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书画鉴赏 > 正文

0

约翰·罗斯金的装饰艺术美学

来源:   作者:刘须明 陈岩   2015-10-12 10:21:00

  摘要:英国十九世纪艺术批评家约翰罗斯金(John Ruskin, 1819-1900)是现代工业发展中最先提倡艺术与制造业结合的人。他的设计艺术思想是西方现代设计艺术的发展源头,而他的装饰艺术美学则是他设计艺术思想中最核心的部分。罗斯金的装饰艺术美学观主要表现为:世界上所有最伟大的艺术无不是装饰艺术;在装饰艺术中,艺术家和工匠的道德修养比其艺术修养更重要;艺术家应该正确处理材料、位置和功能三者关系。罗斯金的装饰美学观还主张,装饰艺术中应该富于变化,艺术家不应该盲目追求完美;在取舍色彩美和形状美时,色彩应该让位于形状;其次,罗斯金反对在装饰中使用某些仿制品。

  关键词:装饰艺术,艺术家,装饰原则,装饰美

  作为英国维多利亚时代最伟大的艺术批评家,约翰罗斯金的艺术思想对英、美和欧洲许多国家的现代实用艺术发展产生过不可估量的影响。他的实用艺术理论成为推动西方现代设计艺术发展的思想发源地,国内近些年出版的关于现代设计史的教科书中常有介绍。遗憾的是,国内学界至今对罗斯金的装饰艺术理论研究甚少。

  在罗斯金的设计艺术思想中,装饰艺术,特别是建筑装饰艺术具有极高的地位。他这样定义装饰艺术:“世界上所有最伟大的艺术无不是装饰艺术。最优秀的雕塑一直都是教堂的前部装饰,而最优秀的绘画都是室内装饰。”他认为,对于一座伟大的建筑来说装饰是必不可少的部分,而在最有特色的建筑中,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大多是来源于对装饰的使用。

  一、艺术家与装饰艺术

  和其他的艺术创作一样,在装饰艺术的创作中,艺术家个人的道德修养是极其重要的。罗斯金在他的多部作品和演讲中都一再强调杰出艺术家必须具备基本的品德修养。他的这些观点很值得当代人的深思。

  在题为《想象在建筑设计中的影响》的演讲中,罗斯金谈到了杰出艺术家与平庸艺术家在装饰艺术中的区别。他认为,杰出艺术家必须具备三条优秀的品质:第一,要敏感和慈爱;第二,要有想象力;第三,要勤勉。按照罗斯金所说,一个优秀的艺术家首先要有爱心,他把这种爱称作三重的爱,即:对于自己所从事的艺术的爱;对自己所创作的作品的爱,以及对自己所服务的对象的爱。

  罗斯金说,几乎人人都爱金钱、名誉和地位,但是,真正的艺术家不应该把这三者放在第一位。如果艺术家一味地迎合低级趣味,把自己所谓的成功放到第一位,那就毫无希望可言。“只要你不败坏自己的工作,你就依然是艺术家。”(原文着重号)但是,如果只重视自己的荣誉和金钱,在设计中只考虑多赚钱,而不考虑其质量,那就不能算是真正的艺术家。他这样论述道:

  你也许因为富有而变得仁慈,或者因为有钱而变得华贵,你也许能够非常体面地拥有自己的声望,非常谦恭地对待比自己地位低下的人,非常得体地对待比自己地位高的人,但是,你不是艺术家。你只是工匠和做苦力的人。(原文着重号)

  因此,在罗斯金看来,成为一名优秀的艺术家,爱艺术本身比爱金钱、地位和荣誉更重要。

  其次,艺术家对自己试图创作的作品要有爱心。罗斯金认为,我们对于作品特征的理解的深度以及正确与否,完全与我们对于自己选择对象的情感的强烈程度成正比。这种情感非一日两日可以养成,与艺术家本人的长期修养有关。艺术家要摆脱日常琐碎的、庸俗的烦恼,要对别人的成就保持一颗平常心。“要特别地使自己平和安静。某某人如何看待你的作品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作品中的鸟儿在巢里干了什么,街头上那个流浪的孩子如何设法穿过拐角处。……一切都会自然而然地发生,在世界的平静中,或者如果你愿意,在世界的躁动中,忘掉自我,不自恋。”(引者着重号)

  艺术家要观察世界,善于发现世界中的美,养成对世界的兴趣和情感,对美的事物要有自己的判断力。

  艺术家要对自己选择的服务对象怀有爱心。罗斯金写道:

