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欧阳修为何以“六一”为名号
2019-05-31 09:25: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明天就是“六一”儿童节了,是属于孩子们的节日。熟悉中国文学史的人会发现,古代有位名人也以“六一”为自己的名号,他就是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学家欧阳修,自号“六一居士”。不过,欧阳修的“六一”和儿童节并没有任何关系。

  欧阳修,字永叔,江西吉州永丰人,宋真宗景德四年(1007)生于四川绵州。

  欧阳修有两个号,分别是“醉翁”和“六一居士”。提起“醉翁”这个广为人知的名号,人们会想起欧阳修最著名的代表作《醉翁亭记》。宋仁宗庆历五年(1045),欧阳修被贬官到滁州任太守,他寄情山水间,写出了这篇散文名作,“天下莫不传诵”。而说起“六一居士”,则是欧阳修熙宁三年(1070)赴任蔡州知州,途经颍州时给自己改的名号。

  据《欧阳修传略》载,他在改号的同时,写下一篇《六一居士传》自明心志,用主客问答的方式解释“六一”的含义:

  六一居士初谪滁山,自号醉翁。既老而衰且病,将退休于颍水之上,则又更号六一居士。客有问曰:“六一,何谓也?”居士曰:“吾家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壶。”客曰:“是为五一尔,奈何?”居士曰:“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间,是岂不为六一乎?”

  原来,一万卷书、一千卷金石遗文、一张琴、一局棋、一壶酒,还有欧阳修这一个老翁,加起来就是“六一”。

  欧阳修一生辗转于开封、滁州、扬州、亳州、青州、蔡州等地,宦海沉浮,心力交瘁。他在江苏大地也留下足迹,在扬州,他建造了平山堂,至今还是扬州一处不可不访的名胜。

  “扬州人对欧阳修怀有特殊的感情。在将近一千年间,欧阳修建造的平山堂,名气甚至要大过大明寺。”扬州著名学者韦明铧说。

  北宋庆历八年(1048),欧阳修从滁州调任扬州,任扬州知州,前后只有十一个月时间。

  在扬州,欧阳修秉承他一贯的施政纲领——“宽简”,戒绝苛政,去除繁琐,顺应自然而又讲求实效,把扬州城治理得井然有序。韦明铧介绍,欧阳修曾经给前任韩琦写信,谦虚地称自己在扬州只做了三件具体的事情:修建了平山堂、美泉亭和无双亭。

  “如今,欧阳修留在扬州最著名的文化遗迹正是平山堂。”韦明铧介绍,平山堂的所在地原是大明寺的附属寮房。欧阳修在此建造平山堂,作为消夏和宴客的别墅。站在堂上,江南诸山宛若与檐楹平齐,故而得名。

  平山堂于庆历八年四五月间竣工,这里下临邗沟,两侧古木参天,翠竹掩映,凭栏远眺,远山近水,尽收眼底。堂前还有一株欧阳修亲手栽种的垂柳,被称为“欧公柳”。欧阳修常常带着朋友们来平山堂宴游。最有名的一次当数这一年中秋节,他与许元、王琪、梅尧臣等好友在平山堂吟赏明月,击鼓传花,赋诗赏月。那一天不巧下雨,但大家兴致不减,欧阳修写有《酬王君玉中秋待月》,“罗绮尘随歌扇动,管弦声杂雨荷干”,千年之后,人们依然能够通过欧阳修的诗句遥想那次雅集的盛况。

  韦明铧说,欧阳修在扬州虽然不到一年,却写了大量与扬州风物有关的诗文,如《咏雪》《赠歌者》《大明寺水记》等,为后世留下“扬州太守例能文”的美誉。他调任颍州(安徽阜阳)后,写下《西湖戏作示同游者》:“菡萏香清画舸浮,使君宁复忆扬州?都将二十四桥月,换得西湖十顷秋。”字里行间依然流露出对扬州的思念。

  平山堂也因欧阳修成为诗酒风流的名胜。欧阳修走后,扬州人建欧公祠(又名六一祠),以感念这位“文章太守”的功绩。

  欧阳修的学生苏轼在扬州任知州时建谷林堂纪念自己的老师。后来经过扬州时,他又写下《西江月平山堂》,“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如今,平山堂上悬挂的“坐花载月”和“风流宛在”两块匾额,记录的正是后人对欧阳修的致敬和追念。

  南京距离扬州很近,欧阳修似未涉足,但他对古都金陵并不陌生。在散文名篇《有美堂记》中,他写道:“若乃四方之所聚,百货之所交,物盛人众,为一都会,而又能兼有山水之美,以资富贵之娱者,惟金陵、钱塘。”金陵是南京,钱塘是杭州。欧阳修说,当时的国内,既有繁华的商业,又有山水形胜的城市,只有南京与杭州。

  在扬州任上时,欧阳修还曾应好友苏舜钦的邀请, 写下长诗《沧浪亭》,通过对想象中苏州沧浪亭美景的生动描述,表达对苏舜钦(沧浪亭创建者)的深厚感情,以及对其不幸政治命运的深深同情。《沧浪亭》中的名句“清风明月本无价”被清代学者梁章钜采用,与苏舜钦《过苏州》名句“近水远山皆有情”组合在一起,成为沧浪亭最有名的集句联。 (本报记者 于 锋)

标签: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