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收藏 > 正文

0

那些近年来被尤伦斯抛售的高价藏品

来源:   2017-06-26 09:11:00

  距离尤伦斯正式发表申明“打算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及个人艺术收藏托付新主”已经快有一年了。2017年6月4日,保利春拍现当代艺术版块“尤伦斯男爵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举槌,其中主打新锐青年艺术家的作品,还突破性地引入装置类拍品。但是很明显的是,经过多次大规模的抛售,尤伦斯手中重量级的藏品已经越来越少了。那么他们近年抛出了哪些重量级的作品呢?

  丨2009年丨

  《写生珍禽图》宋徽宗 6171.2万

  2009年5月29日,北京保利春拍的“中国绘画艺术夜场”上,推出了尤伦斯夫妇珍藏的18件中国绘画作品,以100%的成交率拍得1.7亿元。

  《写生珍禽图》是该场上的第一拍品,卷共十二段,全长521.5厘米。画作采用的是宋徽宗宣和时期的宫廷纸—宣和纸,是宋徽宗写生花鸟画的典范,其用笔朴质简逸,对景写生,无论禽鸟、花草均形神兼备。宋徽宗书画作品现存世约有19幅,内地的博物馆藏有9件,另外10件则分散在海外收藏机构或个人手中,这件《写生珍禽图》卷是宋徽宗存世作品中尺幅最大的。

  该作靖康之乱时流出宋内府,此卷辗转于民间400余年,清初进入收藏家梁清标和安岐之手,并经安岐入得乾隆内府,随后被收入《石渠宝笈》,后又迷离出宫。1930年时,这幅作品被常住上海的一位日本做被服、医药用品的军需商藤井善助买到,进入了日本著名的藤井有邻馆收藏。2002年中国嘉德拍卖公司将这件作品拍回北京之后,原先打算派工作人员将其送到当时已是90岁高龄的书法家、鉴定家的启功先生家中请其鉴定,但启老先生表示自己要前往公司看画,因为“这样的宝贝是不宜抛头露面出门的”。随后,尤伦斯以2530万元的价格拍得此作,这一价格也创下了当时中国书画在全球拍卖市场上的最高纪录。

  2009年北京保利春拍开启,《写生珍禽图》卷被尤伦斯送拍,并被安排在当晚的“压轴”位置。此时该画作的起拍价定为了3800万元,经过长达四十多分钟的竞价,此时已为30日凌晨零点二十分,《写生珍禽图》卷最终被持572号牌的内地收藏家刘益谦以5510万元竞得,加上佣金,实际成交价为6171.2万元。

  不久,香港收藏家黄君寔先生将其秘藏多年的《写生珍禽图》卷后原长尾甲及张大千的题跋馈赠给了刘益谦,使画作成完璧。如今,这幅《写生珍禽图》卷正安放在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的展厅里,接受着络绎不绝的书画爱好者们的参观与研究。

  《踱步》陈逸飞 4043万元

  在上文提到的“中国绘画艺术夜场”中,陈逸飞的《踱步》也是一件夺人眼球的拍品。它以1000万起价,最终经过60余次的叫价最终以3610万落槌,也被572号买家——刘益谦,以4043万元成交拍得。

  《踱步》是陈逸飞改革现实主义手法、探索超越现实主义手法的又一实例。作品中,作者将本人以特写的方式置于画面中央,观望着中国自1912年以来的历史,历史事件被勾画在灰白半透的深褐色的画布上,似褪色的照片。他借这种形式,让历史本身通过纪实材料在他身外延伸、呈现。作品本身极具感染力,无需以情绪激动的英魂们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的形象去表现理想主义。”这为陈逸飞迈向国际画坛奠定了最初的基础,也预示了陈逸飞后来的作品被西方人广泛接受的可能。

