点。如今,江苏的不少地方都立有他创作的雕塑,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大型组雕,到南京博物院的“吴为山雕塑馆”、无锡的吴为山名人苑,以及各个城市的街头、车站等重要地点,均留下了他的一件件艺术作品。关于雕塑与城市、雕塑与人民的关系,吴为山认为:好的雕塑艺术可以成为一座城市的文化标记,但是我们不能为了去做标记而标记,要和城市的历史文化相结合,还要与老百姓的审美、需求相结合,与时代相结合。“比如我做的青奥会的主题雕塑《火炬手》,渡江胜利纪念馆的雕塑《千帆竞渡》以及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主题雕塑,都是力图与一个城市的文化历史紧密相连,如此才能受到广大老百姓的喜欢。

  回归到艺术本体,吴为山始终抱着“不忘初心”的追求,保有一颗传承中国精神、守护文化灵魂的赤子之心。“雕塑是用心一点一点塑造出来的,用心灵去感受所有的人和事,最后慢慢地一锤一锤、一刀一刀、一手一指把它塑造出来。”吴为山透露,长期以来其实自己并不会用到那些造型奇特的雕塑工具,他只有三个工具,一个是木棍,一个是竹片刀,另外还有一块用来“和稀泥”的抹布。简单的道具,却能“大道无形”般融汇千般万般造化,酿造出跨越时间和空间的一种奇思妙想。“最重要的工具是我的手,十指连心,只有手是最敏感的。工具跟你的血脉不相连,而我们热血沸腾的那一瞬间,可以在手指头上充分体现出来。”

  在全球化的文化语境中,不同国别艺术家各有其内在的文化基因,对话弥足珍贵。如今,在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新加坡、韩国、丹麦、比利时、俄罗斯等国家,吴为山创作的孔子和老子雕像都立在那里,彰显着鲜明的中国特色和中国气派。在意大利罗马的国家博物馆,齐白石与达芬奇的雕像立在那里,吴为山用一个巧妙的对话形式,沟通了中西方文化。“有很多人都不认识这个拿拐杖的老人是谁,一看,原来是中国的。中国人的拐杖就像毛笔一样,可以在大地上书写文字,而且齐白石的拐杖上面有一个葫芦,这是东方思想的灵丹妙药。”

  回顾来路,吴为山用“三十年、三件事”来总结自己的艺术生涯:第一就是做人像,是中国人的人像,是中国伟大人物的人像,是包含着中国精神的人像。第二,是让它传播到世界上。第三是创建了“写意雕塑”,让中国人的形象有了自己的特征,有了自己的精神。从江苏走向世界,吴为山别有一番感悟:“长江滔滔,钟山高高,江南江北皆胜迹。从两汉文化、六朝文化、江南文脉到现代工商文明,我们放眼的是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忘初心,当为伟大的新时代再塑文化辉煌。” (本报记者 顾星欣)

标签:吴为山;展览;江苏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