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文化茶坊 > 正文

0

没有灵魂的改编 观众玩家不买账

来源:   2017-03-08 09:46:00

  截至3月7日,由著名游戏《刺客信条》改编的同名电影作品,上映近两周票房累计才1.4亿元,烂番茄口碑更是低至19%,与同为游戏改编的电影《生化危机:终章》的国内10亿票房与良好口碑相比,《刺客信条》可谓惨败,为何会败得这么惨,国内正在崛起的游戏改编影视作品,又该从《刺客信条》的失败中收获哪些启示?

  《刺客信条》在上映前可谓备受瞩目。男主角法斯宾德,在国内粉丝中有“法鲨”的昵称,女主角玛丽昂歌迪亚,更是宅男心目中的女神。此外,杰瑞米艾恩斯和布莱丹格里森两位老戏骨加盟。影片本身作为一款著名游戏IP衍生品,《刺客信条》自从2007年诞生以来,十年间全球“圈粉”数亿,且自诞生之日起,要求改编成电影的呼声就未曾停止。因此,在许多人看来,《刺客信条》几乎可以复制《魔兽世界》的票房成功。

  然而,事与愿违,《刺客信条》犯了改编电影最不该犯的错,那就是“原作党”游戏粉丝没有得到满足,普通观众也看不懂剧情,两面不讨好,两边都不买账。

  一直以来,如何满足庞大的原作粉丝,又能让从未玩过该游戏的普通观众踊跃观影,是游戏改编电影的头号问题。对于制片方来说,由粉丝转化而来的观众是最具票房潜质的观众群,IP时代,粉丝经济做的就是这部分观众的生意,因此,是否忠诚于原作,是否有足够多原作的“梗”,是否“情怀依旧”,往往是“原作党”评价一部改编作品的标准。

  影片的出品方显然把还原游戏氛围作为主要看点来设置。例如游戏中刺客切无名指戴袖箭的入会仪式,以及“我们耕耘于黑暗,服侍于光明,我们是刺客”的宣誓词都被保留。在动作场面的设计上,翻墙跃脊、袖箭杀敌以及“信仰之跃”等元素都被保留下来。然而这些符号化的游戏元素,并没有被有机地整合进一个合理的、有头有尾的故事里,而是像一串断线的珍珠散落在泥沙俱下的情节之中。

  对于游戏玩家而言,《刺客信条》的趣味不止是那些炫酷的动作场景与服饰元素。玩家之所以对《刺客信条》上瘾,是因为游戏创作者架构了一个用圣殿骑士与刺客之间的明争暗斗来解读历史进程的世界观。玩家通过扮演刺客并在与圣殿骑士的争斗中,经历十字军东征、文艺复兴、法国大革命等历史时刻,甚至把爱迪生发明电灯、福特生产汽车、通古斯大爆炸、阿波罗登月、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等,这些政治、经济、科技领域的历史都融入游戏,玩家在游戏中与达芬奇、拿破仑、狄更斯等名人一起见证时代变迁。

  可以说,《刺客信条》游戏的取胜之道,恰恰在故事的宏大与完整,新奇的“历史戏说”,满足了大众的猎奇心理。反观《刺客信条》电影,却为了能在100多分钟内呈现一个完整的故事,失去了对历史“阴谋论”的大胆假设,使得影片的格局变得狭隘,因而失去了吸引“原作党”的最大魅力。

  为了讨好没玩过游戏的普通观众,电影《刺客信条》不得不原创了一个架构简单的故事,虽然用一段开场白介绍故事背景,然而游戏情节中无处不在的宏大历史纵深却很难三言两语交代清楚,以至于许多观众如堕五里雾中。比如影片最关键的道具“伊甸苹果”,蕴藏着“人类第一次反抗的种子”,是“自由意志的关键”——然而,电影从头到尾都没交代清楚,为什么“伊甸苹果”如此关键,而在游戏中,“伊甸苹果”其实是史前文明的科技产品,是刺客与圣殿骑士都想争夺的秘密法宝,也是因此导致了延续千年的两派争斗的原因。

  对于没有游戏背景的观众来说,这不是一部很有看头的电影,虽然电影融科幻、历史、探秘乃至外星文明等元素于一身,但呈现几乎都是碎片式的。

  当前,游戏改编IP在国内也方兴未艾,此前的“仙剑”系列正在筹拍大电影,还有许多影视公司也摩拳擦掌打算在游戏改编领域一试身手,然而电影《刺客信条》的教训值得重视。其实,对于IP改编领域,好莱坞的漫画改编与国内外的文字IP改编都有丰富的经验可循,无论是“漫威”公司的超级英雄系列电影还是国内的“鬼吹灯”大电影,都取得了不错的票房与口碑,其中一个最值得重视的经验就是:对原作的取舍,依神不依形;对新故事的创编,删繁就简。

  原作的灵魂是最吸引观众的部分,也是IP的价值所在,必须保留。“鬼吹灯”的“正宗摸金范儿”,“生化危机”中对克隆人是否有人性的探索,在改编作品中都得到了较好的尊重,这是赢得粉丝的前提。而单独成篇的新故事,没有一味迎合粉丝,又令没有接触过原作的普通观众有较低的进入门槛,符合电影创作的规律。对于游戏改编电影来说,普通观众希望看到的是一部精彩的电影,“原作党”希望看到的是一部延续了原作精神的新故事,这才是游戏改编电影两全其美的结果。

  本报记者 徐 宁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