  正是他反思的形象记录。画家把自己放在‘五四’运动前后的大量照片、旧图像前, 于是他也就成了一个在中国近代苦难中寻找人文主义思想的有抱负的艺术形象。这幅油画表示着陈逸飞的一个深刻转折, 而这个转折首先不是从画风而是从思想精神领域开始的。正是在1979年中国思想解放的时代背景下,成就了陈逸飞艺术创作思想和人生经历的深刻转折。在创作了《踱步》之后不久,陈逸飞去了美国,《踱步》也成了中国新时期美术从反思到走向国际化道路的一个起点和标志。

  《血缘:大家庭系列》张晓刚

  (微博)

  1680万元

  同样是“中国绘画艺术夜场”上,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系列》又创下1680万元成交额的佳绩。

  张晓刚通过当代艺术架上绘画的形式记录了一代中国人缩影式肖像写照,浓缩了特定时期里的集体回忆,成为中国家庭精神谱系的象征。本次上拍的创作于2006年的《血缘:大家庭系列》正是此系列成熟时期,难得一见的大尺幅精品,并立的双人构图大气富有张力,画面精致耐看,值得观者驻留来回咀嚼、反刍深思之佳作。

  张晓刚说,在那些标准化的“全家福”中,打动他的除了那些历史背景之外,正是那种模式化的“修饰感”,其中包含着中国俗文化长期以来所特有的审美意识。那些本属于私密化的家庭符号被标准化、意识形态化,而各式各样的“血缘关系”则被用来暗指亲情、社会与文化等现代人生存处境中的种种连结,显示出中国传统遗留下的“集体主义”情结对当代观念的影响。

  在本件作品中,画面穿行于人物间甚至通向画面之外的红色线条受到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的影响,显示出对血缘纽带的强调,画家刻意弱化了弗里达在描绘中的具象意味,用不确定的、变形的细线消解了物象间的紧密连结;而如梦境般的再现方式带有雷尼玛格丽特(Rene Magritte)的诗性意境。画面中,并立的母子表情凝重,似有一种经历了恐惧后的木然,眼神虽补以高光,但仍然闪烁不定、呆滞凝重,以细眼单眼皮的共性特征显示出血缘与“中国人”的概念。左脸黄色胎记般的光影处理,被称为“张晓刚光斑”。

  《十八应真图卷》吴彬 2.89亿元

  2009年秋拍,北京保利再次携手尤伦斯夫妇,并首次推出了由16件拍品组成的“尤伦斯夫妇藏重要中国书画”拍卖专场,结果16件拍品以87.5%的成交率,拍出了2.89亿元。其中,这幅《十八应真图卷》最终以1.51亿元落槌,加之佣金,成交额超过1.69亿元,当时创下了中国书画的最高价格。打破了当时中国绘画世界成交的记录,同时创国内艺术品单件成交纪录。之前尤伦斯收入这件作品是在1992年,当时拍卖价格是62万美元,17年里涨了40倍。

  乾隆在卷中诸玺,行书题跋“游艺神通”四字,并赋七言古风长诗一首于画卷之上,垂爱之情溢于言表。吴彬作品传世稀少,入清内府并著录在《石渠宝笈》、《秘殿珠林》中共十八件,得乾隆亲题者仅此一件,正是“宝笈之宝”。“应真”即“罗汉”,《十八应真图卷》构思奇绝,将人物置于特定的环境中,形成相关的联系,极大丰富了画面的视觉效果。罗汉或坐于石床,或立于水上,或驾乘于怪兽,或相互清谈,吴彬着力于叙事情节的表现,使每一位罗汉都各具特色。卷首为一似龙非龙的苍麟怪兽躬身作揖,作闻法状。奇怪的是,“龙”的形态与现代考古研究得出的恐龙模样颇为相似。

