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回望江南典籍,悠远藏书滋养丰厚文脉
2019-11-01 09:28: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常熟铁琴铜剑楼 杜祯彬摄

  书聚江南,脉传中国,从典籍看文脉,梳理江南悠久的藏书传统。10月30日上午,作为第二届江南文脉论坛的重要分论坛活动, 由南京大学图书馆、南京大学古典文献研究所承办的“藏书江南”论坛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纵论江南藏书往事。

  江南一直是文献荟萃之邦。追溯过往,江南大规模藏书之风发源于六朝。历经千年发展,江南典籍已经成为江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包括公私藏书,还包括内容涉及江南的各类文献资料,同时也包括江南乡贤著述、历代出版物。江南典籍不仅对江南文化的演变产生了直接的影响,而且在中华文化传承发展过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在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程章灿教授看来,“为中华文化复兴提供重要资源”“展现江南文化实力”“为江南学术繁荣提供动力”是江南藏书对中国历史文化的三大主要贡献。

  “在关键时刻,江南藏书总能成为中国文化复兴的重要资源与土壤。”程章灿举出历史上几个攸关中国文化传承、命脉断续的时刻。西晋永嘉之乱后,江南出现六朝文化的存续与复兴;唐代安史之乱后,大批中原士族南迁,导致中晚唐江浙诗坛大盛;靖康之乱后,出现了以江南为基地的南宋文化的存续与繁荣,“之所以能够兴灭继绝,都有赖江南文献的传承。”

  从历史上看,江南藏书是江南文化实力的展现,是书香门第的标志。程章灿说,早在六朝时期,北方南渡而来的豪门巨族以及本地士族都热衷于藏书,从典籍文献中汲取营养,取得成就。以陈郡谢氏为例,诗人谢灵运自幼好学,才学杰出,曾编撰当时宫廷藏书目录,得以博览群书,开阔眼界。皇室贵族同样钟爱藏书,萧梁时期,昭明太子萧统编《文选》,所依据的就是极其丰富的典籍收藏。

  明清两代,江南藏书盛况空前,学者范凤书曾对我国历代藏书家做过统计,自汉至清,凡4716人,其中明清两代即有2900余人,占总数的60%有余;在地域分布上,江苏为967人,占20.5%,其中苏州268人(常熟占146人),南京60人。另一位学者袁同礼则认为:“有清一代藏书几为江浙所独占。”历史学家吴晗说过:“江浙两地是我国藏书家集中的地方,在我国藏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而在江浙两地中,就藏书数量与质量而言,环太湖的江南核心区域又居于领先地位,苏南一带藏书几乎占据了整个中国藏书的半壁江山,体现出奕世相继、文脉相承的特点。

  在对江南学术的繁荣发展上,江南藏书也提供了重要动力。程章灿举例说,清代学术在亁嘉两朝臻于鼎盛,形成具有鲜明特色的乾嘉学派。学界通常将乾嘉学派再划分为三个派别:吴派、皖派、扬州学派。这三派学者,都集中在广义的江南。很明显,江南良好的藏书条件与流通条件,乃至江南文士间密切交往、活跃交流的气氛,为乾嘉学派的学术研究提供了动力。例如,扬州学派的代表学者焦循治《易》学,固然得力于家学渊源,亦得力于地处江南的扬州文汇阁和杭州文澜阁所藏《四库全书》。这种读书条件、学者所享受到的读书环境,在江南以外,即使在京城,也不容易得到。

  南京图书馆研究部主任徐忆农研究员将江南文献分为江南记忆、江南著述、江南出版、江南珍藏四个类别,“江南记忆颂扬谦让至德,江南著述传承礼乐大同,江南书业滋养教育学术”,举例来说,徐忆农发现,中国古代凡考中进士人数最多的地区,往往是印书数量较多的地区。清代,除京师之外,苏州的书坊是最多的。在苏州地区,常熟的藏书家和藏书楼也非常多,著名的有赵氏脉望馆、毛氏汲古阁、瞿氏铁琴铜剑楼等,清末叶昌炽编著《藏书纪事诗》全书收录藏书家739人,常熟籍者达到73人。相对应的,清代全国状元112人,江苏有49人,常熟一地就有6人,这清楚地说明了刻书、藏书等图书事业的发达,对普及教育与提高学术水平所作的贡献。

  南京师范大学研究员王桂平深入剖析了江苏古代藏书家的藏书、刻书情怀,“藏书家们不惜耗费巨资、孜孜矻矻热衷于聚书、抄书、读书、整理、校勘、著述、刻书,‘上以寿作者之精神,下以惠后来之沾溉’地拳拳于流传古籍,体现了‘传先哲之精蕴、启后学之困蒙’的深深情怀,为后代留下了宝贵的文化典籍。”

  耗尽家财聚书,殚精竭虑抄书,小心谨慎守护图书,这是江南藏书家的聚书情怀;“饥读之以当肉,寒读之以当裘”,这是江南藏书家的读书情怀;“传先哲之精蕴,启后学之困蒙”,这是江南藏书家的刻书情怀。

  王桂平说,江南藏书家藏书、刻书的感人故事在史册中屡有记载,以明末常熟大藏书家毛晋为例,他醉心于藏书、刻书,高价收购各种善本旧抄。据说他曾在家门前贴一榜书:“有以宋椠本至者,门内主人计叶酬钱,每叶出二佰;有以旧抄本至者,每叶出四十,有以时下善本至者,别家出一千,门内主人出一千二佰。”由于价格优厚,一时书商竟云集于毛氏之门。

  毛晋毕生藏书84000余册,他的“汲古阁”是明清之际最著名的“出版社”之一。自明万历至清顺治40余年,毛晋刻书籍600多种,书版达109567片,所刻字数超过3000万字。汲古阁所刻之书校勘认真、技术精良,价格又十分便宜,流传极广,有“毛氏锓本走天下”的美誉,江南士子无不受惠于此。为了刻书,毛晋陆续卖掉祖传田产和城里几家商铺,节衣缩食,苦苦支撑修复书版的工程。仅《十三经》(80万字)和《十七史》(2500万字)这两部书,耗银就达15480两。

  在江南藏书家所藏之书中,江南地方文献占据一定的比例。南京师范大学江庆柏教授说,近代以来,江南藏书家、图书馆界特别重视地方文献的收藏,使得近代江苏成为地方文献收藏最丰富的地区之一,“近代以来,藏书家和图书馆出版了大量地方文献书目,如近代出版的江南地方丛书,就有《金陵丛刻》《镇江丛书》《常州先哲遗书》《吴中文献小丛书》《昆山丛书》等。”这些地方文献强调地理环境与人文发展的关系,体现了藏书家们建立在爱乡基础上的爱国情怀,也为后人留下了大量珍贵的江南地方乡邦史料。本报记者 于 锋

标签:藏书;江南;江南藏书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