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大美苏绣 用指尖凝萃时代华彩
2019-07-25 09:06: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 四大名绣长卷 《锦绣满园》

  

  ▲ 李娥英 《虎》

  

  ▲ 余福臻 《沙发与双猫》

  

  ▲ 姚建萍领衔创作《锦绣河山》

  

  ▲ 徐绍青等 《仕女》

  

  ▲ 陈水琴 《白孔雀》

  栩栩如生的飞禽走兽、花鸟虫鱼,生动传神、惟妙惟肖的人物,气势磅礴、意境深远的祖国山河……一针一线的累积,终成一幅幅精品。7月19日,由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省委宣传部、省文联主办,省民间文艺家协会、苏州市委宣传部、苏州市文联、苏州市高新区管委会承办的“锦绣中华——江苏刺绣艺术精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为全国人民奉上一场精彩纷呈的刺绣盛宴,也是苏绣艺术为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一次珍贵献礼。

  琳琅满目, 苏绣精品荟萃一堂

  暑假的中国美术馆人头攒动,“锦绣中华——江苏刺绣艺术精品展”展厅里,观众对件件刺绣精品流露出发自内心的赞叹与喝彩。

  “太像了!简直跟真猫一模一样!”展览现场,“猫王”余福臻的作品《沙发与双猫》前,观众的赞叹声不绝于耳。这幅创作于上世纪70年代的双面绣作品上,两只小猫栩栩如生、憨态可掬,令诸多观众流连不已。而在著名刺绣艺术家姚建萍领衔的原创主旋律作品《锦绣河山》前,巨作磅礴的气势,给观众带来强烈的视觉震撼,引来不少人的围观。

  独领风骚的苏绣,作为中国刺绣艺术百花园中的奇葩,与湘绣、粤绣、蜀绣统称为中国“四大绣”。这次展览涵盖了江苏地区所有刺绣门类,同时也汇集了湘绣、粤绣、蜀绣、杭绣等全国各大绣种的代表作。参展艺术家包括了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老中青三代苏绣人,这也是江苏刺绣首次以“全家福”的形式亮相首都北京。

  从这次参展的老一辈艺术家身上,可以一窥苏绣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发展历程:曾经于1955年研制成功第一幅双面绣《牡丹屏》(合作)的刺绣大师李娥英,参展作品《虎》生动逼真;曾经担任苏州刺绣研究所所长兼总工艺师的顾文霞,擅长刺绣猫、金鱼、花鸟,这次参展的《白猫戏螳螂》,以针代笔把小猫绣得活灵活现;刺绣大师任嘒闲擅长乱针绣,尤以人物绣见长,达到“以少许胜多许”的境界,参展作品《列宁像5》栩栩如生,乍看上去如同真实素描;擅长人物肖像与动物刺绣的徐志慧,参展作品《猴子捞月》活泼可爱,尤为灵动……

  “中国美术馆是艺术的至高殿堂,能到这里展出,说明了苏绣在艺术与审美上的提升,实现了从手工艺品上升到艺术品的转变。”江苏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陈国欢告诉记者,历经两千多年历史,如今“苏绣”的“苏”已不仅仅是苏州的“苏”,而是江苏的“苏”,在江苏很多地方都开花结果,包括东台的发绣、无锡的精微绣、丹阳的正则绣以及扬州宝应刺绣等等。江苏刺绣的历史、门类、个性非常丰富,在全国刺绣界的地位举足轻重。

  2015年,著名刺绣艺术家姚建萍的个展就走进了中国美术馆,如今站在展厅中,她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从我的个展在这里萌芽,一直到今天实现了一个行业、一个领域、一个群体从民间走向国家艺术最高殿堂,对于我们这些从事刺绣的非遗传承人以及‘90后’新生代来说,都是巨大的精神激励。”

