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文化茶坊 > 正文

0

国产电影,如何走出低层次“喧闹”

来源:   2017-02-14 10:30:00

   刚过去的电影春节档期,以37亿元的总票房略超去年,但与票房同步增长的还有观众的“口水”。无论是拥有巨大话题效应的王宝强电影《大闹天竺》,还是拥有成龙大IP的《功夫瑜伽》,抑或有情怀支撑的韩寒新作《乘风破浪》,几乎都在收获数亿票房的同时,收获一片吐槽。在豆瓣上,《乘风破浪》熬了很久才挤进7.0分,而票房过5亿的《大闹天竺》则收获可怜的3.9分,即使是以13亿票房排名第一的《西游伏妖篇》,在豆瓣上也只有区区5.8分,网友甚至调侃式地写出“从今天起,星爷欠我们一张电影票”的评论以发泄对该片的不满。

  为何会出现票房与口碑如此巨大的反差?除了春节档卷土重来的票补、服务费计入票房等,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三、四线城市的观影热潮促成了票房奇迹。这意味着,“小镇青年”成了春节档票房的救命稻草。然而如果从负面口碑来看,春节档电影质量的滑坡,可以说是自去年以来电影总体质量滑坡的延续。从数据上看,2016年全国银幕数新增30%,达到全球第一,然而全年总票房457亿,仅比前年的440亿增长了3%,连续10多年的30%增长速度被踩下“急刹车”。虽然影片质量见仁见智,但观众一个普遍的观感是,最近一年多来,华语片真是“没得可看”。

  近年来,华语电影总体上在以一种媚俗的姿态将众多有着正常审美观的观众推出电影院外。以春节档这几部电影为例,给人的总体感觉就是“闹”,不是热闹,而是喧闹、吵闹。齐刷刷的“喜剧”定位,生怕观众过节“不乐”。然而正如网友们在评论中所说,那种“杀马特”级别的逗乐,更像是一种低层次的谄媚,以为自残智商就可以逗乐观众,其结果无非是让人尴尬地出一身鸡皮疙瘩。

  社会学有一个理论,当国家的城市化率达到50%以上的时候,就涌现出大批的中产阶级。近年来,以追求服务、质量、层次为代表的“中产阶级”消费特征大量涌现,以付费阅读、知识订阅、会员升级等服务为代表的“中产阶级消费观”正在成为越来越被认同的消费选择。因此,在全国各行业都在进行产业升级的大背景下,电影作为内容产业,如何摆脱低层次的喧闹,向更高层的审美转变,而不是继续沿着媚俗的套路走向崩盘,已成为电影产业发展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在移动互联网迅速普及之后的几年来,低价和补贴一直被认为是电影复兴的法宝,然而也正是在移动互联与低价狂欢的这个时代,电影票房走向下滑,这不正说明,价廉但质次的电影正在被新兴的观众群抛弃吗?套用时下一句俏皮话,不是“这届观众不行”,而是观众审美提高了,而“供给侧的改革”没跟上。

  观众的消费升级,必然倒逼制片上游回归精耕细作的“匠人精神”,用高质量的产能挤压低端内容,这是国产电影唯一的出路。在这方面国产电影不妨学学手机制造企业华为和小米,这两家制造商虽然都以低价、低端起家,但不断转型升级,从追求性价比到追求性能比,用差异化、个性化服务争夺用户,不断升级的过程也是价格与价值、口碑同步升级的过程。如今华为与小米早已作为中国制造的代表卖到全世界。国产电影未尝不可以学学人家的经验和理念,在着急赚钱之前,先想想自己能为用户创造什么价值。

  经过10多年野蛮生长的国产电影,在银幕数增加的前提下出现市场增速骤降,说明电影市场的人口红利已经结束,以低价博市场的“圈地运动”也已经到了拐点。没有竞争力的内容产品,观众不会把宝贵的时间留给你。著名自媒体人罗振宇在跨年演讲中曾提出一个概念,即未来的跨行业竞争,本质是对用户时间的争夺。你越提供庸俗无聊的电影,消费者越减少对电影行业的时间支出。春节档的票房与口碑分化,给电影人敲响了警钟,是踏踏实实做好内容,还是继续陶醉在票房数字的狂欢中,电影人需要清醒地做出选择。 徐 宁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