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以青春致敬青春,以信仰回应信仰
2020-12-03 15:16: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锡剧《董存瑞》 本报记者 万程鹏摄

周东亮现场教学生唱《双推磨》。 本报记者 万程鹏摄

这个时代还有人崇尚英雄吗?谁又是你心中的英雄?濛濛冬雨中,2020江苏戏曲名作高校巡演首场演出、“锡剧王子”周东亮担纲演绎的军旅锡剧《董存瑞》走进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在冬日里烧起了一把“火”。台上,19岁的战士董存瑞让青春生命随着碉堡的灰飞烟灭而得以升华,牺牲前如雕塑般挺立的姿态,屹立为千秋凛然的丰碑;台下,年轻学子们凝视着,谛听着,时而若有所思,时而报以激扬的掌声……以青春致敬青春,以信仰回应信仰,一场以戏曲为载体的艺术盛宴,最终唤起了更加深沉的情感、更加坚定的信念。

19岁“董存瑞” 诠释穿越时空的信仰

演出开场前先是一段精彩导赏。“锡剧王子”周东亮身姿敏捷地登上舞台,面对台下不少并不熟悉戏曲的青年学生,周东亮连忙叫大家“放心”:“这出戏就像电影一样节奏紧凑,即使你是第一次进剧场,即使你是北方人,也完全看得懂!”他说完学生都笑了。

周东亮告诉学生们,作为江南地方剧种,锡剧有着鲜明的江南地域特色,如小桥流水般抒情婉转,长于表现才子佳人、市井生活,当下,锡剧也在适应时代发展拓宽题材,《董存瑞》正是一部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的红色军旅锡剧。那么,传统锡剧“风味”如何?在导赏环节,周东亮教学生唱了一段《双推磨》,“推呀拉呀转又转,磨儿转得圆又圆,一人推磨像牛车水,两人牵磨像扯篷船……”一段经典锡剧,节奏轻快活泼,又充分体现了吴方言特有的韵味,同学们轻声跟着哼唱起来。

《董存瑞》又是另一番“画风”。急管繁弦、激昂奔腾的开场奏乐几乎使人血管偾张,周东亮所说的“电影感”一下子出来了,仿佛置身宽银幕影院的同学们,不由得燃起期待,疑惑也在脑海中盘踞:这个英雄离我到底有多远?他的经历又如何与我们形成“同构”?

《董存瑞》讲述了少年英雄的成长历程。历史上真实的董存瑞是河北人,但眼前台上,这个操着吴侬软语、天真淳朴的水乡男孩,给人一种“竹杖芒鞋轻胜马”的自信伶俐,这一显然是来自“二度创作”的舞台人设,又与整部作品的故事和情境圆融相洽。一些精心设置的细节亦很好地诠释了主人公的成长:本为自己分到的子弹少而闹意见,当得知老兵们子弹袋里塞的是树枝,董存瑞羞愧了;为了入党,他拿出身上仅有的一点碎银两充作党费,当读到他情深意切的入党申请书时,连长也忍不住慨叹“一笔一划多认真,字里行间震我心”……入党有什么“好处”吗?戏里唱得明白:“捞好处莫进我党门,个人没有半点好,只为人民求翻身!”

台下,本来还在担忧传统艺术能否塑造好现代英雄的学生们,一下子领略了戏曲程式极其强大的表现力。虎扑、吊毛、抢背、砸人……激烈的鏖战场面被演员们用充满力与美、惊险与悬念的武戏看家功夫,恰到好处地“转译”了出来——这帮还不太懂戏的孩子们,已隐隐明白了何为“脚下是传统,手上是时代”。

全剧最激荡人心的莫过于身为突击爆破队队长的董存瑞,在攻打国民党守军防御重点隆化中学时,毅然托举起炸药包的时刻。如何理解这份“托举”的意义?看,“信号弹撕裂九霄云,疯狂扫射弹雨倾”中,董存瑞字字铿锵:“一手托举我的血性,一手托举我的忠诚……”世界又变得安详寂静,时间仿佛停止,他不禁忆起了心爱的家乡,忆起了灾难深重的旧世界,这段低回的旋律最终完成了人物的内在逻辑。生命画上休止符的那一刻,激扬的伴奏乐声中别出心裁地糅入了《义勇军进行曲》,象征着董存瑞念兹在兹的新中国——为了新中国,冲啊!漫卷的红旗掩过了他的身体……

戏曲进校园

传统与青春邂逅碰撞

一场《董存瑞》,让大学生们“真听真看真感受”,比干巴巴的宣讲更有春雨润物的力量。“这场由省演艺集团锡剧团演出的大戏,就像把思政课搬到了剧场里!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我们格外需要英雄精神,需要‘四史’教育。现场同学们的热烈反应说明,‘戏曲进校园’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希望周团长以后多多率团来我们学校演出!”演出结束后,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以下简称“南工”)纪委书记于林惠在“2020江苏戏曲名作高校巡演青年十问演后谈”座谈会上发出热情邀请。

让传统戏曲和青年学生“碰撞”,既是出于对戏曲魅力的坚定信念,也是基于青年学生的“未完成性”所蕴含的无限潜力。据省委宣传部文艺处介绍,省委宣传部、省教育厅自2018年起组织开展“江苏戏曲名作高校巡演”活动,每年遴选5部作品,今年将有锡剧《董存瑞》、京剧《鉴证》、梆子戏《母亲》、淮剧《村里来了花喜鹊》、淮剧《小城》等5部戏曲名作在全省13个设区市的32所高校共计演出47场。

