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文化茶坊 > 正文

0

碎片化时间,怎样不被娱乐“绑架”

来源:   2017-09-01 09:15:00

  迷你KTV、VR/AR体验、《天天爱消除》、抓娃娃机……近来,碎片化娱乐大有风起云涌之势,它瞄准了人们的片刻闲暇时间,以即时、互动、线上线下等特点,收获了一大批拥趸,将人们的闲暇时间充填的同时,也在悄悄重塑着年轻人的生活。碎片化娱乐撬动了哪些新玩法?它适应了现代人怎样的消费需求?当娱乐无孔不入地挤占我们的生活,我们还有时间去学习、思考、提升自己吗?

  雨后春笋,新型娱乐撬动新玩法

  在人流熙攘的南京德基广场,记者发现,为了消磨电影开场前的一段“等待时光”,一些年轻人不再坐在休息区玩手机,而是走进旁边一间电话亭式的迷你KTV,花个十几分钟“嗨歌”一把。

  为体会一把迷你KTV的滋味,记者走进这间三面透明的“玻璃建筑”。局促的空间里一个点歌触摸屏、一面大屏幕、两个话筒、两副耳麦和两个高脚凳。关上门,扫码进入系统点唱,即可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一首歌付费5元,包时15分钟20元,一小时64元,支持微信、支付宝扫码付款,也支持投币。和传统KTV不同的是,在这里K歌,用户需戴上耳机用麦克风来演唱,唱歌的同时还可以录音,一首歌唱完以后还可以选择同步到微信上,很有互动感。

  “电影开映前唱个5元、10元的,价格可以接受,关键是能打发时间,体验也很独特。最吸引人的是,这是一个集唱歌、听歌、录歌、线上分享传播于一体的平台,两个人坐在玻璃房里唱,你远在海外的朋友都可以听到你的歌声,社交性很强。”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刘芩对记者说。

  记者站在玻璃房外,隔音效果非常好。在人声喧哗的公共场合,即使里边的用户唱得撕心裂肺,门外的人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负责迷你KTV品牌咪哒唱吧运营的艾美科技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公司旗下设备投放量已超过一万台,用户数量超过1300万,他们看中的正是年轻人“想唱就唱”的消费需求。

  不只迷你KTV,近来处于风口的VR/AR体验,也让年轻人乐此不疲。记者在南京河西万达影城内看到,几位小朋友正戴着VR眼镜坐在几台蛋椅上,惊险的剧情、逼真的沉浸感,惹得小朋友们频频惊叫,他们的父母也乐得趁孩子玩乐的时间休息一下。营业员告诉记者,这种小型蛋椅是最普通的VR体验设备,单次体验时长一般是5~8分钟,很适合小朋友和年轻人用零碎时间“玩一把”。

  资本搅动碎片化娱乐的“江湖”

  今年初,手机k歌app唱吧对咪哒minik的运营公司艾美科技投资数千万元,另一迷你KTV品牌友唱,也在今年5月以1.2亿元的价格被新三板企业友宝在线收购。在VR领域,Facebook、HTC、三星、腾讯等巨头纷纷在VR硬件或内容开发方面高歌猛进。在手游领域,从最初的《天天爱消除》《天天酷跑》尝到巨大甜头的腾讯,将继续大力布局泛娱乐领域。今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网络游戏带来的收益已撑起腾讯半壁江山。

  显然,争相涌入的资本和颇为可观的收益使碎片化娱乐的江湖变得愈加滚烫。这些娱乐方式获得初期成功,正是因为满足了现代人消费需求的新特点,即碎片化、个性化和体验感。

  比如迷你KTV,除打发时间,最大卖点是它的社交性。在迷你KTV唱歌时,用户的歌声会被同步录制,只需一键分享至朋友圈就可让好友们聆听自己的“杰作”。唱吧还提供了有趣的智能打分系统,所得评分可以分享给好友PK,这种裂变方式可以吸引更多用户,同时,后台对唱歌者的声音进行美化处理,好比是个声音版“美图秀秀”。“虽然也知道自己的声音是被美化了的,但年轻人都有虚荣心,自己听听都挺美的,谁不愿意把更完美的自己分享到网络上呢?”90后张红笑着说,自己和小伙伴分享到朋友圈的照片是必“美图”才能发的。

  即便是《天天爱消除》《天天酷跑》这样的轻度手游,也被设计有强烈的社交属性。南京理工大学大三学生小何向记者介绍说,这些游戏的界面上会显示好友排名,类似“微信运动”的步数排行榜,于是朋友间你追我赶、彼此间赠送或索要“爱心”,无形中拉近了距离。

  而体验感则是碎片化娱乐中最能击中人心的。在南京夫子庙水游城,一位刚刚玩过AR体感游戏的朱先生显得意犹未尽。在他使用的这台体感游戏机上,有高度仿真的方向盘、油门等驾驶设备,面前的屏幕模拟的是不同道路场景中的情境,体验者可以坐在驾驶座上随心所欲操纵设备,感受飙车带来的巅峰体验。朱先生告诉记者,一趟体验下来觉得挺刺激,“在现实中谁敢这么飙车啊,能在游戏中体验一下也算过了瘾。”

  碎片化时间不能被娱乐“绑架”

  不可否认,在当今快节奏的生活背景下,利用碎片化时间娱乐消遣一番,往往能起到缓解压力、调剂生活的作用。但问题在于,当层出不穷的娱乐消遣像《贪吃蛇》一样,逐渐吞噬了人们学习工作之余的所有时间,那么人类这株“有思想的芦苇”,又该如何确立生而为人的意义?

  “碎片化娱乐剥夺了人们感受细碎生活的能力。我们在游戏娱乐中沉浸,却忽视了正从指间流逝的生活。”说起这个话题,在南京一家广告公司工作的70后李小贤无比惭愧。他告诉记者,在从前移动互联网和娱乐游戏不太发达的年代,每次坐火车去外地出差,欣赏沿途风光、与邻座的陌生人攀谈乃至任凭无边的思绪流淌,都成了点缀旅途的美好体验。如今,坐高铁从南京到北京,一路上只顾低头刷手机玩游戏,下车时都不知邻座是谁。

  事实上,以碎片化娱乐为重要表征的消费娱乐文化,正让越来越多的人心满意足地沦为愉悦感的奴隶,而忽略了度过时间的其他可能性。玩一局《王者荣耀》、刷一会儿微博,比“啃”一本书要轻松愉快得多,但正是这些只需被动接受、无需费力寻求的感官刺激,正在悄悄麻痹我们对周围事物的感知能力,并剥夺我们利用碎片化时间塑造知识体系、拓展个人生命维度的宝贵能力。

  当然,对碎片化娱乐风潮的反思,并不意味着对现代科技发展的粗暴否定。南京师范大学传播学者王少磊指出,没有人能回得了过去,“承认商业和科技的发展为人们的生活提供了丰富的选择,这是一个大前提。在这个前提之下,如何在铺天盖地的娱乐大潮中坚持自我,拒绝流于浅薄,拒绝‘娱乐至死’,才是值得每一个现代人思考的问题。”

  诚如作家鲁敏所言,当一个人想要成为更充实、更具精神性“大写”的人的时候,他就需要建立自我约束机制,更好地管理碎片化的空白时间,不论是用于写作、学习、思考还是看似无用的发呆——这并非人人需要遵循的圭臬,但最终,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度过时间的方式负责。

  本报记者 冯圆芳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