  与时俱进, 创新注入时代精神

  由最初用于日用品的装饰,发展到今天登上艺术殿堂,苏绣文化呈现出旺盛的生命力。最近几十年来,苏绣在技巧的创新、题材的丰富与审美的提升方面与时俱进。赵红育、吕存、姚建萍、邹英姿等当代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经典作品,显示出当代刺绣人为这门古老手艺注入新活力的探索。

  展厅中,一幅巨作引来众多观众驻足观看。画面上,汹涌奔腾的黄河溅起浪花,雄伟逶迤的长城气象万千,针线演绎出一派江山多娇的壮志豪情。这幅融针绣巨作《锦绣河山》由著名苏绣艺术家姚建萍领衔创作。这是继2015年姚建萍率领团队创作反映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的《丝绸之路》系列作品后,历时四年设计、探索和实践,集中体现姚派融针绣风格走向成熟的又一原创主旋律精品。

  苏绣技艺在老一辈艺术家手中已经炉火纯青,传统刺绣在题材方面专注于动物、花鸟、人物,具象的描绘讲究精美细致,以小尺幅为主。姚建萍坚持了20多年的探索,对传统刺绣的尺寸、题材、内容、色调、主要元素都进行了探索和实践,注重用写意的手法来追求精神层面的表达。“这幅《锦绣河山》,我追求的就是虚实相生的艺术表现,最终呈现的效果既具有时代精神的气势,又不失苏绣艺术的精细雅洁,整幅作品就像交响乐一样,演奏着民族的精神。”

  针线当随时代。苏绣几十年来始终不断在传承中创新,与时代脉搏同频共振。现场,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梁雪芳的《清奇古怪》就是来自于对生活观察的新创造。她告诉记者,这幅作品的创作灵感来源于苏州光福的四株2000多岁树龄的古柏,她用以少胜多的虚实乱针绣法,充分展现出刺绣有别于其他艺术形式的“针味”特质,表达出千年古柏百折不挠、坚韧不拔的生命力。

  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王丽华这次带来的参展作品是《青铜蟠龙纹匜》。刺绣领域内,以前从没有人创作过青铜器的题材。“我看到一本台北故宫藏品的画册之后,很心动。我们老祖宗留下了这么美的器物,我有必要用苏绣独特的语言,把它们还原出来。”为了绣青铜器作品,王丽华创新了“八工针法”,用以体现青铜器的锈斑和斑驳的沧桑感。

  青春力量, 满眼风光勃勃生机

  这次展览中的青春力量,让人看到了苏绣的勃勃生机、后继有人。姚兰、李文博等名校毕业的学院派新生代,以及吴昊僖、吴澄、姚卓等今年在国家级和省级赛事中获得金奖的新生代,他们的作品展现了当代刺绣的创意、创新与活力。

  展厅中,一件与传统刺绣完全不同的装置作品,十分抢眼。这件名为《归云》的作品,综合运用了刺绣、木、钢化玻璃、铝合金的材质,木质底座上是刺绣画面,秀峰耸峙,直入青冥,呈现出一派水云生烟、如临仙境的感觉。作者李文博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这位“90后”新生代刺绣工作者对现代刺绣进行了大胆创新,“我的设计思路就是想做一幅能够放进大型公共空间的装置。”

  “我去敦煌戈壁徒步的时候,看到一个景象:天非常低矮、一望无际,云全部归到天边。回来之后,我就根据这个意象设计了这件作品。”李文博说,“作品中的纹样是从敦煌艺术的理念中发掘的,但是做得更加当代化,更加柔美,更加符合苏绣的手法。”

  另一位年轻人吴昊僖的作品也让观众大开眼界。画面上,卫星、复兴号动车、港珠澳大桥统统融汇在一起,紧跟时代生活的脚步,让人耳目一新,形象地展现出一幅中华古老文明走向现代化的发展画卷,也显示出年轻人新鲜灵动的创意。