  如果你不爱他们,你将不仅不会关心生命中转瞬即逝的事物,而且也不会有兴趣去凝视人性,你只会被外形而不是情感所打动。只有仁慈和亲切才能让你感觉到沉浸在哭泣的世界中的那双黑色眼睛中所透露出的美丽,被地球上的不幸所包围的人们那固执苍白的脸庞上所透露出的美丽,直到它们如同黎明时的奄奄一息的篝火一般在忍耐中闪烁。如果你想做伟大的人,你所需要的不仅仅是这一点,还要有仁慈,这是你的艺术特性中最为重要而又必不可少的。(引者着重号)

  这种仁慈也包括为了艺术的质量,艺术家能够心胸宽广,容纳不同的观点,尤其是下属的观点。故此,罗斯金认为:“装饰艺术的源泉就是真实性、亲切感以及创造性的应用和构思,而不是对照和对称。”

  真正的艺术家都很勤勉,他的设计是他长年勤奋学习的结果。罗斯金说“设计不是随心所欲的、幻想的产物,它是日积月累的观察和令人愉快的习性所产生的研究成果。没有观察和经验,就没有设计;没有工作时的平静和欢乐,也没有设计。”他又说:“从事优秀装饰工作的能力只有在双手和想象力都经过持久的训练后才能达到。”

  装饰艺术中工匠的努力和贡献一直是罗斯金最关注的。他在自己的作品中始终都在提倡给工人有独立思考的空间,要让他们发挥想象力。罗斯金坚持认为,要平等对待工人,要给他们真正的自由。他说,工匠们“一旦被强制地要求做到手工灵巧,他们便逐渐地忘掉情感上的慈爱;一旦被强制性地要求知识的精确,他们便逐渐地忘掉了思想上的原创。”

  二、装饰艺术的原则

  如上所述,罗斯金认为装饰艺术原则中的第一要素仍然是参与其中的人,他们应该充分发挥创造力和想象力,而不应该盲目地追求完美,其次,要遵循装饰艺术的基本原则。

  首先,“不完美”(imperfection)之美学观是罗斯金美学思想中的核心概念之一,在他的装饰艺术理论中,这个美学概念仍然占据重要的位置。罗斯金说:“要把这当作一个普世的规律来接受:没有一项人类从事的工作,不管是建筑还是其他高尚的工作要想达到满意,除非你承认它不完美。”罗斯金认为,要求完美是对艺术目的的一种误解。他提倡追求优秀(excellence), 反对追求完美(perfect)。“我们以为建筑师能够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得完美,而实际上靠他的双手是不能完成全部工作的。” 不完美是我们所理解的生活的本质。正因为我们的血肉之躯所表现出的生命迹象在不断地变化和发展,也就决定了“任何活着的生物都不是,也不可能是严格意义上的完美。”

  在他的不完美之美学观的指导下,罗斯金坚持认为即使最优秀的装饰也无法做到完美。他说:“那些更加完美的装饰总是不如那些在本质上有缺陷的和有不足的。因为本质上越完美,就越会显露出其不足,这是自然法则,最好的东西很少以它最好的表象出现。” 当然,人人都在追求完美,“我们都期待完美,力图获得完美,我们不会因为容易完成,就把低俗的事情放到完成起来更加艰巨、更高贵的事情之上。……我们不会去选择下流的胜利,而放弃光荣的失败;不会因为我们可能享受成果的满足就降低我们的目标。” 因而,对完美的追求要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而不是盲目地满足于低水平的成功。

  其次,在装饰艺术中,艺术家必须处理好材料、位置和功能三者的关系。罗斯金在《现代制造业与设计》的演讲中,提出了一些最基本的装饰原则。他认为,材料、位置和功能在装饰中都可能会受到一定的制约,需要艺术家做出恰当的处理。

  在处理材料方面,如果所使用的装饰材料具有局限性而无法达到理想状态,这就需要遵循传统的手法,即“尽可能简化其美,但是不能错误地表现其美”。(引者着重号)总而言之,当材料需要我们使用传统的方法时,一切试图避免使用传统方法的努力都会降低艺术品的档次,是艺术家对事实的漠不关心,只能制造出粗糙的艺术品来。

