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书画鉴赏 > 正文

0

平常心是道:石涛画中那些人儿

来源:   2017-01-24 08:04:00

 

  黄山图之三(局部)

 

  黄山图之八(局部)

 

  黄山图之十二(局部)

 

  黄山八圣图(局部)

 

  陶潜诗意图之一(局部)

 

  陶潜诗意图(之十一) 局部

  石涛(1642—1708),清初画家,原姓朱,名若极,广西桂林人,祖籍安徽凤阳,小字阿长,别号很多,如大涤子、清湘老人、苦瓜和尚、瞎尊者,法号有元济、原济等。南明元宗朱亨嘉之子,与弘仁、髡残、朱耷合称“清初四僧”。明靖江王后裔。其父朱亨嘉为九世靖江王,1645年于南明政权覆灭后自称“监国”而被也是监国的朱聿键擒并幽囚而死。是时石涛4岁,宫乱之际由仆臣负出逃走,后落发为僧。法名初为超济,后改原济(或元济),号石涛。幼年遭变后出家为僧,半世云游,以卖画为业。早年山水师法宋元诸家,画风疏秀明洁,晚年用笔纵肆,墨法淋漓,格法多变,尤精册页小品;花卉潇洒隽朗,天真烂漫,清气袭人;人物生拙古朴,别具一格。工书法,能诗文。存世作品有《搜尽奇峰打草稿图》《山水清音图》《竹石图》等。著有《苦瓜和尚画语录》。名言有“一画论”“搜尽奇峰打草稿”“笔墨当随时代”等。

  如果说黄宾虹的画像“老汤炖”,石涛的画则更像花样迭出的“小菜品”,每每“尝”,都有惊喜——把绘画这雅事比作如此烟火气的吃饭穿衣,忽有“石涛,这天上的男神跌落人间”的意味。然而可是,石涛本就不比文人画中的云林、渔山、半千、南田般静绝尘氛,不食人间烟火。相反,烟火气还挺重。

  “万点朱砂胭脂乱涂大抹”,石涛画中花果、屋宇、水山、风物……墨饱笔酣、奇宕硬燥。然而这“恶墨”中,还没指甲盖大的小人儿,却被清湘描绘得充满人间味儿而万般温柔。那硬燥的笔抹出的山树青红里,弄出窠石茅屋下,小人儿们的嬉笑怒骂,影射着“男神”的浪漫情怀和那颗柔软的心。如图,且看:

  黄山图之三:

  小人儿甲:“看我太极拳打得怎么样?”

  小人儿乙:“别闹,快爬山,你不走我走了!”

  黄山图之八:

  小人儿甲:“黄山,我来啦,我终于爬上来啦,释放我的洪荒之力,啊……啊……”

  小人儿乙:“别闹,别闹,淡定,淡定,且安静地看风景……”

  就像每个人的朋友圈都有个叫“胖子”的人一样,每个人的朋友中都有个表情活跃的“二货”。

  黄山图之十二:

  小人儿甲:“嗨,上面的风景不错吧?”

  小人儿乙:“确实别有一番风味!”

  小人儿丙:“可是,我屁股有点扎额,大哥有没有带蒲团?”

  小人儿甲:“要啥蒲团,这就是蒲团松。”

  黄山八圣图:

  小人儿甲:“泡温泉好舒服。”

  小人儿乙:“是呀,黄山还有这好地方。”

  小人儿丙:“以后常约起呀!”

  两三道合好友,相约走起!

  陶潜诗意图之一:

  小人儿甲:“你说啥?!”

  小人儿乙:“兄台,你听我解释……”

  小人儿甲:“我不听!我不听!”

  陶潜诗意图之十:

  小人儿甲:“老友,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小人儿乙:“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一言不合,容我耍耍性子,拂袖而去;此后约见,还是好友。

  ……

  是呢,人生苦短,又是一年。

  来呀,相会吧,下棋吧,弹琴吧,爬山吧,划船吧,喝酒聊天吧,逗逗小儿种种菜吧,真没人一起,那我自己去桥上看风景吧,再不行,我在茅草屋里看那本破书好啦,还不行,我什么都不干,在茅草屋里等你总行了吧……

  画中小人儿,如石涛笔下那一抹霞烟,与山间“飞飞个个,觉有深味”。“千山红到树,一水碧依人,寄兴前溪士,当寻作比邻。”然而这人情味与烟火气,跟谁玩不跟谁玩还是有着石涛的原则,留与懂得人说。

  平常心是道!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