  据说,当时已是11月22日的凌晨两点,但北京保利拍卖夜场达到了癫狂。这件图卷的拍前估价仅仅是2000万至3000万元,一位神秘的山西买家就表示准备花1.5亿元买下,不料拍卖现场遭遇强敌——又是刘益谦。刘益谦说自己就喜欢等到其他竞买人多轮混战过后,纷纷弹尽粮绝,拍卖师即将落槌之际,再举手报出最后一口价。他甚至声称,就在这场拍卖会之前,根本不知道吴彬是谁。但他的想法非常本能,“在公开拍卖的场合,最贵的就是最好的。”于是果断拍下这幅作品。

  《局事帖》曾巩 1.08亿

  也是在这场“尤伦斯夫妇藏重要中国书画专场”上,作自曾巩的估价为1200万元至1800万元的《局事帖》,最终拍出了1.0864亿元,成为了第一件破亿元的中国书法作品,也是内地第三件过亿元的拍品,它被上海一位深藏不露的收藏家买走。

  1996年尤伦斯夫妇在一位中国收藏家吴尔麓的帮助下,于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以50.85万美元(当时折合人民币451.91万元)买到了这幅作品。历时13年,增值23倍。再拍出之后,尤伦斯先生由此不胜感慨地说:“中国的文化太博大精深了,吴尔麓先生对于我的收藏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曾巩北宋政治家,文学家,散文家,“唐宋八大家”之一,在学术思想和文学方面有着巨大的贡献。《局事帖》纸短意长,内容丰富,是曾巩目前所发现的唯一墨迹,所以难以鉴定,却更尤显珍贵。

  之后它又再度上拍,在2016年的嘉德春拍“大观之夜”尚,《局事帖》被传媒大佬王中军相中,以1.8亿元落槌,加上佣金最终以2.07亿元成交。

  丨2010年丨

  《湘江竹石图》夏昶 5936万元

  在2010年北京保利5周年春拍市场上,尤伦斯夫妇珍藏的12件中国绘画作品再次上场“尤仑斯男爵藏中国书画”专场,共拍出1.46亿元。其中夏昶的《湘江竹石图》(手卷)的成交价高达5936万元,超估价近20倍,成为场上的第一拍品。同时成交价超过千万元的拍品另外有3件,分别是:杜堇的《听琴图》、华嵒的《松鹤图》、周臣的《观潮图》。

  夏昶擅画竹,他以楷书笔法画竹,所作竹枝烟姿雨色,偃直浓巯,各循矩度而气韵生动。他一改前人画竹独幅数竿的表现形式,而用巨幅长卷描绘竹树的千竿万梢,同时还“延之以洲渚,加之以风雨”,更显浩浩荡荡,气势恢宏。当时学他画竹的人很多,时有“夏卿一个竹,西凉十定金。”之谚,足见世人对其墨竹的珍视。

  此作的收藏史也是历经大家之手。1938年,吴湖帆在友人子贤处得见此卷,给予了极高评价,在尾纸上题跋,认为此卷“淋漓满纸,豪气十丈。余所见仲昭画竹以此为杰。”后此卷为吴湖帆的好友张大千收藏,大千亲书引首第夏太常湘江风雨图,第一无上希有,大风堂供养”奉为大风堂至宝。后此卷由大收藏家陈仁涛收藏,钤有“金匮宝藏陈氏仁涛”、“仁涛奇缘”等印,后由旅日侨商古物鉴赏家程伯奋收藏。程对此亦大为赞叹,其在1957年的题跋中诙谐的认为“或以一个竹十定金计之,则千篁万玉岂偻指可数,纵富可敌国亦难能得之也已。”可见他拥有此卷时的得意之情。

  丨2011年丨

  《生生息息之爱》张晓刚 7906万港元

  2011年香港苏富比

  (微博)

