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淮安版画,在回眸中再出发
2019-07-25 11:38: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丁廼武木版水印版画《橹声》

  新中国成立后,淮安一批美术工作者以高度的历史责任感,发现创作主题、捕捉创作灵感,从不同侧面反映历史巨变,描绘时代的精神风貌,以独特的艺术语言——版画,为人民画像、为家乡立传,创作了大量反映祖国建设和人民生活的版画,创造了时代的美术经典,取得了令人震撼的艺术成就。

  水印木刻是现代版画的重要形式。上世纪六十年代起,江苏的水印版画异军突起,并逐步形成了江苏水印版画画派,在题材、风格、艺术技巧和表现手法上越来越丰富多彩。在江苏水印版画繁荣成熟的大背景下,以丁廼武、江鸣歧、薛保仁、吴夕兴等为代表的淮安版画家,不断深入生活,捕捉灵感,探索前行,创作出多幅版画作品。

  其中,来自淮安本土的版画家丁廼武成为淮安版画领军人物。运河的帆影,淮河的涛声,苏北里下河地区铿锵的劳动号子,构成他生活不可缺少的部分。他认准版画是抒发情感最好的艺术载体。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他的一幅油印套色木刻《运河夜曲》参加江苏省美术作品展,立即受到省美术界领导和行家的一致好评。创作之余,他举办培训班,将最新版画知识和自己的学习、创作体会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同行。在他的影响带动下,吴夕兴、薛保仁等一批专业和业余美术工作者脱颖而出,积极投身到水印木刻创作之中,并迅速成为淮安和全省水印木刻版画创作中坚力量。

  新中国成立后的十年间,淮安版画家见证了苏北人民在党的领导下,进行大规模社会主义建设取得的初步成就,这些成就对他们震动很大,促使他们创作出更多反映现实生活的黑白木刻作品。江鸣歧的《新式水车试制成功》《爱国售棉》《朱桥农具修配厂》,丁廼武的《城南大队社员积肥忙》,渊林的《车桥建伟大队食堂一角》《钻研技术》,张亦平的《淮安农具厂大搞技术革新》《在大运河工地上》,张瑞林的《湖滨农场在春耕》《炉中炼铁炉边炼人》,集中表现了工农业等各条战线取得的成就,讴歌了淮安人民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

  1971年是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题词发表20周年,《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30周年,中国美协定于次年举办全国美展。为了迎展,深知黄河夺淮水患的丁廼武,建议将淮河治理作为当时的创作主题。由丁廼武牵头的创作组克服困难,深入治淮工地,和民工同劳动同生活,画了多张速写和草图,经过近一年的艰苦努力,《战天斗地》《娘子军连》《淮河新歌》终于刻绘成功,1972年成功入选江苏省美展和全国美展。这组“治淮”组画浓墨重彩地描绘了人类罕见的治水创举,问世后迅速引起轰动,很快被拍成了纪录片在全国放映,《人民中国》设立专题予以介绍,上海将其复制成大幅壁画在外滩展览,中国美术馆等多家美术馆、博物馆予以收藏,德国出版的大型画册《中国现代版画选集》还将丁廼武的作品全部收入。

  开国总理周恩来去世后,生活在周总理家乡的淮安艺术家,怀着对人民总理的特殊感情,创作了一大批歌颂总理的水印木刻作品。丁廼武的《永不枯竭的怀念》《大鸾》组画,吴夕兴的《小巷》《周恩来故居》,江鸣歧的《傲雪》,孙联明的《盖不完的脚印》,薛保仁、江鸣歧的《中华腾飞时》等作品,生动表现了家乡人民对周总理的怀念和崇敬之情。

  淮安版画的鼎盛之时,应该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当时的淮安水印木刻已成为江苏画派的中坚力量,不少作品在国内外广为流传。不负厚望的淮安版画家们没有居功自傲,而是怀着更大的热情投入到创作之中。他们深入了解社会,寻找新的绘画素材,足迹遍布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当他们欣喜地看到里下河地区的崭新面貌、南水北调工程的壮举、农村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感悟良多,激情勃发,随之掀起了又一个创作高峰,一大批优秀作品如雨后春笋,纷至沓来。1989年丁廼武创作的水印版画《珠穆朗玛峰》,表现了人类不断攀登向上的精神,也表达了以丁廼武为代表的淮安版画家在艺术上“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不懈追求。1999年,丁廼武荣获国家版画最高奖项——鲁迅版画奖。

  跨出淮安,瞭望全国,如果说北大荒版画家是用粗犷拙雅的油印套色的手法,表现对北国风光的热爱,那么作为江苏版画杰出代表的淮安水印木刻,则是用传统版画的刀法刻画形象,用水墨画的技艺将水、色、木有机结合,在宣纸上作出地地道道的中国现代版画。它既有水的灵秀,又有墨的浓韵,既有强烈的时代性,又有很高的艺术性,是现代版画与中国水墨画的完美结合。可以说,淮安版画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现代版画、现代美术艺苑中的一束耀眼奇葩,炳耀着江淮水土,辉映着伟大时代。

  江 淮 严永年

标签: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