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扇与江南雅文化:享受艺术中的 “一夏清凉”
2019-07-25 11:34: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三伏天里,迈入南京长江路上的江苏省美术馆陈列馆,清爽淡雅的豆绿色迎面而来,盛夏的暑气一下子散去。竹扇画诗闲逸雅致,7月13日至9月8日,江苏艺术基金2019年度传播交流推广资助项目“一夏清凉:扇与江南雅文化”展览持续进行,给人以凉意与美的享受。

  从“凉友招清风”到“何劳扇底风”

  竹,扇,画,诗文,垂幔,虫鸣……踏入展厅中,古典雅致的气息扑面而来。“此次展览通过扇文化以及古代生活方式的研究,体现古人对品质生活的审美追求。”江苏省美术馆馆长徐惠泉说。

  作为江苏省美术馆陈列馆为期两个月的精品大展,这次展览的展陈内容十分丰富,用与竹、扇相关的工艺品及书画作品,多角度展示江南文化中十分重要的“雅文化”。整个展览以明代文人文震亨的《长物志》为线索,展品类型涵盖以董其昌、文徵明、王时敏、王翚等古典名家为代表的江苏省美术馆藏明清书画和常熟博物馆藏扇页,以及私人藏当代名家成扇与出自苏州非遗传承人之手的“雅扇”、竹刻作品等上百件,揭示出江南扇文化背后的审美趣味。

  “为什么以扇子作为展览的切入点呢?我认为,扇子的变化很好地体现了时代的变迁,以及我们审美风貌的变迁。”徐惠泉表示,在消暑手段更加丰富的今天,扇已经从实用的“招清风”之“凉友”,演变成满足人们精神需求的艺术品,“但识扇中趣,何劳扇底风”,体现的就是这种审美追求的演变。

  竹与扇的传承和创新

  “竹”,是这次展览的叙述起点。一楼展厅里,第一件出现的展品是明代画家戴明说的《墨竹石图》。从“竹”出发,经过扇艺、扇面画的生动展示,再到画意中的理想生活,最终闭环于竹,时间跨度从明代至当代,展览用饶有趣味的形式,展现了古典艺术与现实生活背后的精神关联。

  “中国古代文人的书房里经常会出现一些竹刻,包括文房用品及竹制扇骨上的雕刻,都比较精良,展示了当时风雅的人文追求。到了明清时期,因为有文人的参与,竹刻艺术到了一个前所未有高度,其艺术性、欣赏性均十分高超。”苏州竹刻传承人倪小舟告诉记者。

  “吴中折扇”这一文人意匠的造物代表,也是江南精致生活和温文气质的缩影,从实用之物到传达人格理想之用的“怀袖雅物”,无论是扇骨材质、雕刻工艺还是扇面书画自身的艺术表现,都能让现代观众从中获得独特的审美体验。这次展览中,苏扇制作技艺传承人王健带来了折扇,其中有他制作的仿明式乌骨泥金扇。“苏扇是文人扇,‘诗书画印’皆能够在一柄扇子上有所展示。”王健打开一把折扇轻摇,“苏式文人扇一般打开的角度比较小,因为文人扇主要是为了展示,而不是真的用来扇风。用扇也有规矩,一般是靠着身体慢慢轻摇。”

  传统艺术的生活价值

  中国古代传统艺术,有不少与古人日常生活息息相关。“这个展览虽然呈现的是传统艺术门类,但我们还是希望能在里面注入一些当代意识。”策展人陈娅介绍道。

  《盛夏》是中国制扇公益大师盛春“四季”系列的第一件作品,同时也加入了更多的当代生活元素。此扇以园林八角花窗为造型,紫光檀制,下方采用镂刻和镶嵌工艺,用红檀、紫光檀勾勒出柳树袅袅,柳树枝条之上停留一只玉雕知了。“这只蝉可以拿来做胸针,扇坠可以取下来做旗袍的压襟。”盛春阐释。

  “《断竹》系列,我试图在传统的基础上重新去界定竹艺的概念性。”三楼展厅里,倪小舟站在最后一件展品《断竹》旁,阐述着他的创作思路:“竹子具备中国道家文化中一种大美:道法自然。这一组自然形成的形态各异的竹节,没有过多修饰,只是经过打磨和展示,展现出了最本真的状态。这对于我们当下的生存也是一种启示。”

  实习生 王 晰 本报记者 顾星欣

标签:何劳扇底风;凉友招清风;扇面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