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收藏 > 正文

0

逛博物馆时 你是一个体面的人吗

来源:   2017-10-30 09:03:00

  博物馆作为公共场所,不大声喧哗、排队参观、不游戏打闹,是对观众最基本的要求。博物馆也不是旅游景点,里面的所有展品都是不可以触摸的!

  不使用闪光灯,是对每一个逛博物馆观众的基本要求,尤其是书画作品,光线会对画作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有一些展览,禁止拍照是因为版权问题——因为主办方可能只拥有作品的展出收藏权,并没有作品的影像使用权。

  一般博物馆都会要求观众在入场前进行安检,如果有危险物品会被要求寄存。一般来说,食物和水是不允许带入博物馆的。

  随着自拍越来越流行,很多博物馆也推出了禁止使用自拍杆的规定。

  人为什么要去博物馆?

  有人说,走出校园后,你再也找不到别的地方能像博物馆这样包容你的求知欲、满足你的好奇心。用尽一切、不遗余力,只为让你知道更多。

  还有人说,是为了去看去听那些观赏性上触目、艺术性上动人,平时只能在书上画册上网络图片上看到的东西,而且是高密度的集中在一起看。

  对我而言,去博物馆,是学习,是放松,是长见识,是欣赏美。这种好奇心的满足,让我每到一个地方,总是先找那里有意思的博物馆或者美术馆来逛——因为你总会发现,去过之后的你,会比之前的那个你,多一点眼界上的进步。

  作为一个博物馆爱好者,我的确发现,身边的朋友也越来越爱走进博物馆了。不过让人遗憾的是,每次去博物馆或美术馆,总会碰到些不遵守观展礼仪的人,一如既往地影响着别人的观展体验。

  当我们逛博物馆时

  请务必遵守“基本礼仪”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高品质大展陆续登陆成都,国际范儿的展览更是不少,逛博物馆看展览,成为不少成都人在周末和节假日的必选项目。

  作为喜欢博物馆,同时又在博物馆工作的人,我也的确能感受到成都人对博物馆的热爱。我有一次在成都博物馆巡查展厅时,就看到两位小学生趴在台上,一笔一画描摹着上方的画作,还将展签一字不落地抄写下来。询问后才知道,孩子们因为喜欢这些画,但同时又要遵守与馆里看似不太近人情的“约定”,才想到用纸笔记录观看所得。

  的确,越来越多的家长也意识到博物馆是让孩子寓教于乐的课外培养好场所。但是随着更多的小朋友走进博物馆,我们也会遇到各种“熊孩子”和“熊家长”。

  比如作为成都博物馆的特展,为了给观众呈现更好的观看效果,《陈像蜕变》摄影展参照国外博物馆艺术展的模式完全裸展,结果作品的玻璃镜框常出现油乎乎的手印。我亲眼看见一个“熊孩子”在展厅以冲刺的速度向作品奔去,“啪”的一声把手拍在“美女姐姐”的脸上……家长不但不阻止,还欢天喜地地凑过去将手搭在作品上一起合影。敦煌大展期间,展出壁画甚至被好奇的观众们摸出了洞,连展柜的密封胶条都能被他们抠出缝来。俄罗斯彼得夏宫展上,更有一位老人冲到金碧辉煌的叶卡捷琳娜宝座面前,矫捷地越过一米线,企图坐上宝座,幸亏被安保人员及时制止。这可是彼得夏宫国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啊!老人说我就是觉得好看,想坐上去拍个照嘛……

  逛博物馆有逛博物馆的基本礼仪。作为公共场所,不大声喧哗、排队参观、不游戏打闹,是对观众的基本要求。另外,博物馆不是旅游景点,所有展品都不可触摸!连文博人员布展都要严格遵守一系列的操作规范的。

  比如很多博物馆的展品都禁止拍照或使用闪光灯,我就发现仍然有人举起手机抓住一切机会偷拍一两张。观众会问为什么?其实不使用闪光灯,是对每一个逛博物馆观众的基本要求。比如书画作品,光线会对画作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即便不开闪光灯,相机每次聚焦的一瞬间,也会有光照在画作上。还有一些展览,禁止拍照是因为版权问题,因为主办方可能只拥有作品的展出收藏权,并没有作品的影像使用权。

  除了禁止触摸、禁止拍照或使用闪光灯外,一般博物馆也要求观众入场前进行安检,如果有危险物品会被要求寄存。一般来说,食物和水是不允许带入博物馆的。曾经有观众问婴儿喝的牛奶为什么都不可以带入场,是因为牛奶一旦泼洒到展柜上,很难彻底清理干净,残留物很有可能损坏展柜的密封性。