  在处理艺术品的位置时也会受到一些原则的限制:比如,建筑装饰中,艺术家要考虑到装饰离观众的距离、光线,以及对粗糙的或精细的装饰的选择,使其达到预想的效果。离观众相对较远的雕塑会做得粗糙些,相反,离观众近的艺术品必须使用精细的方法。罗斯金说:“装饰艺术与其他艺术之间的唯一真正的区别就是它们是否在合适的地方,以及与周围的主要的或者辅助的其他艺术是否协调。世界上所有最伟大的艺术都是因为它们有个合适的地点和目的。”

  也就是说,装饰艺术的可见性是艺术家要考虑的重要因素之一,即它在什么位置,离观众有多远距离。在建筑装饰中,最精致的装饰往往离观众最近,而在建筑上部,离观众较远的地方最适宜放置比较宏伟的装饰,但不必要精细。罗斯金说:“法国哥特式建筑最精巧的壁龛和最完美的造型往往都在眼睛看得见的大门和低矮处的窗户上。”哥特式的建筑师们“把所有最好、最精美的作品都放到了建筑物的基部,很接近观众,而在墙的上方,他们把装饰物建造得大而明显,以便在适当的距离之内能被清晰地观赏”。所以,“如果被安置在错误的地点,任何完美的绘画和雕塑都不能被称作是建筑的装饰。”(原文着重号)

  罗斯金说:“如果装饰没有起到装饰的目的,如果它没有距离感,没有真正的装饰力量,如果在一般人看来,它只不过是一快镶嵌物,只是毫无意义的粗糙之物,当我们细看时,发现这样的镶嵌物花费了若干年工夫,上面刻着数百万人物及其历史,发现最好是通过放大镜来观看,那么,我们只会感到苦恼。”罗斯金列出的这些问题显然都与装饰中的距离有关。

  在装饰艺术中,处理好装饰艺术与其他艺术品之间的关系是至关重要的。许多的装饰原则都需要艺术家摆正不同种类艺术之间的关系。好的装饰艺术只适用于某一固定的地点,在这个地点上,它或是从属于,或是支配着其他艺术表现形式。因而,装饰艺术也有主次之分。总的来说,装饰艺术不能喧宾夺主。罗斯金在描述建筑装饰时说:“真正的装饰应该是只在某个特点的地方最美,而不是什么别的地方。它能够对建筑的每一个部分都增色,而不会因为装饰本身的优秀使得建筑的其他部分逊色,或者因为它过于精致而使得建筑的其他部分显得粗俗。它的每一种品质都应该与它的功能和地点相宜。如果没有它的作用,就可能使建筑这部分出现缺陷或不足。”罗斯金认为,对于建筑装饰,如果它从属于另一件艺术品,则需要考虑把它降低档次,装饰品所含的自然成分越少,其档次越低,越适合放在卑微的位置。

  值得注意的是,在建筑装饰中,罗斯金并不反对模仿。这与他对绘画艺术中的模仿的态度截然相反。罗斯金在定义建筑装饰艺术时这样说:“一切模仿的东西都是装饰。”由此看来,建筑装饰与模仿是密不可分的。也就是说,在装饰中,首先是模仿。而模仿的对象又是什么呢?罗斯金认为首先是自然。装饰就是对自然形状的模仿。罗斯金说我们应该鼓励学生正确地、不断地模仿任何他们可以看到的东西——静物、花朵、动物,更重要的是人物。

  那么,什么才是最自然的形状呢?罗斯金说,“我相信,把最常见的形状看成是最自然的,这种想法是正确的。”因而,罗斯金认为,“在了解某个东西最常见之后,就可以假定它是美的,并假定凡是最常见的,也是最美的;当然,我的意思是必须是看得见的,因为,很显然,凡是藏在地洞中或者动物内脏里的形状都是造物主不想让人经常看到的。”

  罗斯金说:“所有伟大的装饰艺术,不管是什么,都建立在工匠描绘人物时所付出的努力,而在最优秀的学派中,则表现为其成员对自己在周围活生生的自然的描绘上。”罗斯金认为,建筑装饰的模仿应该以大自然为蓝本。他说:“装饰必须是形状的精心排列,模仿或暗示自然界最常见的形状排列,而代表自然界最高级别的形状当然也是最壮观的装饰。”罗斯金认为,建筑装饰中,模仿鲜花比模仿石头壮观,模仿动物比模仿鲜花又要壮观,而模仿人则最壮观。因为他认为,最精细的模仿应当模仿最崇高的物体,那就是造物主的宠爱——人。