  “学习苏绣,促使我们坚定对前辈的敬畏、对艺术的尊重,也激励我们用创新来创作出更好的作品。”“90后”新锐刺绣艺术家姚卓是一名从美国回来的“海归”。5岁时,她就在母亲的影响下拿起绣花针。如今,拥有世界视野和当代设计基础的她,对于各种材料的运用更加得心应手。参展作品《沈雪宧像》,画面是姚卓以“针神”沈寿肖像为蓝本所创作的刺绣作品,风格是写实风格和写意技法的融合,还别具一格地采用了透明水晶材质装框,显示了年轻人的大胆创意。

  现场,站在前辈与后辈们琳琅满目的作品之中,刺绣艺术家王丽华由衷地感叹:“我感觉我们苏绣处于一种生生不息的传承之中!”

  四大名绣, 互相切磋齐献礼

  “四大名绣”齐聚首,也是这次展览的一大精彩创意。展厅中,一幅精彩长卷吸引了众多目光。这是由苏绣、湘绣、粤绣、蜀绣这四大名绣代表性传承人姚建萍、李艳、康惠芳、郝淑萍联合创作的《锦绣满园》,可谓是四大名绣历史上的首次合作。

  发起人姚建萍告诉记者,她向其他绣种发出邀请后,大家很快响应,积极行动。这幅长卷以清代画家恽寿平名作《百花图》为底稿,充分体现四大绣各自的风格。不同绣种画面的过渡部分,针法承接巧妙,和谐统一,浑然天成。

  “几千年来,中国四大绣首次出现在一幅卷面上,这体现了中国刺绣一家亲的情感。”今年74岁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郝淑萍,这次还为展览带来了蜀绣的经典题材《芙蓉鲤鱼图》。表面看,画面上没有一丝水纹,但通过配景和鱼的沉浮游动的各种姿态,使人感到所绣之鱼宛在水中。她说,这幅作品中的芙蓉花,细细看来也暗伏着创作者的心思,综合了早晨、中午、晚上的不同变化。

  “我们千里迢迢从广东一个海边小镇,走到北京这么高的艺术殿堂,我很激动。我是一个一辈子拿绣花针的绣娘,从15岁到现在72岁了,赶上现在这个好时代,有了这个机会向全国人民展示。”国家级非遗粤绣(潮绣)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康惠芳向记者解析粤绣的特色:绣制时先垫上棉絮,然后用多种深浅不同的金线、银线及绒线绣制,再透过垫、浮、勾、勒、贴、拼等传统工艺,达到立体效果。

  “四大名绣齐聚首,一定要拿出我们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湘绣善绣狮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李艳带来的作品《爱的家园》充分展现了其“鬅毛针”的特色,追求老虎的毛发仿佛一根根从肉里面长出来的感觉。为了绣老虎,她创新了四种针法:用极细的汗毛针体现老虎的鼻子的肉感,老虎耳朵部分用卷毛针来表现微卷的软毛,耳朵下半部分用更加柔软的毛针,以及用绒毛针来表现老虎脖颈处蓬松的毛发。“每一件作品的构图、形式、技法、艺术表现,我们都在追求极致的表达,要用最好的水平来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

  这次应邀参展的还有杭绣。同为江南一脉,杭绣历史也很悠久。杭绣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水琴的参展作品《白孔雀》,抓住孔雀开屏前的一瞬间,每一根羽毛都闪耀着舞动的灵性。她告诉记者,孔雀身体胸部、头部、翅膀等不同部位的羽毛都是不同针法,光“白色”就有多种:漂白、纯白、本白、灰白等等,使白孔雀的体感很强。“最细微之处,把一根丝线剖成三十二分之一,才能让舞动的羽毛看起来飘逸柔美。”

  “要以这场盛会作为新起点,创作出更美的作品。”姚建萍深情地说,“只有美的作品,才能够传递时代精神。我们要用属于这个时代的审美,给百姓带去更多美好的精神享受。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服务,就是我们这代刺绣人的责任。”

  本报记者 顾星欣

标签:大名;长卷;刺绣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