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苏派名人苑 > 正文

0

45岁演妙龄女、55岁挑战丑旦虎妞…她一生执着二度梅开

来源:   2017-03-07 09:22:00

 60年前的某个晚上,一个戏台班子正在着急等着女演员的到来。可是临近演出,却也不见踪影,这时候,一个咿咿呀呀哼唱着戏的15岁小女孩,不知道被谁“一把推上了舞台”。谁也不曾想过,“这一推”却把这个女孩从此送上了戏剧道路,而这“一臂之力”也让京剧成为她一生为之奋斗的事业。

  这个小女孩,名叫黄孝慈。


  △黄孝慈

  最好的“辛苦”


  △年轻时候的黄孝慈

  1943年,黄孝慈出生在北京一个没落的书香世家。她6岁那年,父亲黄伯棠带着全家来到徐州,为了一家五口能吃上饭,黄伯棠在当地的京剧团拉京胡谋生。年幼的孝慈经常在戏台前后玩耍,很快,她就被台上的京剧迷住了。

  有时我也会跑到剧场去看戏,小小年纪还没有舞台高,两只脚像芭蕾舞一样立着脚尖,两手扒在舞台边沿看戏,哎呀,演戏这么美呀,我陶醉其中。但是只要被父亲看到就会被骂回家。但到家后我会站在木板床上当舞台,腰上围着床单当裙子,手上绑上毛巾当水袖模仿演员舞台上的动作,表现的欲望可高啦!

  ——黄孝慈手札《成长阅历、人生艺术感悟》

  1958年,刚刚初中毕业的黄孝慈考入了中国戏曲学校。在这所戏曲教育的最高学府,她心里清楚,别人都是自幼练功,自己中学毕业才学戏。缺乏基本功,必须付出几倍的努力去追赶别人。

  在学校,她每天早晨都比别人早起两个小时,一个人在操场练功。等到一遍正工青衣的基本功都做完了,同学们才纷纷起床陆续出现。白天正常上课练完后,晚上还给自己加“小灶”,把腿放在枕头底下,把人撕成“一字”贴着墙睡觉。

  △黄孝慈剧照

  两年的勤学苦练没有白费,1960年,黄孝慈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回到江苏省京剧团,成了剧团的主演。在此后的工作中,她全身心钻研京剧表演艺术,几十年如一日虚心好学。经过28年的坚守和努力,黄孝慈的艺术积淀终于一朝爆发, 1988年在全国京剧新剧目汇演时,她主演的《红菱艳》和扮演的“菱姐”一角,获得了优秀剧目奖和个人优秀表演奖榜首,被专家誉为“对京剧旦角表演程式有重大突破”。

  △黄孝慈剧照

  这个角色让黄孝慈摘取了第七届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而10年后,黄孝慈又接下了一个巨大的挑战:名著《骆驼祥子》改编京剧,她要挑战虎妞一角。此时的黄孝慈,已经55岁了。而虎妞这个角色,是京剧舞台上从未有过的形象。怎么才能把角色演好?

  这个角色确实很有挑战,难度很大。

  ——京剧表演艺术家 杜近芳


  △杜近芳、黄孝慈师徒合照

  △杜近芳、黄孝慈师徒合演王宝钏

  黄孝慈寻找到老舍先生的原著和电影、话剧原片,静下心来研读琢磨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前后看了8遍,从触摸文学中的虎妞到寻找京剧舞台上的虎妞,捕捉角色的灵魂和形象,反复揣摩如何运用京剧程式化和借鉴其他艺术手法,塑造出一个栩栩如生的虎妞形象。为此她常常寝食难安、夜不能寐。

  △黄孝慈剧照

  终于,黄孝慈把虎妞演出了美、演出了柔、演出了媚,虎妞被她演活了!在北京第二届中国京剧艺术节上,《骆驼祥子》一炮打响,迎来一片赞誉,被称为是“二十年来等出一场好戏”。江苏省京剧院凭该剧囊括了全国所有重量级的戏剧奖。黄孝慈则在1999年凭借这个角色,摘得了第十六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成为江苏京剧界唯一的“二度梅”获得者!

  孝慈大姐她是专攻青衣花旦的,演的都是美妞,而“虎妞”这个角色,是京剧里没有前例可循的角色,你说她是丑旦也可以,泼辣旦也可以,没办法准确地划分她到底属于什么行当。“虎妞”融合了她对虎妞的独特感悟,当时我们很多在舞台上即兴发挥的内容,比如“醉舞”那一场,在排练中碰出的火花,都加到最后的演出中,成为亮点。既有京剧的行当特征,又突破了行当的限制。

  ——江苏省京剧院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 陈霖苍

  黄孝慈老师在排练中加入很多自己的好点子。比如说因为虎妞是管钱的,所以她自己编了串红绳套在钥匙上挂在胸前,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也是受到这种氛围的熏陶,我现在养成了对自己严格要求的习惯。

  ——江苏省京剧院演员 高韵

  黄孝慈本身是个用功的人,她对这个角色琢磨了很久,而且她还专程到北京来访问我,来了解这个著作产生的背景,它的主题思想,她怎么把握虎妞。

  ——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舒乙

  黄孝慈生前常说一句话,京剧艺术没有捷径,勤奋拼搏是人生的全过程。无论是她四十多岁时饰演的十六七岁豆蔻年华的少女,还是她打破了行当所扮演的虎妞,台上精彩连连、好戏不断,都离不开台下的勤学苦练、用心琢磨。

  最好的“满足”


  △1964年,全国京剧现代戏汇演。周恩来总理接见演员。

  1964年,黄孝慈进京参加全国京剧现代戏汇演。周恩来总理在演出后上台接见演员,握着黄孝慈的手亲切地对她说:“小黄,你很会表演,要努力刻苦做个好演员,好好为人民服务。”正是这一句话,她记了一辈子。

  周总理的嘱托激励我的一生!在我后来的人生历程中,不管是在国外还是国内有多大的诱惑,丝毫没有动摇我对党、对祖国、对京剧艺术事业的忠诚!

  ——黄孝慈手札《成长阅历、人生艺术感悟》

  50多年来,为了兑现对周总理的承诺,她年年送戏下基层,从田间地头,到工厂车间,从人烟稀少的海岛,到几百米深的矿井,到处都留下了她的身影,已记不清每年下基层演出的场次。因此,在成为名家之后,黄孝慈依然深深牵挂着百姓。


  △黄孝慈到基层演出

  只要我们组织下乡演出,找到黄老师,她一定会积极参加,而且从不计较演出费。

  ——江苏省演艺集团京剧院院长 王群

  那时候我们一年有十个月都在外面演出。有时一天演两场,且场场客满,受到基层的观众好评。散场之后,就睡稻草铺,有时候在农村就住在小学教室,四张课桌一拼就是一张床。大家都挤在一起,但是黄老师总是把方便留给别人,优先照顾好大家,自己从来不提什么要求。

  ——江苏省京剧名家傅关松


  △黄孝慈到基层演出

  黄孝慈来我们基层演出,从来不讲条件,都是要求住在几十块钱的很简陋的小旅社。中午就在镇政府食堂简单地吃一点东西,而且还非要坚持付餐费;如果看到桌上有剩下来的馒头,她都舍不得扔掉,会打包带走。我们想给她安排好一点的食宿,她坚决不同意,说“我们是来扶贫演出的,不是来扰民的”。而且演出结束后,她连夜坐大巴赶回南京,车上就带一点矿泉水和方便面做晚饭。

  ——徐州丰县赵庄镇党委副书记 王清来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