  总之,建筑装饰不能影响建筑的主要功能和美。也就是说,建筑中的装饰与建筑的总目标相比不能本末倒置。即使是最杰出的雕塑也只能是最严肃的建筑的一部份。

  三、装饰美

  罗斯金的装饰美学理论大多与他对建筑美的论述有关,也就是说,他所讨论的大多是建筑中的装饰美学。他的重要观点大致可以归纳为这样几点:1、装饰要富于变化,反对比例和对称;2、在取舍色彩美和形状美时,色彩应该让位于形状;3、仿制品在装饰艺术中容易削弱人对美的欣赏。

  首先,装饰要富于变化。罗斯金曾经在论述哥特式建筑美时表示,“不完美”是建筑美的源泉,而“变化”,或者“多样性”(change/variety)则决定着“不完美”是否可以成为审美的标准,换句话说,“不完美”的事物之所以会被看成是美的,其中必须具备“变化”,即“发展”的品质。由此,“变化”便成了艺术美的一个重要的元素。

  罗斯金指出:“所有高贵的装饰都是不断变化的装饰;一旦你发现装饰不再富于变化,你就可以认定它属于一个衰败的种类或衰败的流派。根据这一原则,使用单一装饰的唯一例外,就是用以与变化形成对照。”所以,罗斯金认为,“越是高贵的材料,其对称就越是让人无法忍受。”(原文着重号)因为,即使再高贵的材料,也要使图案富于变化。“任何时候装饰品的材料只要是高贵的,它们就一定是富于变化的。重复,要么是恶劣的、没有希望的标志,要么是低俗的作品。”(原文着重号)

  因此,总体上说,罗斯金反对装饰中的对称、对照等传统的原则。他说:“装饰性艺术的源泉就是真实性、亲切感以及创造性的应用和构思,而不是对照和对称”。当然,罗斯金这样说并不是完全排除装饰中对称的使用,他说“对称是达到至美所必不可少的,但却是至美要素中最不必要的一个,当然也就不难获得。”

  其次,罗斯金认为色彩是建筑装饰中的重要元素。罗斯金说:“我认为建筑倘若没有色彩就不可能美。”色彩美是建筑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在建筑中着色不能过于离奇或生硬。他认为建筑最合适的颜色就是天然石头的色彩。

  形状显然与色彩有着密切的联系,但是其特性和要求各不相同。对于色彩与形状的关系,罗斯金说:“色彩永远不跟随形状,而是自成体系的。”建筑师要“让色彩明显独立于形状。色彩和形状只能像两个层次的装饰线条一样,偶然相同,但却各自都有自己的方向”。罗斯金在这里强调,色彩的运用有自己的体系和规则,建筑师必须要把色彩美的概念与形状美的概念区别开。

  那么,优美的色彩从何而来呢?罗斯金仍然坚持要取材于大自然:“倘若我们向大自然学习形状,我们也向它学习色彩的搭配。”他说,在建筑中,“人工的色彩再好也比不上天然石头的可爱悦目的色彩。使用天然石头,部分原因是耐久,同时也因为更完美,更优雅。”

  在对色彩和形状进行取舍时,罗斯金说“凡是形状丰富之处,则要使色彩简化,反之亦然。”因而,为了达到建筑美,建筑师“永远不要把所有愉悦的方法集中于一身”。在实践中,美的形状与美的色彩往往不可能两全,罗斯金说:“曾有无数的文章探讨完美的色彩与完美形状的统一,纯属胡说八道。它们永远也不会统一,也不可能统一。色彩要达到完美必须拥有柔和简单的轮廓。”罗斯金说:“你在得到完美的线条时,必将失去完美的色彩。于是我得出结论:凡是为了色彩本身的缘故而使用优美的形状,这种设计都是野蛮的。”

  绘画中的图案与建筑中的图案不可以等而视之。“要考虑到在绘画中非常严肃的图案,到了建筑中会显得过于奢华。所以,我相信在建筑着色中不可能过于离奇或生硬,因此很多因形状而遭到我的责备的布局在颜色上却是最佳的设计。”简而言之,在取舍色彩美和形状美时,色彩美应该让位于形状美,“让色彩的优美服从于线条的优美。”

  罗斯金说:“使色彩要么服从于建筑结构,要么服从于雕塑的形式。” 与形状和结构相比,色彩在建筑装饰中永远都是第二位的。此外,色彩的最佳位置是宽广的表面,而不是形状中令人注目之点。

