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春牛奋蹄,“文艺苏军”当“潮”不让
2021-02-25 09:38: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 本报记者 陈洁 顾星欣 高利平 王慧 吴雨阳

新故相推,日生不滞。2021年是具有特殊重要性的一年。这一年,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这一年,“十四五”开局,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开启。

感国运之变化、立时代之潮头、发时代之先声——文艺,以她最独有的方式,给这个时代做出了最有思想、最有温度的注脚。

山登绝顶我为峰,不废江河万古流,一枝一叶总关情。新时代江苏文艺如何开好局起好步?怎样担当使命、走在前列,高处再攀高?《文艺周刊》连线“文艺苏军”,记录下他们勇立潮头,金牛一犇自奋蹄的奔跑姿态。

饱蘸浓墨,书写新气象

孙晓云(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主席)

新的一年里,我们书法工作者将发扬“孺子牛”“拓荒牛”“老黄牛”精神,脚踏实地、辛勤耕耘、多出精品,守正创新,为时代讴歌。用中国人独特的思想、情感、审美,去创作彰显伟大时代、富有中国气派的优秀作品。

今年,我们要努力实现“十四五”时期发展开好局、起好步,不断开创书法事业新局面、新气象。建党一百周年是今年的一件大事,我们要精心策划,用优秀的书法作品和艺术形式,把建党百年的光辉历史和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书写出来、展现出来,留下我们饱蘸浓墨的一页。

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书法是中国文化的根。我们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继续为广大群众奉献更好更多的优秀作品。同时广泛开展书法普及,推动书法艺术走进更多人心中,让中国书法不断发扬光大。

百年江苏,丹青献厚礼

周京新(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主席)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百年诞辰,“百年江苏”大型美术精品创作工程当前也正在火热推进中。全省美术家们踊跃参与,老中青三代最强阵容投入创作,希望能为建党百年献上一份厚礼。

自去年启动以来,项目得到各方支持。我们邀请了全国各地相关的专家参与到审稿过程中。整个过程中,江苏美术家有个共识,就是一定要严肃认真、保质保量地完成这项光荣任务。最近,美术家们一直在交流创作、反复推敲,希望能够让美术表现形式与主题完美融合。我特别注意到,江苏年轻的美术家们在参与这项活动过程中,一直踊跃向老一辈美术家们学习,在主题创作方面有了新提高。江苏美术界的建党百年主题创作,不仅仅是一项宏大的创作工程,更是一个提升题材认识、观念技法等美术创作整体水准的好机遇。通过这次实战,既能锻炼队伍,又能出精品。

我们会继续努力,让江苏美术事业和江苏美术创作在原有良好的绿色生态氛围之下,多出人才、多出精品,整体发展更上一层楼。

时不我待,创新正当时

盛小云(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曲艺家协会主席)

2021年是一个喜庆之年,我们党正逢喜事。同时,我们曲艺界也是活动连连、展演多多,中国苏州评弹艺术节、江苏省文艺大奖曲艺奖的评选活动都将在今年举行。尤其是前不久娄书记在省文代会、作代会上的讲话,非常提振精神,鼓舞人心。江苏是中国曲艺重镇,近几年来由于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视和支持,中国曲艺牡丹奖颁奖系列活动长期落户江苏,江苏文艺“名师带徒”培养机制的确立,推动了我们江苏曲艺事业的高质量发展,彰显了江苏文化的独特魅力。

身处新时代,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我想做的事情很多,能做的事情更多,时不我待,紧迫感一直伴随着我。前几年我利用业余时间,对蒋云仙老师传给我的长篇苏州弹词《啼笑因缘》进行了整理,并邀请专家进行修改,今年我准备把它陆续搬上书台,跟观众们见面。在党的百年华诞之际,我想做一次新的探索和尝试,现在正筹划评弹与交响乐的携手之作,初定的名字叫《丁香花开》,词作者是著名剧作家翁思再老师,现在唱词已基本定稿,希望能为大家带来一首跨界的好作品。

复排锡剧《刘胡兰》

周东亮(江苏省演艺集团党委副书记、省锡剧团团长、当代锡剧艺术家)

