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600万年人类历史 如何预示未来——读《第五次开始》
2018-09-14 10:26: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600万年人类历史 如何预示未来

  —— 读《第五次开始》

  “一家之言”

  冰箱、电视、青霉素;真空管、电脑、云网络;人口爆炸、国家间合作、自动驾驶汽车、私家无人机……很难想象,与它们有关的大段描述会出现在一部考古学论著里。新书《第五次开始》抛出了一个宏大的问题:600万年的人类历史如何预示我们的未来?

  史前史研究的核心矛盾就是,对过去的了解由于证据的缺乏和搜集的难度,不得不依靠想象力的补充,但也正因为史前时代与今相异,因此必须避免把当今世界的经验生搬硬套进史前史的背景。史前史就书写而言是空白的,它是剔除了文字的历史。文字仅仅是人类经验的一部分,文明是人类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很多年之后才慢慢孵化出来的。

  假如有一台时光机能够回到史前……曾任美国考古学会会长的罗伯特L凯利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意大利的阿尔卑斯山山顶发现了一具男性裸尸。放射性碳同位素测年推定这个被称为“奥茨冰人”的男子大约死于5100年前,即欧洲新石器时代(距今9000—4000年前)晚期。根据这具尸体的各处细节,比如牙齿、骨骼、服饰、肠道残留物、疤痕等,考古学家逐渐还原了奥茨冰人的形象,甚至推测他死于熟人谋杀。凯利说,如果有时光机,就能回去指控凶手了。

  这是考古学吸引大众之处。可是,考古学家只能研究过去的物质遗存。看到诸如奥茨这样过去的个人,是一种很大的幸运,但仍然无法系统重建宗教、宇宙观、亲属称谓或者任何人类文化更为抽象的侧面,它们只能间接地表达在考古发现的遗存上。然而考古学家实际上不仅仅对物质感兴趣,他们更关心这些物质诉说了过去人类社会怎样的组织内容。

  从物种进化的角度,人类在过去的600万年里经历了四种“开始”(变化的临界点):技术、文化、农业和被称为“国家”的政治组织。人类与动物之间的区别曾一度被认为是使用工具造成的,更重要的差别其实在于,黑猩猩从未将技术作为它们生存的基础,而技术带动了人类直立行走、用火、养育方式与对偶制婚姻。凯利将文化能力的兴起回溯到旧石器时代,珍珠、颜料、符号和洞穴壁画,意义和象征依附其上。更新世末期的温暖气候让定居耕作成为好的选择,人口增殖,迁徙不易,于是农民与村落代替了游牧生活。国家的起源启动了暴力的机器,有组织的暴力是人类实现目标的方式之一。四种开始各有原因,也有共性。

  史前史很大程度上就是探究像“我们”一样的人的状况。人与人或人与世界其他要素之间的关系,贯穿在凯利所说的四次开始的历程里。19世纪中期,有关进化论的辩论,改变了人类的世界观,连起了“过去”和“现在”这两极的叙事主线,而拉紧连线的拉力则取决于我们对这两极的理解。“第五次开始”意味着我们进入“人类世”,意味着人类在人与世界的关系中处于主宰地位,科学技术空前飞跃,文化思潮复杂变动,民族认同与个人身份危机……过去缔造了现在,而现在将如何缔造未来呢?就考古学所依据的漫长的时间维度而言,在后世的考察视线里,我们每个人也都可能是奥茨,未来的人类会如何看待21世纪呢?

  作家威廉吉布森在小说《神经漫游者》里创造了一种“交感幻觉”,用来描述人、机器与信息之间的互动方式。我想这显示了未来的一种关系,它是虚拟的,又是实在的。新的“关系”不断出现,不断改变。大多数人以技术界定未来。作为考古学家,凯利说他更关心人类组织,关心人们相处上的变迁。贫穷、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气候变迁、圣战组织……这些问题看上去难以改变,然而600万年的人类历史揭示了一个常识:世间万物,从无永恒。 )(赵青新)

标签: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