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届四中全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于20日开幕。[详细]

媒体融合 传媒苏军发力

推动媒体融合发展,是江苏文化改革发展的一个重点任务。[详细]

江苏行孝图

重阳佳节,人们对此节有着特殊感情,也成为敬老孝亲节日。[详细]

盘点建国后被京郊秦城监狱监管的一些特殊人物
2012-11-02 10:47:34
来源:凤凰资讯
【字号:  】【打印【纠错】

  多年来,秦城监狱总给人毛骨悚然之感。新中国建立以来,特别是十年浩劫一批冤假错案的受难者被关押在那里。从1952年至1992年在秦城监狱任管教员的何殿奎近日撰文,回忆了他在秦城监狱监管的一些特殊人物。图为两次被秦城监管的潘汉年。(文字来源《快乐老人报》2009年12月7日第16版 原题为:秦城监狱监管的特殊人物 图片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秦城监狱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小汤山附近,前身是功德林监狱,曾关押过满清要员、国民党将军等高级别的囚犯。监狱204区有较高生活待遇,每人有20平方米的房间。配有地毯、沙发床、桌椅和热水瓶等生活用品。伙食即使在1960年前后国家经济困难时期,午、晚餐也是二菜一汤,一年四季供应高档茶叶、水果。这种待遇从功德林起一直延续到文化大革命初。潘汉年等都关在204区。图为1938年,潘汉年在延安(右二)。

  1955年4月,49岁的潘汉年(曾任上海市副市长)被关进功德林。潘说他的问题是1943年在上海去见过汪精卫一次,此事到延安和解放后一直没有向党中央毛主席讲。那他为何在1955年4月开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时才讲?他说在前些日子与毛主席同乘一列车,闲谈中,他听毛主席讲了一句“人心隔肚皮”后,感到毛主席对他的历史有怀疑。于是想趁在北京开会时找机会向中央领导讲心里话。图为1952年11月,潘汉年(前排左一)到上海火车站欢迎参加“中苏友好月活动”的苏联电影艺术工作者代表团。

  潘汉年的夫人董慧后来到秦城陪同,不久,夫妇俩就被转移到北京团河劳改农场。1966年“文革”刚开始,为安全起见,潘夫妇从团河搬回秦城,生活管理仍由我负责。1975年5月潘夫妇被遣送到湖南茶陵县茶场安置,他俩就离开了秦城。潘汉年1977年4月14日逝世,终年71岁。1982年8月,被中共中央平反昭雪。图为潘汉年与妻子董慧。

  1975年4月,领导调我去管理陈伯达。那时陈伯达常闹监,动不动要“寻死”。经过观察,我看出陈要“寻死”是装腔作势。一天,陈伯达吃过早饭,突然叫喊“我活着没有什么意思,这样下去还不如死了好”,边说边要往墙上撞。监管战士迅速把他抱住。我叫战士放开他,说:“我今天倒要看看你陈伯达撞个头破血流。”图为陈伯达。

  过了几天,我又对陈说:“你要服从管理,有什么问题可以正面提出来……”我还未讲完,陈伯达就用右手打自己的脸,边打边说:“我该死,对不起政府,对不起党,我今后决不再这样……”自此他老实多了。陈伯达作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之一,1981年1月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同年7月保外就医离开了秦城。图为陈伯达(左一)。

  历史给江青一伙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四人帮”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扩建的这座用来迫害广大干部群众的特级监狱,竟成了关押自己的地方。押送“四人帮”到秦城监狱的秘密行动,是在1977年4月9日零点开始的。分两天时间,来往四趟。图为“四人帮”在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上。

  秦城监狱“迎接”的第一个“四人帮”成员是王洪文。王洪文押到时已是深夜。前后是两辆警车,中间是押送王洪文的一辆防弹车。押送的军人都是全副武装,到9日1时10分到达秦城监狱。王洪文被带至牢房,换上号衣。图为王洪文在特别法庭上。

  第二个“客人”张春桥是9日凌晨3时到达。他双手戴着手铐,面部毫无表情。图为在特别法庭上一言不发的张春桥。

  1977年4月10日凌晨1时左右,江青被“请”到了秦城监狱。江青下车后伸着两只戴着手铐的手,抬着头,就直朝里面走,脚步走得很快。两名女狱警将她带到牢房里。这是秦城监狱里一流的一间牢房,有抽水马桶,其他卫生设施也都齐全。图为江青被法警押上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

  女狱警很快就给江青换上犯人穿的号衣,从此这位“红都女皇”便在这里开始了她的铁窗生涯。图为江青在特别法庭上。

姚文元是最后一个被“请”到这座监狱的。图为姚文元在特别法庭上。

请点击详细,关注凤凰网历史频道官方微博。

  盘点建国后被京郊秦城监狱监管的一些特殊人物_历史频道_凤凰网

作者:  编辑:中江网编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