戏曲是传统文化,但其若要生机活力不减,赢得当代人的喜爱与关注,必须要有鲜活的时代气息。从锡剧到锡剧+,省锡剧团今年将在传承发扬锡剧艺术上作新的探索。

重温英雄梦,再铸英雄魂。继《董存瑞》之后,今年我们将复排红色题材锡剧《刘胡兰》,向党的百年华诞献礼。复排不是将老戏搬上舞台,而是要继续探索守正创新,“守”红色文化之正,“创”表现手法之新,让红色经典如同燃烧的火把,传递温暖、信仰、力量。此外,7月份我们还将创排锡剧《苏东坡》。

2020年由于疫情影响,演出市场遭受到了非常大的冲击,但我们先后帮助靖江市锡剧团、南京市锡剧团、东台市锡剧团等兄弟院团创排了大型锡剧《望岳情》《雨花瑶》《追梦路上》和《离歌》。每个团都发展得好,锡剧艺术才会更好。今年,我们将继续发挥江苏省锡剧界领头羊的优势,加强与基层院团的互动,互帮互助,共同守护锡剧艺术。去年,我们完成了锡剧电影《紫砂梦》、歌剧电影《鉴真东渡》《运之河》的拍摄制作,今年我们计划拍摄昆曲电影《桃花扇》、锡剧电影《刘胡兰》,继续运用现代的影像技术为戏曲艺术添彩。

昆剧现代戏《瞿秋白》正在创作中

施夏明(江苏省昆剧院院长、小生演员)

回顾令人难忘的2020年,我们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这是我担任江苏省昆剧院副院长(主持工作)的第一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全院上下猝不及防。但福兮祸兮,危中藏机。省昆第一部现实题材剧目《眷江城》在第三届紫金文化艺术节成功首演,既将疫情期间可敬可爱的人与事真实展现在舞台,又为昆剧现代戏探索迈出可喜的一步。

一代代省昆人对传统的坚持与传承,奠定了南昆风格的审美基调。老师们打下了省昆的基础,又令院团发展壮大。四代昆曲人洒下的汗水,迎来了省昆今天的荣耀。如今昆五代也将闪亮登场,不得不说,这十分令人期待。

今年,我们为建党100周年特别创作的一部昆剧现代戏《瞿秋白》正在紧张制作中。目前,著名编剧罗周已完成剧本初稿,并在进一步修改。作为主演的我也在不断深入了解人物,研读剧本。在罗周的剧本中,瞿秋白是一个活生生、立体的人。他对党一片赤胆忠心,对共产主义事业富有热情,对于亲情、爱情还有浪漫的一面。剧本中,瞿秋白就义前在凉亭里唱起国际歌的那一幕深深打动了我,他就是这样一个心怀浪漫、有气节有骨气的文人。

除了新创剧目,传统保留剧目精华版《牡丹亭》将于3月开启全国巡演,《眷江城》《梅兰芳当年梅郎》等原创剧目都将不断打磨并进行巡演。在2021这个牛气冲天的年份里,我们将保持省昆一贯以来的创作热情和初心,为观众献上更多更好的作品。而我也将继续一手抓创作,一手抓管理,当好省昆的掌门人。

让年轻编剧的更多作品搬上舞台

罗周(江苏省戏剧文学创作院院长、著名编剧)

回顾2020,江苏省戏剧文学创作院在创作评选、剧本辅导、新媒体技术、剧本发表这四大平台建设上努力开拓,编剧上演了《眷江城》《凤凰台》《泰伯》《追花》《无名》《世说新语》等一批深受观众喜爱的作品。组织中青年编剧观摩、研讨了“一节一会”的众多优秀剧目,更创造性地开展“云课堂”教学,面向全网举办了40余堂编剧专业讲座。

新的一年里,创办于2001年、连续举办十八届的“江苏省戏剧文学奖”正式更名为“紫金戏剧文学奖”,其评选及后续作品孵化是今年全院工作的重中之重。首次面向全国征稿,我们共收到投稿大戏273部,作品整体水平较高,现代戏题材占比60%以上。目前初评已经结束,4月初开展终评,将评出10部获奖作品和10部入围作品。之后,我们将和全省戏曲院团对接,召开推介会,把成熟作品交给院团搬演留在江苏舞台。

时值建党百年,我院将创作至少六部相关题材的作品,包括昆剧、越剧、锡剧等剧种。其中由我主笔的就有三部,昆剧《瞿秋白》剧本正在加工修改,以张太雷妻子为原型的锡剧《烛光在前》剧本正在创作中,和新华报业传媒集团合作的话剧《新华方面军》剧本预计4月完稿。