  有一些对文保和安保要求特别高的展览,也会要求观众禁止一切液体入场,几年前大名鼎鼎的卢浮宫就出过事故,观众带着墨水入场,忽然泼在世界名作上。随着自拍越来越流行,很多博物馆也推出了禁止使用自拍杆的规定,一来那么长的金属杆件,很容易影响他人参观;二来如果您专心欣赏的时候,自拍杆不小心碰到裸展文物,就不只是尴尬的问题了。

  还有一些观众,能看得出来,他虽然对博物馆充满了热情,还自发地为大家讲解,但是讲解的内容经常让我们哭笑不得,而且也常常导致其他观众抱怨,影响了大家的参观环境。

  作为一位文博工作者,对于观众这几年对博物馆与日俱增的热情,感到无比欣慰,同时也希望通过这些的展览,观众与我们一起成长。

  (肖飞舸)

  总有些不合时宜的人

  影响着别人的观展体验

  这盘国庆估计大家都没料到,城里面人最多、拐了好几个弯、大排长龙的,居然是成都博物馆。成博这盘很洋盘,搞了个法国现当代绘画艺术展——还不要钱。趁节后人少,我也去逛了一趟,围观了传说中的大师作品。不过让人遗憾的是,总有些不合时宜的人,一如既往地影响你的观展体验。

  这次展览机会难得,很多家长都带着孩子来提高审美能力,培养陶冶情操。这本来是件挺好的事儿,但有些家长的做法真是让人无法理解。一进展厅,一些小朋友就在里面追逐打闹,鬼吼鬼叫,在介绍作品的展台上打滚嬉戏……而此刻,他们的父母仿佛隐身,没有一个出来招呼制止。但每当你忍不住站出来请这些“孤儿”安静点儿,马上他们的父母就跑过来说小娃儿不懂事你一个大人不要那么计较……这种时候,我还能说什么?我一计较,就显得我特别刻薄。

  从法国远道而来的油画展品们价值珍贵且保存条件苛刻,展览明令禁止观众拍照,入口处大喇叭不断重复强调。但总有些少男少女为了发一条到此一游的朋友圈,不顾保安的提醒和劝阻,在黑暗的展厅留下他们的倩影。灯光不好再来一张,Pose不美再来一张,没拍出两米八大长腿更是必须再来一张!这种时候,我还能说什么?他们拍的是自己的脸,确实没拍到油画;但害得人流停滞不前,算是影响他人观看了吧?

  说到这些就停不下来!想起了上次在敦煌特展遇到的一对夫妻。就看见他们拿着手机、开着闪光,在展厅里旁若无人的一路走一路拍。我态度温柔地提醒了他们无数次,闪光灯会损伤藏品,请他们关了闪光灯再照,可他们一边答应一边继续拍。到后来那位太太还觉得自己非常委屈,以为是因为妨碍了我,我才不断打扰他们的。对不起,你们妨碍的不是我,不使用闪光灯,是每一个博物馆观众的参观底线!该说对不起的是你们,因为你们伤害了珍贵的展品和为保护它们辛勤工作的所有人。

  博物馆是展示文明,感受文化的地方,真的希望无论男女老少大家都能遵守观展规则,并做到不给别人添麻烦。(王女士)

  难得来一次博物馆

  就不能好好看看藏品吗?

  天空飘着小雨,距离上海博物馆九点开馆还有10分钟,但已经有两排队伍在雨中等待进入了。

  步子挪动,开始进场。我前面那四位相约看展的姐妹花,在排到安检口的时候,突然欢呼雀跃地拿出手机开始自拍,啪啪啪啪,拍了一张又一张。站在她们后面的我一脸茫然:这里全是人脑袋,拍出来有什么好看?我无所适从地把头扭到一边,心里别扭慌了。

  进入展厅后,她们一直走在我前面。刚上到二楼的中国古代陶瓷馆,我就看到姐妹花中的一个女孩站在一尊彩陶人像面前凹着造型。她身后的那尊彩陶人像左手叉腰,右手屈臂握着个拳头,脚下还踩个小人儿。那女孩也把自己扭成S形,凹出了同款造型。她急急忙忙地让同伴赶快咔嚓,摆着诡异姿势的她,脸上既有兴奋、有娇羞,也有很不好意思的尴尬,但她还是决定要那么干。拍完的瞬间她就“逃离”现场,毕竟身边那么多人等着看那尊彩陶人。

