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收藏 > 正文

0

大洋深处的访客:为寻宝而生的费雪家族

来源:   2017-11-28 09:25:00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世界各地的海底沉船有300多万艘,而加勒比海和美国海岸沉船更是海洋探险者的一大目标。相比于中国南海和东南亚海域的海底瓷器,美洲的宝藏则是货真价实的真金白银。17世纪初,西班牙殖民者在南美洲大规模开矿,将大量金银和宝石运回西班牙。在海上风暴和海盗的夹击下,大量西班牙船只沉入海底,成为海洋寻宝者们大发横财的希望。在这批西班牙沉船打捞者中,最著名的要数费雪家族(Fisher Family)。有趣的是,这个家族的姓氏恰好也是“渔民”的意思。这个家族的当代掌门人金费雪在一次采访中说:“海底有惊人的沉船宝藏,近300年内,有约700艘西班牙帆船沉没,但只有极少数沉船被打捞出来。”而这些在海底静默了数个世纪的沉船,却是这个家族所追求的海底宝藏。

  梅尔公司潜水员潜入水下寻找沉船遗迹

  寻宝世家的崛起

  梅尔费雪(Mel Fisher,1922-1998)是一位传奇人物,也是美国20世纪最著名的海底沉宝打捞家。1922年8月,梅尔出生于美国印第安纳州一个鸡农家庭。1953年,从印第安纳州普渡大学毕业之后,他同多洛雷斯霍顿(Dolores Horton Fisher,1936-2009)结为连理,并在加利福尼亚州开设了一家潜水店。受史蒂文森(Robert Louis Stevenson)的小说《金银岛》(十八世纪中期英国少年吉姆从比尔船长的遗物中意外发现了一张“金银岛”藏宝图,在当地村民的支持下组建了寻宝队前往金银岛,之后发生了一系列的冒险故事)的影响,他从童年时代起便有一个寻宝梦。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他卖掉了养鸡场,并举家搬到佛罗里达州,于1955年成立了打捞公司(Salvors Inc。),以在该州的海岸线上寻找西班牙沉船宝藏。他的妻子多洛雷斯是梅尔生意上的好助手,也是历史上第一批学习潜水的女性,并留下了女子下潜50小时的记录。他们共同养育了五个孩子:儿子德克(Dirk Marlin Fisher,1953-1975)、特里(Terry)、金姆(Kim)、凯恩(Kane)和女儿塔菲(Taffi)——后来也成了家族梦想的继承者。

  梅尔费雪和妻子多洛雷斯

  打捞阿托卡夫人号沉船

  在梅尔公司早期业绩里,最著名的就是打捞起阿托卡夫人号沉船及其姐妹船圣玛格丽塔(Santa Margarita)。

  1622年8月,阿托卡夫人号从南美洲返回西班牙的途中在佛罗里达基韦斯特附近遇风暴沉没。阿托卡夫人号被认为是海底最大的宝藏之一,被称为“西班牙银行”,传说沉船上有40吨财宝,其中有黄金近8吨,宝石近500公斤,总价值高达4亿美元左右。

  1985年从阿托卡夫人号沉船遗址中打捞的金银器和钱币

  为了找到这艘沉船,梅尔放弃了公司的管理工作,和妻子、儿女一起下水寻找阿托卡夫人号,并聘请了邓肯马修森(Duncan Mathewson)(邓肯在英格兰取得硕士研究生学位后,在西非加纳进行考古研究,之后在牙买加进行考古工作。最后梅雪费尔的一个电话将他带到了基韦斯特,在之后的合作中,双方对彼此赞誉有加)做他的首席考古学家。从1969年开始,梅尔和家人经过了16年的不断探索,在海底勘探了几乎所有可能的地方,最终在1971年发现了阿托卡夫人号的沉没地点。这艘沉船的遗址在22英尺的水下,遍布在长约11英里,宽约100英尺的沙区。为了打捞这座沉船,梅尔豁出了身家性命。

  痛失爱子

  虽然海底寻宝看似是无本生意,但实际执行寻宝行动可能要花费数百万美元。2014年,彭博社将海洋寻宝评为“世界上最糟糕的投资”。 因为对于投资海底沉宝的人来说,寻宝虽然可能意味着一夜暴富,也可能变的倾家荡产负债累累。