我们还将利用中国戏剧梅花奖在南京举办的契机,组织优秀剧目的探班、观摩、研讨,和曹禺奖获奖作者交流座谈。参与策划小剧场戏剧高层论坛,推动年轻编剧的小剧场作品尽快对接舞台。我院下属的期刊《剧影月报》也将开辟专栏推介本省中青年编剧,尽最大努力出人出戏。总之,我们将进一步加大重大主题戏剧创作力度、提高创作质量;以“紫金戏剧文学奖”之评比及获奖作品孵化为抓手,积极展开点评推介、加工提高、坐读交流等一系列活动;在收获优秀剧目的同时,也着力编剧队伍的梯队化建设及专业素养的培养提高。将年轻编剧们的作品更多地搬上舞台,面对观众!

让观众愿意花钱来看扬州曲艺

马伟(扬州市曲艺研究所副所长、扬州评话“王派水浒”第五代代表性传承人)

新年伊始,我们就感受到了江苏省委宣传部对扬州评话、对传统文化继承和发展的重视和关心,让人感到特别振奋,也愈发意识到沉甸甸的责任。我们将提高扬州评话的理论高度,加大创作力度、宣传力度,让更多社会大众对这门艺术有所了解,有所喜爱。

今年我们将以建党百年为主题,创作与之相关的扬州评话或扬州曲艺段子。扬州曲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市场演出,只有惠民演出,而我们的目标是,无论是传统曲艺节目,还是现代红色题材,都要争取让观众愿意花钱来看,以严格严谨的“坐台功”、尽善尽美的艺术特色和紧随时代的内容创作,赢得广大观众的认可。

回首2020年,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拜师扬州评话名家、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王丽堂先生。今年1月,我们还成立了扬州评话“王派水浒”传承工作室,希望以工作室为抓手,在扬州评话的艺术道路上坚定走下去。我们首先想做的是加强理论性论文的创作。其次,建立起新的创作机制。过去,扬州评话更多是靠师父和徒弟之间的口传身授,社会发展到今天,要在忠实传承的基础上加以发展和改良,不破坏艺术的风貌,不违背它的逻辑,在以王丽堂先生为代表的老一代艺术家和文化人的指导、监督、提醒和示范下,做一些专门的创新。

扎根土地,农村是广阔的舞台

翟永军(涟水县淮剧团团长)

春节刚过,涟水县淮剧团的演出已经拉开帷幕。受惠于“送戏下乡”的政策,我们一年演出量达120场,有时一天就会演两三场。一年365天,演职人员大半年的时间都走在路上,这一百多场演出,多是在露天进行,演员们夏顶烈日、冬冒严寒。但条件艰苦,我们对艺术的追求却丝毫不放松,《鸡村蛋事》《村里来了花喜鹊》《留守村长留守鹅》这“村官三部曲”被业内称为淮剧艺术的“涟水现象”,而涟水县淮剧团也占据了淮剧最广大的农村市场,成为惠民演出的主力军。

在长期的基层演出中,我们摸清了老百姓的口味和喜好,也深刻意识到,农村是一个广阔的舞台,农民的故事,农民最爱看,一家基层院团、一名基层文艺工作者,就是要把根深深地扎在自己的土地上,才能实现自身的价值。

2021年刚开端,团里已经给自己定好了目标——打造“党员三部曲”。目前第一部戏《哎呦,我的憨哥哥》已在紧锣密鼓创作之中,四月将正式投入排练,计划将于今年登上紫金文化艺术节的舞台。这部淮剧依旧延续之前几部农村轻喜剧的风格,讲述了一个名叫王补丁的普通党员,在担任“村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副组长”的日子里,如何“冷面守原则”“贴钱暖村邻”“释疑帮冤家”“送儿去出征”,通过种种生活细节的再现,塑造了一名最普通、最平凡的乡村党员形象。

写党员,塑党员,颂党员,是《哎呦,我的憨哥哥》强烈的主题立意,也是向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的献礼作品。这部将宏大叙事背景和个人命运结合起来的新戏,是我们涟水县淮剧团农村题材现代戏的又一次创新实践。

标签:锡剧;陈洁;江苏省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