  她们似乎只是想记录每个开心的瞬间吧,我瞟了眼她同伴的手机,杂乱无章的现场画面,毫无美感可言,彩陶人前的玻璃保护罩大反光,连彩陶人是男是女都无法看清。

  不想没走几步,好笑的一幕又发生了。在一排瓷瓶面前,她们又在合影。博物馆的灯光本来就暗,她们还背对光源、面朝手机……拍出来的照片人脸全黑,完全是剪影效果,帮她们拍合照的路人,好心建议重来一次,姐妹花异口同声:不用了,不用了。

  搞不懂她们的这个癖好,也不知道图个什么乐趣。难得来一次博物馆,就不能抓紧时间,好好看看藏品的花纹细节吗?那可精致有内涵太多了。(列岛)

  “关你什么事?多管闲事!”

  在兰州的甘肃博物馆,碰到一个妈妈带着儿子玩,孩子看起来四五岁。博物馆三楼有个恐龙展厅,那个妈妈要把孩子抱着从玻璃围栏上放进去,跟展品拍个亲密接触的照片。在孩子明确拒绝后,她还一个劲儿地鼓励,让孩子不要怕,没关系,那是假的,不咬人。孩子还是不愿意,那个妈妈告诉孩子要像个男子汉,勇敢一点,并且抱起了孩子准备再次实施。

  旁边有个男游客看到了,就阻止说不能这样,既然博物馆把恐龙化石围起来了,就是不能让人随便进去的意思,她说:“关你什么事?多管闲事!管好你自己。”拜托了姐姐!你能先管好你自己吗?你儿子都比你懂事!

  这时候,工作人员看到了,也过去阻止,这位姐姐说出了一句更神奇的话:“这东西假的,又不是真的骨架,你们有病吧?还拦起来,真当自己这儿到处是古董了。”我当时心里就……真的无力吐槽了。

  最终,在游客和工作人员共同的努力下,终于让这个妈妈放弃了计划,她气冲冲地拉着孩子走了,但这件事我如今想起来仍觉得震惊。

  (油炸小朋友)

  参观博物馆,应该有点敬畏之心

  成都博物馆正在展出举世稀有的圆形《睡莲》,我排了好一会儿队,准备进去逛一圈。好不容易排进了博物馆大厅,想要看《睡莲》,还得再排一次。我看排队的人实在太多,就先到别的展厅逛。

  三楼的坡道展厅里,正在展出的是来自广东的石湾陶器,几乎没有什么人,我也乐得独自观看。一进门,就是一片罗汉像,总共有十多尊吧?别看每尊罗汉像相貌相似,但服侍、造型却大不相同,对照着介绍看过去,还真有意思。这时,一对年轻父母带着个4、5岁的男孩就过来了,爸爸走到远处的展柜独自欣赏去了,妈妈就在我旁边给她儿子上起课来。

  这个妈妈全程用娃娃音绘声绘色的讲话,完全把别的参观者当空气;她还宾至如归把展厅当家,时不时招呼她老公过来一起品头论足。然而对于她的讲解和提问,她儿子完全没有兴趣,从始至终都没有给过她哪怕一个回应。这位妈妈也是坚强,儿子不答,她就自问自答。

  她的讲解简直一派胡言。明明每件展品都有对应的文字介绍,她却甘愿做“闭眼玩家”,给她儿子灌输一堆瞎编的错误信息。最离谱的是走到一尊蟾蜍像的时候,她说:“儿子快看,蟾蜍!蟾蜍是什么啊?”她的儿子照旧不答。这位妈妈接着用非常确定以及肯定的语气说:“蟾蜍就是三只脚的青蛙!”哈!虽然她是他妈妈,但她这样教小孩不好吧?!

  我觉得参观博物馆还是应该带着点敬畏之心。世界太奇妙了,历史太浩瀚了,不知道、不懂,太正常了。多看看展品介绍,能租一部语音讲解器更好,不然在博物馆里乱开黄腔,真的是非常尴尬的事。

  我想起有一年在金沙博物馆的古罗马展上,曾展出过一尊大理石男性人体雕塑。我在展厅呆的那一会儿,听到了起码5个人兴奋地招呼同伴:“哎!看!大卫!大卫啊!”谁跟他说裸男就是大卫?但凡有一点常识的人,都不会在博物馆里这么大声的乱喊!(路人甲)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