  春拍推出“尤伦斯重要当代中国艺术收藏:破晓———当代中国艺术的追本溯源”,此次拍卖亮相的106件拍品属于博物馆级,且都属于目前较为重要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大部分是首次出现在拍场。第一名的拍品是张晓刚1988年作《生生息息之爱》,拍前估价为2500万-3000万港元,最终以7906万港元成交(合人民币6650万元),不仅刷新张晓刚个人拍卖单价纪录,也创下当时的中国当代艺术拍卖世界纪录——超过曾梵志《面具系列1996No.6》7536万港元的成交价,成为当时单价最高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当然,也使张晓刚的知名度在新老收藏家当中急速飞升。

  其实早在2004年,张晓刚的一幅《血缘》以97.72万美元成交,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第一件“百万宝贝”。作为“西南艺术群体”的重要成员,张晓刚与来自昆明的艺术家受法国印象派及后印象派影响。作于1988年的《生生息息之爱》(三联作)尺幅宏大,是张晓刚艺术生涯中早期最重要的代表作。代表泥土的黄褐色画面上描绘了多位裸露上身的原始男女,与襁褓中的婴儿、羔羊、鸟兽一起栖身于大自然中。作品表达了对生命力的歌颂,也对生命发出最原始的探索和询问。

  在同一拍场上的第二成交价拍品(共两件)之一《血缘系列:陈为民》,也是来自张晓刚——以2306万港元成交。此外,他描绘自己女儿的《黄色婴儿》也以820万港元成交。

  张晓刚 《血缘系列:陈为民》

  《血缘:大家庭一号》张晓刚 6560万港元

  到了2011年秋季,在春季的苏富比卖得很愉快的尤伦斯依然选择今秋继续在这里出货。2011年10月3日,香港苏富比常设的“当代亚洲艺术晚间专场”拍卖上,张晓刚的“大家庭系列”的另一幅佳作——《血缘:大家庭一号》,成为了当场最高成交拍品,成交价6560万港元。这个价格与估价基本持平,被一名欧洲买家购得。创下了张晓刚“血缘系列”的世界拍卖纪录。

  此幅作品估价为5800万至6500万港元,如此的估价一反苏富比当时走低估价路线的常态。对此,苏富比相关人士表示:“张晓刚作品屡创纪录,市场需求很大,而94-95年的作品可遇而不可求,此作更是当中最大的一张,基于市场供求的原因,这件作品订出较高的估价。”

  《A系列之三:婚礼》曾梵志 4025万

  2011年的北京保利春拍首日当晚开拍的中国现当代艺术分为三个专场,其中,“尤伦斯男爵藏重要中国当代艺术夜场”的46件拍品全部成交,成交额1.23亿元。曾梵志《A系列之三:婚礼》以4025万元创下本年度艺术家个人最高成交价。虽然在此之前曾梵志的拍出了3600万港币的作品《豹》被指侵权,但似乎并没有影响此次的拍卖。

  该画作从850万起价后,便有场内多位买家竞争。在经过26轮激烈竞价后,该幅作品以4025万成交,成为该场拍卖中价格最高的作品。最终,此次尤伦斯专场再度交出100%的成绩。

  《1996-10-1》方力钧 1552.5万元

  同样是在“尤伦斯男爵藏重要中国当代艺术夜场”上,方力钧代表作《方力钧1996-10》也以1552.5万元的高价成交。

  《1996-10》是方力钧20世纪90年代晚期的一幅油画代表作品,在将一组人物表现在水里,或是很低的地平线上,或是广阔的天空中,之后,方力开始将他绘画中的人物漂浮在天空中,周围环绕着云朵。在方力钧的作品中,云逐渐成为一种超脱限制的力量的象征。因为当一个人梦想着飞翔时,移动起来总是不够灵活。明快的颜色,举高的双臂和跳动的动作加强了三个人物的一种无法控制觉,这种感觉在明亮的蓝天中延展开来。方力钧这个时期的作品表达了一种即将发生的力量的延伸,无法控制也无法预期。人物与四周的蓝天调和成一种亮色调,就好像他们已经被这种氛围浸透了,他们的期望也因新中国经济的发展而得到实现。