“和往年相比,今年的几部作品涵盖了革命英雄、乡村振兴、现实生活、历史变革等丰富多元的题材,反映出江苏文艺创作的蓬勃气象;充分尊重院校的需求和意愿,提供点单服务;特别注重配套活动的开展和对学生的教育引导,演出院团、媒体将和学校一起,开展近50场艺术普及活动,演前导赏、青年十问演后谈、戏迷留言本、‘校园有戏’——戏曲脸谱展+戏曲声音墙等精彩纷呈。阵容豪华也是本届巡演的一大亮点。各家院团纷纷拿出最强班底,戏曲最高奖‘梅花奖’得主周东亮、陈澄、陈明矿、燕凌、范乐新等悉数登场——这个冬天,江苏高校校园里必将十分‘有戏’。”省委宣传部文艺处干部尚宇轩说。

《董存瑞》演出结束后,学生们忍不住跑到台上和“英雄”合影。其实,这所由中国近现代民主革命家黄炎培先生亲手创立的百年学府,其校史上历来不缺英雄,著名革命烈士江姐就是从该校走出的学生。从进校的那天起,“南工”的学生们就在两股不同力量的指引下前行着:一边是信仰、是梦想,是“校友”江姐在渣滓洞监狱里所呼喊的,“毒刑拷打,那是太小的考验。竹签子是竹子做的,共产党员的意志是钢铁!”一边是黄炎培先生为该校题写的校训“敬业乐群”,勉励学生兢兢业业、奉献社会,仿佛在提醒他们,再高蹈的梦想也只能从脚下实现。

一代人有一代人心中的英雄。那么,对当下校园里的这帮九零后、零零后孩子们来说,谁又是他们心中的英雄呢?

告白“英雄”:

理想可贵,更要追求“志业”

谁是你心中的英雄?“青年十问演后谈”上,省委宣传部领导、《董存瑞》主演们、校领导、新闻记者与“南工”青年学生代表对坐而谈,以“你问我答”的形式,倾听着学子们的心声,也欣慰于他们的梦想。

国际教育学院电气专业学生冯骥文说,英雄是形形色色的,“有的面对侵略者的狂轰滥炸,‘丈夫矢志,为复国兴’;有的关键时刻敢于站出,凛然说出‘你退后,让我来’……无论是战争抑或和平,只要是投身于祖国和人民需要的地方,我们皆称之为英雄。”在冯骥文心里,他格外想成为校友顾心怿院士那样的英雄,在祖国石油工业一穷二白的时候,顾心怿毅然投身最艰苦的油田,发明出步行坐底式钻井平台、链条抽油机等一系列“大国重器”,“再过几年,我们也要从职业院校里走出去,走向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的第一线,我们也要做自己的英雄。”

“凉山大火中牺牲的27名森林消防指战员,他们是我心中的英雄……”商务贸易学院国贸专业学生季节说,“为了保护人民生命财产,消防队员们在海拔3700余米处与大火搏斗,牺牲的战士们平均年龄只有23岁,年龄最小的只有18岁……大队营区的笑脸墙上,每一张年轻的脸庞都笑容灿烂,是他们,以血肉之躯为我们撑起了生命的屏障,我们一切的平安喜乐都是这些英雄牺牲奉献的结果。”

交通工程学院城轨专业学生周鸿杰心中的英雄有些特别:“他叫林浩,和我一般大,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时,他成功逃生后,发现同学们还被埋在废墟里,撕心裂肺地哭喊,他毫不犹豫地返回废墟解救他们——当时小林浩才九岁。当年的北京奥运会上,姚明牵着小林浩的手走入会场,这位可爱又可敬的小英雄,一下子让千千万万的人们记住了他。我忍不住想,如果换做是我,我有没有勇气去救我的同学呢?我希望我能做到。”

还有一位学生说:“我心目中的英雄是鲁迅先生。当他把目光投向旧中国的茫茫暗夜,他试图用文字挽救中国,他奋笔疾书,针砭时弊,用字句来扭转人们的思想。在先生的身上,我知道了英雄未必身强体壮,或抛头颅洒热血,但一定要有一股‘韧’的精神,要勇于开拓美好的未来,要让明天变得比今天更美好。”

艺术设计学院的王科文,是今年9月刚刚退役的军人,他说,“我心目中的英雄是我在部队里的班长和战友。观看《董存瑞》,让我仿佛回到了那段军旅生涯。部队是个充满英雄情结的地方,退伍回来,我会继续保持军人的精神,让奋斗成为青春最亮丽的底色。”

“我心中的英雄是我家乡的实业家张謇!”电气工程学院物联专业孙科说,“在当时内忧外患的形势下,作为中华文化熏陶出来的知识分子,张謇意识到落后必然挨打、实业才能救国,积极引进先进技术和经营理念,兴办了一系列实业、教育、医疗、社会公益事业,帮助群众,造福乡梓。实干兴邦,是我从这位乡贤身上学到的最好的道理。”

谁说年轻人的世界里只有流量明星、只有快手抖音?一场与年轻人面对面的交谈,叩问出了他们心中的英雄和理想。周东亮感慨,学生们的回应给了他很大的鼓舞,也给了他创作的启迪,未来他将更多地倾听年轻人的想法,创作出令他们喜闻乐见、闻鸡起舞的好戏。正如省委宣传部文艺处一位干部所说,我们不要羞于谈理想,而要旗帜鲜明地谈理想;我们不要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要过更有意义的人生,“当然,比树立理想更重要的,则是把心生豪迈的‘一念’变成毕生追寻的‘志业’,把个人奋斗的涓流汇入民族复兴的汪洋大海,以此成就自己、造福社会。”

本报记者 冯圆芳 顾星欣

标签:董存瑞;锡剧;英雄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