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老钱微画,朋友圈里的“小而美”
2019-08-29 16:25: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一位眉眼俊秀的后生,一袭青衫,长长的发髻在空中飘逸成水袖般的弧线;旁偎着一个姑娘,面庞鲜润,云鬓妩媚,眼神里透着一股倔强。近前里,并排立着两个手持长矛、玄衣红帽的公差,其一描着大花脸,短八字眉,一双三角眼里,狡黠、傲慢毕现……

  这幅戏画表现的是陕西弦子戏《柜中缘》,讲述宋代抗金英雄岳飞之子岳雷,为躲避官兵追捕,阴差阳错误入刘家,与刘玉莲小姐喜结连理的故事。在刚刚落幕的第二届戏曲百戏(昆山)盛典上,《柜中缘》引发江苏观众喝彩。此戏画就是受邀前来观剧的泰州画家钱新明,从这出戏的无数个画面中“滤”出来的最“有戏”的场景。

  戏画,不一定要画宏大的场面,不妨选取彩头若干来挑逗观众,这是钱新明作戏画的心得。“我看戏和别的观众不一样,观众看戏是要浸入情节,我却要在熟通情节的基础上,感悟眼前的每一个画面,在最生动、最富张力、最具冲突之处,将自己感受到的一切画出来。”

  自小有美术底子,加上常年在报社文艺部工作,钱新明创作了不计其数的报纸插图、新闻连环画,大量接触文艺名家,则让他入了传统戏曲的“坑”。在戏曲人物画的谱系传承上,他坦言受到高马得影响,“马得先生曾教导我,画戏无捷径,唯有多画多磨。”于是,每观一台戏,他都要创作出二三十幅速写,这些年究竟磨秃了多少素杆彩毫,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板桥应试》,败考的郑板桥眼神落寞,又流露出骄矜和不平;《活捉张三郎》,与阎婆惜私通被活捉的张三郎(张文远),身段是程式的,眼神里却溢出烈火;《天要落雨娘要嫁》,母悲子傲之情通过两个人物相背的姿势、神态微妙传递;《贵妃醉酒》,不用贵妃正脸儿,水袖飞舞,醉癫之态毕现……画得多了,钱新明渐渐有所体悟:画戏画,要捕捉,要提炼,即使是一笔勾勒的眉眼,也要以最简的笔墨蕴藉尽可能丰富的空间。

  钱新明将自己的绘画作品称作“老钱微画”,渐渐小有名气,泰州市文联于是为他成立专门的工作室。“微”并不因其尺幅较小,而是指这些作品有着特别的发布渠道——他个人的微信朋友圈。钱新明笑着说,刷微信、读段子伤眼睛,他于是琢磨出“微画”形式,不时贴一些即兴挥就的水墨画,配上几句不合平仄的白话,竟掀起了微信圈里的转发热。除了戏曲,乡风民俗、顽童嬉戏、市井图景,都能在老钱微画中找到踪影,不仅笔涉皆成趣,且不乏机警、针砭与思索——

  低头刷屏不觉时,班车过站毫不知;下棋只顾玩手机,同是“手聊”大异其趣;当代“孟母三迁”随处有,却非心仪桃源,而是为了学区户口;空调转着收费,清风从不收钱,日子精打细算,奢世也要节俭……这些微画,皆是有心人眼中的生活,寥寥几句题词作点睛之笔,观后令人会心深省。

  除了画画,钱新明喜欢唱戏,年轻时就是淮剧票友,据说可达二级演员水准;还喜欢拉胡琴,平日里自娱自乐,好不陶然。画画、唱戏、拉胡琴,这些类似传统文人的生活方式,让他的日子活色生香、有滋有味,俨然生活美学家。

  如果说有什么“奢侈”的心愿,钱新明说,那就是希望自己的“微画”能够承载一些“大义”,在这个读屏时代里,在信息满天飞的朋友圈中泛起一点“小而美”的涟漪,让疲于刷圈的朋友稍稍驻足,领略到寻常生活中的风景与真味。

  本报记者 冯圆芳

标签:水袖;眼神;眉眼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