  在打捞沉船过程中,梅尔每年的基本投入大约为300万美元,其中包括维持两艘90英尺的船只,一艘较小的搜查船,还包括扫描装置和25个工作人员的工资。相对于其他的稳健投资,海底寻宝投资的回报利润空间波动很大。花费了300万美元去寻找和打捞沉船,可能所获得的物品只能够卖出30万美元,当然也可能发现4亿美元的宝藏。梅尔曾对他的投资者开玩笑:“如果你的投资顾问建议你投资寻宝的项目,那你应该立马把他炒了。”

  梅尔费雪和他的发现

  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投资者的兴趣也在日益衰退。因为资金短缺,梅尔和家人一起居住在基韦斯特的船屋中。有时他们必须要在食物和船只燃料中选择一项:如果他们选择了燃料,就意味着晚餐只能通过钓鱼来解决,以节省燃料。为了支付日常开销和寻宝费用,他在全国各地贷款,甚至曾经有几个月中,他没有一分钱给员工和律师发工资。寻宝的过程充满了艰辛和磨难。

  1975年7月20日,在寻找阿托卡夫人号的过程中,由于舱底泵失效,探宝船只沉没。在这次事故中,梅尔失去了大儿子德克、儿媳妇安琪儿和潜水员里克盖奇(Rick Gage)。对费雪家族来说,这场毁灭性的灾难使他们几乎要放弃了。但为了使亲人的牺牲没有白费,费雪家族更加积极地寻求海底宝藏。梅尔一生都在坚持自己的梦想,并坚信“今天就是那一天(Today is the Day)”!他于是重振旗鼓,继续寻找。

  从阿托卡夫人号沉船中发现的金盘

  此后,又是十年的艰辛和漫长寻找。1985年7月20日,成为费雪家族寻宝史的大日子,他们终于在美国佛州基韦斯特海岸附近找到了阿托卡夫人号沉船以及被称为“阿托卡母脉(The Atocha Motherlode)”的宝藏。这些宝藏估计价值4.5亿美元,其中包括40吨黄金和白银,还有11.4万枚西班牙“八块(pieces of eight)”银币、金币、哥伦比亚祖母绿、金银器物和1000个银条。

  阿托卡夫人号沉船中发现的绿宝石是世界上品质最好的祖母绿,来自哥伦比亚的木佐(Muzo)矿。木佐祖母绿以其呈色而闻名于世,其品质达到世界级标准。

  但是,船体中价值最大的船尾舱室还没有被发现,这部分是船长、传教士和贵族乘客的住所,其中大概有300根银条、8枚青铜炮和其他财宝,估计价值2.5亿美元。

  2011年,费尔费雪珍宝博物馆潜水员比尔布特(Bill Burt)在阿托卡夫人号遗址中打捞出一串约1米长的金项链。项链有55个关节,一个金十字架吊坠,一块双面分别刻有圣母玛利亚和圣杯图案的铭牌,估价25万美元。据说它属于阿托卡夫人号上的神父。

  官司不断

  梅尔为海底寻宝付出的代价,不仅包括儿子、儿媳和亲密的助手,在这个过程中,他还经历了100多场官司。

  根据美国法律,如果沉船在美国海域,发现者必须向美国海事局报备,获得许可之后才能对海域进行搜索。为了避免探宝者和打捞者将沉船转移,美国还在1987年通过了《美国被遗弃沉船法案(The U.S。 Abandoned Shipwrecks Act)》加以详细规定。

  在全球范围内,政府越来越多地追求沉船宝藏中的份额,这反过来使打捞公司将目标放在管辖权外的海域,因为他们在公海受到的限制极小。然而,即使在国际海域,发现了沉宝也必须上报,沉船原始归属国有机会宣布所有权。国家更愿意与信誉良好的打捞公司合作,在打捞宝藏的时候能做到保护好沉船。因为大多数情况下,政府更关注海洋环境和水下考古,他们希望保留沉船的残骸。

  在当时的情况下,梅尔费雪的公司是佛罗里达州几个具备打捞资格的公司之一,他们有权在其海域搜索沉船,但在海洋环境保护等方面,他们也受严格的法律规范。一次,梅尔曾潜入深海探寻沉船,在佛罗里达群岛建立的水下保护区内,赤手与一只重约80磅的大石斑鱼发生搏斗,这一行为则违反了当地的环境法规。1992年,在佛罗里达群岛附近寻找一艘沉没的西班牙帆船过程中,梅尔的公司还毁坏了保护区内超过一英亩的海草。1997年,法官就此事件对梅尔公司和他的儿子凯恩开出了近59万美元,并命令他们交出从该沉船打捞上来的炮弹、锚和其他物品。

