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总有一朵花是你 美丽中国《美的人》
2018-07-24 12:24: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美的人》2018年4月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自出版以来,短短数月间,已加印三次,反映出社会上人们对美的生活的精神追求。

  该书是一本通俗易懂的美学读物,并无艰深的艺术哲学论述,而是以新颖时尚的视角提出本来美的观点,并将作者自我的体验和感受拿来与读者分享。

  这是一本关于美的通俗易懂的美学读物,由分章分节的结构严密的文字组成,但文风如随笔,如信手拈来,简约生动,颇具可读性。

  严肃的思想,轻松的述说。

  作者的基本美学观点,即本来美,万事万物皆有天然本来之美,入世染尘则变色变形。以这个观点出发,作者提出了美的成长的理念--美并不是雕饰、装掩、改造、扭曲,美恰是借助外界手段,祛除染习,而回归本来。本来天性千差万别,认识根性的不同,才可以得到有助于自我的滋养。

  这个观点承继了东方传统的艺术哲学观,又不弃借助放眼世界的胸怀,将本土与世界紧密相联,实为当代人非常需要的一个认知立足点,在物质逐渐丰富后的社会里,对建设美丽中国的精神世界给予实际而独特的理论贡献,值得新时代的人们借鉴以获得启迪。

  《美的人》:做花的学生,窥探人的美

  所谓美的人,并不是人群中被时间和空间限定的佼佼者。美的人,正是每一个人,并不是每个时代相对中时尚靓丽的人,而是所有时间中绝对的美的人。

  每一个人都是美人吗?

  本来美并不意味着无为美,并不是无须对自己有所作为。本来美是一种思想,一种认识,它帮助你发挥更大的作为去从事美的事业。缺陷和匮乏都是相对的,都是主观认识的结果,以此作为分级和归类将造成人为的不平等。平等在于天序,天赋的没有好坏,只有差别,而差别得以正确的表达,则形成美的展露。

  邱伟杰认为,人就好比十二月花中的一季花、一朵花,为此,以十二月花的形式论述了美品,即美的种性,又针对不同种性提供了修缮种性的成长路径。他从一名“花的学生”窥探人的本来美。“梅兰竹菊,君子佳人;花之师,也许真的是忙碌人生中最幽秘最直接的老师了。”

  梅魂,就是梅的精神,不是孤傲,而是净度和零度,即你的本初,坚持本初就获得了国人魂牵梦萦的梅的姿态。这难道还不足够美吗?

  初樱,就是生怯,怯得疼痛。我疼痛,所以美。

  桃之夭夭,夭为天曲,柔曲的样子多么娇媚。有什么胜过娇的语态可以达到珍贵?

  如火如荼,声势浩大。这样的美烂并不只在青春,它作为一种品质深藏在人的各处。“当垂暮之年,你的满头白发,正似茅花银白,白得没有杂色,如云如雪,这才是真的荼色。红也极致过,白也极致了。那时候你的心肠已经很硬,那时候你的心肠实际上很软。你又读懂了儿时的天真,你顿时沉陷在暮光中回到襁褓。你贪恋生,也准备死,你渐渐地视死如归。”

  石榴,又名天浆。枯骨生天浆。美是养出来的,有内养,还有外养。 “所有用来滋养美的东西,一经所用,必是枯骨。枯骨生天浆。不要以枯骨为天浆。”

  莲花出淤泥而不染。不要只看见不染,更重要的是出淤泥。这是美的智慧,美的辩证法。

  到了七月,该是合欢登场的时候了。合欢的意思,就是排除怨忿,世间百丑不过怨忿,忿恨使人丑,使原本就有的美掉价。合欢之雍容、释然和推让,令人自由。

  槐花,写作木鬼之花,就是有鬼的花。这样的花,深知鬼力成魅。人怎可没有一点点魅力呢?魅力四两拨千斤,回眸一笑,百媚顿生。

  菊花,是花中隐士。樵夫是被弃荒野,隐士乃自觉远离喧闹。所以,饱含内容的人,以隐逸为美。

  芦似霜雪,返璞归真。质朴是什么呢?质朴不是无华,也不是匮缺,更不是处境破落。质朴是一种高雅的放弃。

  或者像芙蓉花一样的醉与毒,也是需要的。神农尝百草,最后是吃了芙蓉花被毒死的。美有时也是一种毒药,它并没有道学的虚伪,哪怕因为恶而倍受攻讦!

