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新成语,“新”在哪儿
2019-05-10 09:24: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什么样的四字词语可以看作新成语?从地方历史和民间传说中脱胎的四字词语能不能算作新成语?“网络成语”有没有生命力? 近日,省中华成语研究会在如东举办的首届中华新成语学术研讨会上,来自全国各地的30多位学者围绕着新成语概念的厘定、在中华成语体系中的价值、新成语的传播与推广等议题展开探讨。

  千百年来

  成语始终在“新陈代谢”

  “与汉语词汇系统的其他成员相比,成语尽管具有非凡的稳定性和传承性,但依然是富有活力的变量。自古及今,成语一直与时俱进,处于持续的新陈代谢状态。可以说,新成语的诞生不仅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语言创新的客观需要。”苏州大学文学院王建军教授认为,成语的“新”与“旧”是相对而言的。对上古成语而言,中古成语就属于新成语;对中古成语而言,近现代的成语无疑又是新成语;对源远流长的本土成语而言,初来乍到的外族成语如“火中取栗”“天方夜谭”“象牙之塔”就是新成语。因此,在汉语成语的聚落中,新老成语彼此颉颃,一直处于动态变化中。

  收录4600多条成语的《汉语成语词典》显示,产生于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宋和元明清的成语分别占总数的68%、15%、9%、6%和2%。可见每个时期都有“新成语”产生,每个时期也有不少冷僻的成语淡出。河南大学文学院刘永华教授举例说,像“实事求是”“一穷二白”已被收录进《汉语成语词典》,人们很少会意识到它们产生于现代。王建军说,一些过于生僻清冷的死成语则可以“下课”了,如“防意如城”“负笈担簦”“鹪巢蚊睫”“醯鸡瓮里”等。

  “网络成语”

  其实是种“语言游戏”

  “成语是熟语的一种,是相沿习用的具有书面色彩的固定短语。意义的整体性、结构的凝炼性、色彩的典雅性、基本‘四字格’、一般有出处、使用频率高是成语的基本特点。”省中华成语研究会会长莫彭龄教授说。

  怎样的成语才能算作新成语?早在2002年,著名学者史式先生给出定义:“新成语”是指五四新文化运动提倡白话文以后才在书面上大量出现的成语。一般有三大来源:一是随着新事物的涌现而出现,如“对号入座”“鸟枪换炮”等;二是随着中外文化交流而传进来的新成语,如“拍板成交”“旧瓶装新酒”等;三是原在口头上流传,随着白话的文艺作品而进入书面的新成语,如“煞有介事”“摆龙门阵”等。

  莫彭龄认为,新成语就是新认定的成语。一种是在社会发展中涌现的新词语,反映新生事物,有着鲜活的生命力;另一种是从历史文献、民间故事中挖掘出的新成语,尤其是在地方文化中挖掘出的新成语。华东师范大学陈璧耀先生认为,新成语就其结构而言,似以四字格为唯一的收词范围为宜。

  刘永华将当代新成语的收录范围界定为从改革开放起到当前。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国的社会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汉语词汇非常敏锐地反映和记录了这一宏伟过程。新成语有可能来源于当代,如“游戏规则”;也有可能来源于古代,但在古代频率很低,不能被称为成语,只有在当代使用频率高到可被称为成语的程度,如“虚谈废务”。

  目前,网络世界充斥着“不明觉厉”“细思极恐”“十动然拒”等所谓的网络成语。王建军认为,这些词语既有违语法常规,亦无美感和规律可言,与其说是新成语,倒不如说是一种语言游戏,组合太过随意,也缺乏典雅性,社会认可程度低。

  此外,一些反映社会热点事件的四字格词语,如“正龙拍虎”“刘谦换壶”“林清窃卷”等虽喧嚣一时,但由于太过直白、时效短暂,极易因事过境迁而被大众遗忘,正式升格为成语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方言成语”

  有望成为新成语

  研讨会上,学者们提出了一种“方言成语”,即在局部地区使用、源自各地方言和民间传说的四字格词语。这些词语具有浓厚的地方色彩,在意义上也有整体性,但结构往往松散,具有一定传播范围和知晓度,如“搞七捻三”“七拼八凑”“颠三倒四”“智女掘港”“水漫金山”等。王建军指出,这些四字格词语有的已被列为成语,比如,“煞有介事”原是吴方言中的一个口头用语,后借助文学作品流行开来,最终被吸收为成语。

  莫彭龄列举出“智女掘港”“纸城铁人”两个带有浓郁江苏地方特色的四字格词语。“智女掘港”来自如东民间传说,讲述渔女明珠在古扶海洲(今如东)挖掘渔港的动人故事;“纸城铁人”反映的则是南宋末年,常州军民誓死保卫常州城的英雄事迹。“智女掘港”和“纸城铁人”在如东和常州两地流传极广,代表了城市精神,传播了正能量,“这两个词语对于传承地方悠久文化,树立文化自信均具有重要意义。”莫彭龄建议将“智女掘港”“纸城铁人”列为新成语。

  “四梁八柱”“一枝独秀”“红颜知己”“与时俱进”“迷途羔羊”“打虎拍蝇”“洪荒之力”……与会学者们列举出一些人们经常使用的新成语。王建军说,这些词语无论形式还是内容都与传统的成语一脉相承,已具备成语的基本要素,只待学界或相关辞书确认即可获得“合法身份”。刘永华则认为,对于新成语的认定,应考虑著名语言学家黎锦熙先生确立的“例不十,法不立”的惯例。即认定一个新成语,应当在语料库中有十个以上用例。

  “一个四字格词语社会使用频率越高,认可程度越高,越有可能进入新成语的行列。当然,新成语最显性的依据,就是进入成语辞书。”莫彭龄说,本次研讨会对一批反映新事物的新成语进行认真讨论,将在讨论成熟后形成推介意见,向社会公布,为成语辞书编撰者提供参考。

  本报记者 于 锋

  配图 本报资料

标签: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