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时代转变之时 写作开始之地
2019-01-10 16:05: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青春》40年启示“文学的时代书写”

  时代转变之时 写作开始之地

  1月6日,由《青春》杂志社主办的“文学发生在时代转变的缝隙暨《青春》新刊读者分享会”在南京举行。正值《青春》杂志创刊40周年之际,范小青、何平、黄孝阳、何同彬等作家、批评家济济一堂,回忆《青春》往事,畅谈时代书写。

  在南京师范大学教授何平看来,类似《青春》这样的文学杂志重点关注的短篇小说文体,一向具有灵活、迅速地反映社会时代变化的优势,这一点在擅长短篇小说创作的范小青手中,得到了突出的体现。

  以范小青1986年发表的短篇小说《越界》为例,这篇作品生动讲述了小巷里原本和睦的邻居因为住房短缺,占用公共空间搭违章建筑,由此引发的“越界”之争。范小青认为,这就是对时代发展的敏锐嗅觉:“改革开放后的经济社会变化使人们开始关注物质生活,这一观念的变化直接导致了人际关系的变化,在《越界》中,我将这一点呈现了出来。”

  “时代转变的缝隙,正是写作出发的地方。”范小青阐释说,从事创作40年来,自己的作品一直紧随时代变化, 关注时代发展给社会带来的各种影响。回顾40年社会发展变迁,范小青感慨变化“来得太快”,而发展给社会带来的正面或负面的影响,应成为作家创作的关注点。在《变脸》中,她写到当下广泛应用的“刷脸”技术:当机器就是不承认你是你,你能拿它怎么办呢?你又不能打它,你也不能跟它讲理,你还不能投诉它。类似这样的在高速发展的社会里随处可见的现象,虽然荒诞,却又无比现实,这种“现实生活的荒诞感”被范小青敏锐地捕捉到并表现出来。在最新长篇小说《灭籍记》中,她将目光对准了房籍、户籍、个人档案这张“无法被替代的纸”,于是得出了“一张纸,比一个人更重要”的无奈结论。

  文学的时代书写何为?范小青强调,文学的时代书写应是浸透了作家主体观照的、具备形而上意义的思索和表达,一味地沉浸在对社会现象的浅表性书写中,并没有太大意义:“例如,当我们看到网约车席卷大街小巷时,医院的门口却有那么多年老的病人、从乡下来的病人,因为不会使用打车软件,而站在寒风里、烈日下一筹莫展,我们该如何看待他们的处境,或是仅仅把他们视作被时代淘汰的群体?对这些问题能否做出深层思考,正是检验作家功力的标准。”

  本报记者 冯圆芳

标签: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