  好了,最后也应该有一点水仙花的自怜。孤独者拒绝,用拒绝的姿态将自己包裹起来。这就像酿成的酒需要封存一样。封存才能醇化,才能积蕴馥郁,成为好酒,等开瓶的时候,独占鳌头。

  作者说,这以上的十二季花,总有一季是你,总有一朵是你。

  本来美就是这样,以你的根性塑造你自己,不论信息、科技、体育、艺术,都成为你的助力,在这个纷纭变幻的世界里,帮你自守,帮你尽显能量。于是,光照人间。

  名人名家点评:美不是雕饰,是回归本来

  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艺术家邱志杰先生说:“此书以简明的语言风格于日常的麻痹中发人深省,如闹钟醒人,注入一股清新之气。书中关于如何滋养、如何获得实际有用的成长养料,对现代人生的思与行殊为有益。”

  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王浩教授评点:“书以十二月花品为线索,令人想起《吕氏春秋》的结构,匠心独运。其形式层层铺叠,又好比昆曲艺术中的堆花。其散文表面的底下,实际有深刻的哲学支撑,不乏内在严密的理路。”

  艺术评论家刘礼宾教授指出:“传统文化的主体如何复归其位,颇发人深思。这本书不以宏论出,而以品质立言,不以道的显化自居,而以点的深透做通一个具体,可谓极有价值的尝试。”

  青年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美学专业博士后冯庆老师认为:“摆脱刚性的规训,进入柔化的润物细无声,是我从这本书里看到的最具魅力的地方。”

  青年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美学专业博士舒志锋说:“今天原是谈读一本书的美学价值,不想诸位发言触及颇多。邱先生的书不以分科为叙述方式,而以整合的面貌来比对启发,让阅者寻见心灵的位置,回归人起初的状态,起到了整合碎片的作用。所以,我认为这不仅是关于美的书,也关乎我们的新教育的探索。另外,非常接地气,是活的书本。”

  作家、诗人、戏剧导演张广天先生谈道:“书名叫作《美的人》,开宗明义,即我们除了社会的人、伦理道德中的人、经济活动中的人,不可忽视我们性情中本是美的人。美的人或者可以超越文化冲突的屏障,让各种文明的人群彼此认同,寻到这个时代的共识。”

  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院教学部主任葛玉君老师从教育的方面引发议论:“我关注的是该书涉及对人的品质的培育,即与通识教育的关系。作者既关注到通识性,又关注到民族性。民族性,在他那里,不是独特性与普遍性的关系,而是如何再造新的普遍性。”

  北京大学中文系孙大坤先生说:“首先,阅读非常愉快,非常优美的文字,流畅的语句。我认为在黑格尔绝对美的精神史外,又多了一种本来美的精神史,而后者要谦逊得多,更容易为今天的年轻人接受。这个时代大家呼喊形而上的危机,但规训式的灌输不是好方法,作者这种顺人性情而归置的办法,与人的自然属性对接,非常值得借鉴。所谓齐物论,乃以不齐为齐。美丽世界,因人而异。这里面有大道。”

  在青年一代中,直接关注人体存在之美的著作近年来少见,而此书小中见大,行文隽丽轻快,直击可行的实处,有独特的新锐之气;同时,对于当代精神文明的建设,美丽中国的确需要美的人来着实地行动起来,此书从日常生活层面推动文化自信,是一个极好的尝试。

  【图书作者简介】

  邱伟杰,1974年生,浙江金华人,长年从事美体事业,并对人之美的艺术哲学有独到的认识,涉足东方美学和当代美体科技领域;学者,散文作者,美体事业的实践家。

  作者邱伟杰,是出生江南的青年学者,也是在经济大潮中打拼奋斗的实践者。他将所体验和经历的点滴,汇集成有序的思考。他既勤勉于学,亦立足于大地,不做空中楼阁中的学问,知行合一,以行问,以知答,答以问,问以答。他的独到之处,不是一种故作姿态的高冷,而是呼应你敢问又不敢问的幽隐之处,唤起你常常失去的勇气,做一次直接的判断。他或者错误百出,或者自圆其说,这其实都不是本书的是非,本书真正有价值的,在于发现久违遗忘的本来面目,在于失而复得的一阵惊喜。

  邱伟杰在《美的人》之后,有完整的写作计划,将着手在人之美的领域推出系列丛书,其内容将涵盖思想、人生、艺术人文等多方面,其写作语境将融合多媒质的多角度和多重体验。

  邱伟杰的作品,通俗易懂,又思考犀利,并观点新颖,常给人横空出世且心心相印的阅读感受。

标签: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