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文化茶坊 > 正文

0

自媒体出书,“立身之本”在哪里

来源:   2017-08-16 08:53:00

  《医本正经》《新史记秉笔画时代》《你我皆凡人》……记者近日在南京各大书店看到,由微信公众号文章结集出版的图书悄然占领了不少书架,一些“网红”自媒体推出的图书更是受到了读者的热捧。凤凰国际书城营销经理张驰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近段时间以来,个人微信公众号火一批,相关图书也跟着火一批,有的甚至已加印几次,销量达到数十万。记者注意到,这些图书虽然紧跟潮流、贴近读者,但快餐化、功利化倾向非常明显,当务之急是加强文化、思想含量,从而找到自己的立身之本。

  《2017年自媒体从业人员生存状况调查报告》显示,目前有近260万自媒体人在社交媒介上从事内容生产,而社交账号的关注度、单篇文章的阅读量成为衡量作者、账号火热程度的重要标准。“网红大V”“10万+”吸引着广告投放和用户打赏,人气颇高的几位自媒体人又开辟出一条新的盈利渠道——自媒体出书。

  走进书店,畅销书架堆满了“紧跟潮流”的自媒体图书:“刘备我祖”精选微信公众号里阅读量高的文章收入《新史记秉笔画时代》,以“史记体”评论当下社会热点、风云人物;视频脱口秀《晓说》将2012年节目开播以来的文字资料整理出来,推出同名书籍,号称有着“正史的里子,野史的范儿”;坐拥50万粉丝的“懒兔子”微信公众号定位于“新时代的家庭健康指南”,2016年整合公众号图文出版《医本正经》,用幽默接地气的话语普及老祖宗留下的中医精髓……据了解,这些“网红自媒体”书籍一经出版,往往能够取得可观的销量,有的甚至在预售期就成为“爆款”。

  自媒体出书风靡一时,可谓把准了读者的“脉动”。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刘方同学最近新买入一本《历史的温度》,该书收录了微信公众号“馒头说”自上线以来的所有文章,这个公众号通过每日推送一个历史小故事已经吸引了20余万粉丝入驻。刘方说,“作者张玮的笔触让原本枯燥的历史活色生香,我写文章时还经常引用其中的事例,买一本书可以用来查阅并随时翻阅。”来自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材料系的王彬同学则是微信公众号“六神磊磊读唐诗”的忠实读者,“我买了一本同名书,其中的文章都是独立成篇,在学习的间隙抽10分钟就能读完一篇,这非常符合我的阅读习惯,因为专业书籍需要系统、连贯地阅读,而读这样的书既是消遣放松,又能提高知识积累。” 在南京苏宁公司工作的秦先生前两天买了一套《老树画画四季系列》送朋友,“我经常在微博、微信上关注老树的作品,他的画清新质朴,妙趣横生,买来送朋友显得很有品位,我也希望他看过之后能多多关注老树。”

  自媒体出书也是一种互利的方式。浙江传媒学院大四学生王景琰学的是媒介传播,他认为,“自媒体跟传统出版业的结合,能将新媒体内容实体化,也能让传统出版业吸点新东西,学点新思维。”上海东方出版社历史编辑室主任陈卓告诉记者,他们出版社与网易、腾讯、凤凰都有合作,“这是一种互赢模式:我们通过出版这些图书了解了最前沿的读者需求,而很多自媒体作者则通过出书集中‘回馈’读者。”陈卓透露,这类图书销量大多在五千至一万左右,“目前整体来看这类书内容太杂,不够严谨,出书的时候关键还是要看选题,看文章质量和编辑质量。”

  网络自媒体书籍“轻写作,快阅读”的特点一定程度上与当代社会中人们娱乐至上的心态以及碎片化的生活方式相契合,自带流量资源的自媒体成为出版方争夺的阵地,出版价值往往不在于其内容的文化含量,而是“网红大V”粉丝效应背后巨大的利益回馈。据了解,自媒体人咪蒙此前的一本《我喜欢这个“功利”的世界》曾创下1分钟卖出1000册的成绩,加上线下的签售会、粉丝见面会,书籍的销量有了可靠的保障,这对出版方来说似乎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正因为此,自媒体图书质量堪忧。文学评论家白烨认为,“写得好的,是故事;写得不好的,就是流水账。”确实,微信公众号的书写本就是浅显的、碎片化的、追求流量的,结集出版的书籍也必然呈现这样的特征。于是我们常常读到五花八门的“趣说历史”、无从查证的“养生之道”、自说自话的“心灵鸡汤”和言辞偏激的“毒鸡汤”!

  采访中,浙江传媒学院新闻学博士焦俊波认为,自媒体文章火爆的传播规律“受当时的场景、碎片化阅读的大环境、固有的粉丝基础等因素影响,结集出书可能会有不少销量,但文化含量值得怀疑。”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也持同样的观点,从报纸副刊文章、博客文章到微信公众号文章结集出书,体现了媒介发展的规律,“不过,微信写得更快、出得更快,交际功能大于文化功能,微信公众号文章说到底就是快餐文化,出版这类图书主要还是为了经济利益。”何平进一步强调,“图书出版物应该是‘沉淀’后的文化产品,用这样一个标尺来看,自媒体图书在‘轻松阅读’和‘粉丝效应’之外,还应该加强思想、文化含量,这才是这类图书的立身之本!”

  实习生 魏 玮 程 稳 本报记者 贾梦雨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