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文化茶坊 > 正文

0

精品剧空缺,资本热该降温了

来源:   2017-02-15 09:48:00

  “拍得脑残一点。”“可是拍得脑残我不会。”“那就尽量脑残一点。” ——这是一个播出平台对电视剧导演的要求。最近,一篇《这个行业暂时性休克,2016电视剧“没什么值得一提”》的报道引发了热议。文中,编剧宋方金、汪海林、余飞坦率分析了当前电视剧制作的种种弊端,严肃指出了不少问题。虽然成绩无须全部抹杀,但近年来国产剧的质量问题,的确引来不少诟病。其背后粗糙的行业作风、浮躁的创作心态,确实该踩一踩刹车了。

  【问题一】

  制作注水 缺乏匠心

  最近一年,也有一批质量不错的电视剧闯入了我们的眼帘,比如《欢乐颂》《小别离》《中国式关系》等。然而,宋方金等几位编剧还是感慨国产剧质量每况愈下,他们直言不讳:2016年电视剧没有什么好说的!相比之下,跟曾经的《闯关东》《北平无战事》《甄嬛传》等精品剧相比,这一年来国产电视剧“成色”确实不足。

  当前影视剧的投资成本越来越高了,然而制作呢,却好像越来越不走心。服饰、道具的讹误屡见不鲜,古代人顶着泡面头、穿着蕾丝裙,甚至还唱起了现代流行歌曲,雷人的不少。演员身价动辄百万千万,来剧组竟然可以拍个正脸就走人,剩下的镜头都靠替身来拍摄。在横店的一个拍摄现场,37个演员竟然全是替身,这样的“抠图拍摄”也不是少数;观众吐槽最多的是演员的演技,台词常常敷衍塞责,反正一切都靠后期配音,常常连嘴型都对不上。这些糟糕的影视剧,拿什么去打动观众?

  编剧的薄弱,也直接影响了影视剧的创作质量。现在,许多影视剧只顾追逐热门网络文学IP,完全没有耐心去好好打磨剧本。缺乏优秀的原创,剩下的仿佛只有侵权与抄袭了。从琼瑶举报于正抄袭、金庸状告江南侵权,一直到最近热播的电视剧《锦绣未央》被指责“抄了二百多本书”,涉嫌抄袭遭到11名作家起诉,每次都只会带来一地鸡毛的喧嚣。

  【问题二】

  平台逐利 缺乏诚心

  制作心态的浮躁,其背后沉淀的是时代原因:观剧方式的改变。几十年前,家里只有一台电视机,一部《渴望》就能引来万人空巷,这样的观剧场景或许再也不会重现了。如今电视台实行“一剧两星”,在卫视上播出机会减少后,不少电视剧更愿意把目光转向网络平台。不知不觉间,“90后”观众网上看剧习惯正在扭转电视剧制作的方向。

  网络平台所欢迎的“脑残”内容,换言之就是年轻人喜爱的轻松娱乐内容。现在,你打开任何一个视频网站APP,首页上最热门的视频,几乎都在迎合年轻收视群体的喜好,其中又以穿越、仙侠、奇幻等题材最受欢迎。愿意为之买单的,是人数庞大的年轻粉丝,“偶像演了我们必须看啊!”

  围绕着点击量,播出平台有了广告收入,制作方也有了利润分成。小鲜肉明星、有话题的年轻偶像、有热度的网络IP,都成为了吸引年轻观众的最有利武器。表面上是热闹了,然而内在质量呢?如今,各大视频平台虽然进入了爆发式增长期,不过代价也是可悲的,“粉丝经济”实际上已经带来了灾难性影响,去年一年,国产电影质量饱受诟病,电视剧质量也有裹足不前的倾向,这未尝不在给我们敲响警钟。

  【问题三】

  资本膨胀 缺乏耐心

  “我们不会再请专业编剧,会请IP的贴吧吧主和无数的同人小说作者,最优秀的挑十个组成一个小组,我不要你写剧本,就是写故事,也跟杀人游戏一样不断淘汰,最后那个写得最好的,我们给重金奖励,然后再找一些专业编剧一起创作,这个是符合超级IP研发过程的。” 阿里影业的负责人曾语出惊人,抛出“我们不会再请专业编剧”的说法,这背后暴露的就是资本膨胀的野心。

  资本最热衷的是“IP”。现在,一部热门小说IP就是一个香饽饽,收购IP价格突破百万元的比比皆是,一旦拿到手了,马上就会进行漫画、影视、游戏全方位开发。在最短的时间内拍完影视剧,收割完利润,赶紧追逐下一轮资本游戏……这种资本运作的恶性循环之下,留给影视剧耐心制作的空间还有多少?

  “资本的力量太可怕”的抱怨不绝于耳,编剧宋方金也批评“产业打了鸡血,行业已经休克”。其实,资本是把双刃剑,投机是它的本质,被资本所裹挟所引发的整条影视行业生产链的失序,没有必要都怪罪于资本的“原罪”。关键是如何理性利用好资本,创作出更多打动人心的精品内容,这是影视行业应该好好补上的一课。

  烂剧会永远有人买单吗?实践已经证明,对于观众来说,那些热门IP剧大多数的命运就是“过把瘾就死”,将很快如过眼云烟般消散,成为我们“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而对于影视创作者来说,在浮躁空洞的逐利中,丧失的是对品位、文化、精神的传承。资本过热、IP过火,隐患不少,也该早点降温了。 本报记者 顾星欣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