  在所有的官司中,梅尔遇到最大的法律纠纷就是阿托卡夫人号沉船遗物的归属权。从1975年后,费雪家族陆续打捞出各种金银珠宝和钱币等文物。这些沉船宝藏在带来财富的同时,也让费雪家族陷入了和美国政府漫长官司之中。美国政府和佛罗里达州政府不再满足于之前同梅尔商议的捐赠打捞资产25%的协议,认为这些宝藏应该全部归政府所有。与此同时,佛罗里达州政府还扣押了大量珍宝。1982年,梅尔和其团队经过近8年的不懈努力,最终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上诉中取得胜利。法院裁定费雪家族享有阿托卡夫人号和圣玛格丽塔沉船宝藏的所有权,但之前与政府达成的捐赠总价值的25%的协议依旧有效。由于这一判决,关于沉船宝藏所有权的法律归属越发复杂,但对阿托卡夫人号沉船的打捞工作却终于可以合法地继续下去了。

  海底寻宝的薪火相传

  1992年12月,梅尔的女儿塔菲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塞巴斯蒂安建立了梅尔费雪珍宝博物馆(Mel Fisher‘s Treasure Museum)。1998年,梅尔的儿子金费雪(Kim Fisher)担任起梅尔费雪宝藏的总裁和首席执行官。同年12月,这个家族传奇的起点梅尔费雪在经过了癌症的折磨和几个月的化疗之后,在基韦斯特家中安详去世,他的骨灰也被撒入了他痴迷终身的佛罗里达州基韦斯特海域。梅尔的妻子多洛雷斯也于2009年去世。虽然这对传奇的夫妻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但他们的愿景和他梦想在他们子孙后代以同样的热情延续着。金费雪在每次寻宝启程时,都要高呼其父亲的座右铭:“Today is the day!”

  金费雪和妻子李(Lee)、儿子瑞奇(Ricky)展示从阿托卡夫人号沉船中打捞上来的金器

  费雪家族第三代寻宝者,15岁的瑞奇跳入阿托卡夫人号沉船遗址海域

  在暴富之后,费雪家族也积极投身于水下考古的发展和遗址保护。费雪家族在基韦斯特建立了梅尔费雪海事文物学会博物馆(Mel Fisher Maritime Heritage Society & Museum),招募聚集了出水文物保护和修复领域的专家。费雪家族致力于整合私人和公共利益的水下文化资源,特别是对佛罗里达州水下考古遗址的保护。这些活动中所提出的原则和方案还被吸收进了200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水下文化遗产公约”。

  梅尔费雪海事文物学会博物馆

  此外,为了纪念阿托卡夫人号沉船发现30周年,费雪家族在2015年从梅尔和多洛雷斯收藏的珍宝中精心挑选出一批藏品,委托纽约根西拍卖行(Guernsey’s)拍卖,其中包括阿托卡夫人号沉船中发现的40件文物以及其他沉船中发现的珍贵文物,根西拍卖行还征集了近100枚从阿托卡夫人号和圣玛格丽塔号出水的罕见银币共同拍卖。该拍卖的一部分收益捐助给迈克尔阿布特心脏基金会(Michael Abt, Jr。’s Have a Heart Foundation)。该基金会致力于为全国各地学校提供自动体外除颤仪(Automatic External Defibrillators)。

  迈克尔(Michael Christopher Abt, Jr。,1993-2006)是梅尔的孙子,他是一个聪明活泼且受欢迎的小男孩。12岁那年的一次体育课上,他因为心脏骤停(Sudden Cardiac Arrest)而突然休克。尽管教练和老师对其进行了及时的心肺复苏,但因为没有自动体外除颤仪,最终未能挽救回迈克尔的生命。也正因为如此,迈克尔的母亲塔菲和其丈夫便以迈克尔的名义成立了基金会,为全国各公立学校捐赠自动体外除颤仪,并对学校教员进行专业的训练。

  无可否认,在梅尔费雪最早开始水下寻宝的时候,经济利益是其中的一大驱动力。然而,经过了这些艰难困苦,这个家族也以这些从水下获得的财富积极投入到社会公益当中。时至今日,关于费雪家族的是是非非仍然在学术界和媒体中争议不休,而这份延续了三代人的不忘初心的坚韧,或许也能使我们感受到一种力量。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