  丨2013年丨

  《最后的晚餐》曾梵志 1.8亿港元

  2013年,曾梵志创作于2001年的《最后的晚餐》上拍“香港苏富比四十周年晚间拍卖专场”,该画自完成之日起即由尤伦斯夫妇收藏,最初估价8000万港元,从7000万港元起拍,最终以1.8亿港元天价成交,轰动一时。这个拍价不仅刷新画家曾梵志个人价格纪录,也刷新了当代亚洲艺术品的拍卖纪录。

  据现场人士称,近十分钟的竞争在两位电话委托买家之间展开,苏富比一直没有透露最后“胜利者”的身份,有业内人士猜测,这位出手阔绰的神秘人士可能是卡塔尔公主。然而之后不久,又有消息披露,该作的买家疑似曾梵志的代理商——高古轩,而该作卖家尤伦斯则持有高古轩20%股权。三方关系巧妙暧昧,这个天价买卖也被质疑,是否是关联交易托高画价。所以,一直到现在,这幅《最后的晚餐》的下落还是谜影重重。

  不过在此之前的两年内,曾梵志就频频遭遇抄袭质控。而2012年,曾梵志和冯小刚合作油画《一念》慈善拍出1700万天价,买方恰巧是慈善拍卖主办方总裁,也被质疑利用慈善关联交易托高画价。基于这样的先例,人们会有所怀疑,也并不奇怪了。

  曾樊志&冯小刚《一念》

  曾樊志&冯小刚《一念》

  丨2014年丨

  《系列二(之四)》 方立钧 5200万港元

  2014年10月5日晚,香港苏富比2014秋拍“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举槌,6件来自尤伦斯旧藏的拍品悉数亮相,其中,方力钧的《系列二(之四)》以5200万港元落槌,刷新艺术家拍卖纪录。

  九十年代,中国艺术家以其独特的艺术语言在国际艺坛中多次成为展览焦点。其中,方力钧代表的玩世现实主义更是当代中国艺术家九十年代最重要的艺术流派。从他1992年的创作开始,国际艺坛渐渐关注他的作品,他也马不停蹄往外频繁获邀参加展览,此系列亦获得德国科隆路德维希博物馆、日本福冈美术馆等机构及重要藏家收藏,重要性无庸置疑。

  方力钧此创作系列以其外貌为蓝本,创作出一系列光头人物,并开创了当代中国艺术其中一个最重要的艺术潮流:玩世现实主义,而此作更成为他艺术生涯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此次拍卖尤伦斯夫妇珍藏的《系列二(之四)》正是创作于此关键时期。作品描绘一群穿着简单的光头人物,以灰蒙的天地为背景。《系列二(之四)》曾于法国及日本参加展览,此次首现拍场。

  根据当时香港苏富比方面的统计,自2011年4月于香港苏富比首次出货至此词拍卖前,尤伦斯基金会共计送拍195件其收藏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其中成交191件,累计成交总额高达8亿港元。

  丨2017年丨

  《无题》刘韡 460万

  在最近的2017年6月4日北京保利春拍上,“尤伦斯男爵珍藏中国当代艺术专题”又一次亮相,这已经是尤伦斯夫妇第9次大规模地出售自己的藏品了,56件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再次大规模释出。

  从这次专场拍卖的情况来看,尤伦斯手上持有的来自大牌艺术家的作品已经不多了,而且价格也不是很高,尤伦斯的藏品似乎所剩无几,也似乎再无天价拍品可言。460万元成交的刘韡作品《无题》已是本专场的最高价作品。

  不过,很多来自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倒是创下了他们的个人拍卖纪录,这些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估价较低,受到市场青睐,正当实力强劲。王郁洋的大型装置《人造月》以207万元成交;颜磊的《猛龙过江》以126.5万成交;没顶公司的《蔓延B-053》以57.5万元成交;胡晓媛《三衣六物体》以34.5万元成交,均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

  王郁洋《人造月》

  来源:艺术市场通讯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