  最后,建筑材料,包括装饰材料要经久耐用,尽量保持传统的风格。罗斯金说:“我认为人们通常都会觉得建筑的一大尊贵之处就在于长久使用,而长久使用部分却依赖于风格的一致,因此甚至是在科学更加发达的阶段,也应该尽可能保留早期的材料和原则。”对于建筑装饰材料,罗斯金的原则是“最好是使用不那么鲜艳但是却更持久的材料。”

  故此,装饰的材料要简朴诚实。罗斯金在《建筑的七盏明灯》(The Seven Lamps of Architecture,1849)中对此有大段的论述。比如,他认为教堂的建造要简朴诚实,如果教堂中乱涂上斑驳的色彩,这不仅仅意味着品味差,而且,把虚荣和欺骗带入祈祷之所绝不是无足轻重的,或者是可以原谅的错误。因此,教堂的设备要简朴,不装腔作势,不虚假,不俗气。“我们也许没有能力造得漂亮,但是起码应该让它纯洁。”

  未经过雕饰、具有材料本真品质的装饰更加具有美感。他说:“在最朴素、最不雅致的乡村教堂中,石头和木材都未经过雕饰,窗子上仅仅镶嵌着玻璃,但是我却不记得有任何例子可以说明其缺乏神圣的特征,说明其具有明显而痛苦的丑陋。”

  罗斯金不赞成在建筑装饰中大量使用钢材:“使用铁材的道理就如同饮酒一样,饮酒也许可以治病,但不能赖以为生。”所以他认为钢材在建筑中应该限制使用。他也不赞成对金属材料的过度使用,因为那样将不仅降低建筑的诚实,而且会削弱其尊贵。他说,如果钢材在建筑中取代了石头,起着防止碎裂的作用,承担着重量,或者凭借自身的重量起着平衡的作用,取代尖顶或扶壁而抵抗侧向推力,或者以杆或梁的形式被用来承担木梁的功能,那么那一刻这座建筑就不再是真正的建筑了。

  在建筑的装饰方面,罗斯金极力提倡诚实,反对装饰材料使用仿制品。他批评大英博物馆的“壮丽的花岗岩楼梯在平台处使用的竟然是仿制品。” 这不免让人对其他部位的装饰材料也感到怀疑,连建筑师本人的诚实都受到怀疑。这种建筑装饰的“表面的欺骗一般可以定义为诱使旁观者相信实际并不存在的某种材料,如常见的在木材上进行绘画,使之与大理石相似,或者在装饰品上进行绘画使之产生凹凸感等等。”

  但是,罗斯金并不反对在建筑装饰中使用镀金。他认为建筑的镀金与生活中的饰品的镀金不同。“镀金,它在建筑中并不是欺骗,因为人们并不把它当作金子,但在首饰中,它就是欺骗,因为人们以为是真金,因此应该受到谴责。”不过,镀金也不能使用过度,过度使用将会破坏人们的审美兴趣。镀金使用的太多,使我们在赏玩真金时也失去了快乐。

  总之,罗斯金的观点是,装饰要在适当的地点,装饰要适度。他批评现代建筑的装饰说:“你也许认为建筑的美是一种非常昂贵的东西,而事实远非如此。建筑的丑陋才会花费昂贵。在现代家族体系中,装饰是极其昂贵的,因为它既被放错了地方,又被错误地完成。”

  最后,我们判断建筑装饰美的标准也许可以用罗斯金的这句话来概括:“好的装饰永远也不会过度,坏的装饰则总是过度的。”

  四、结 语

  在罗斯金的装饰艺术美学理论中,最值得我们关注的、也是最有价值的论述也许是他关于艺术家的论述。罗斯金认为艺术家的道德修养、价值取向不仅关系到他自己的艺术水平,也极大地影响着整个社会的审美品味。他提出的一个优秀的艺术家内心里要有三重的爱,对现代人仍然具有教育意义。他主张,艺术家不应该只注重经济效益,而应该“在世界的躁动中,忘掉自我,不自恋”,这些话虽然是针对他那时代人说的,但是仍然值得当今艺术家以及从事艺术创作的人的借鉴。这也许正是为什么罗斯金能成为现代西方实用艺术运动的精神领袖,为什么他的艺术思想至今在欧美仍然受到许多人的推崇,他的艺术美学理论至今在世界上仍然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关注。(作者:刘须明 陈岩)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