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罗周的每一部戏都从古典通向今天
2018-12-07 09:00: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醉心花》剧照 郭 峰摄

  《春江花月夜》剧照 郭 峰摄

  六获田汉戏剧奖剧本奖,两获中国剧本最高奖曹禺戏剧文学奖,二十部作品获国家艺术基金各门类资助项目。今年37岁的罗周,像一匹黑马闯进了编剧界,让人们看到了传统戏曲的青春力量,以及未来的很多可能性。

  多年来,罗周不断实践、完善着独特的创作风格。在《醉心花》里,尝试西方经典的东方演绎;在《顾炎武》里,安排顾炎武与康熙在明孝陵邂逅,让文学抵达历史不曾抵达之处;在《春江花月夜》里,唱响人与时空、爱与错过的永恒之歌……在恪守古典的基础上,罗周作品传递着鲜明的当代性。

  作为第二届紫金京昆艺术群英会学术论坛板块的重要活动之一,中国戏剧家协会、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和旅游厅、省文联近日联合举办“传承发展——罗周作品研讨会”,以这样的规格为一位编剧召开个人作品研讨会,在江苏尚属首次。本报摘登与会专家的精彩观点,以飨读者。

  仲呈祥(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一个有希望写出传世之作的作家

  在我看来,罗周之所以会成为“罗周”,要研究她的人生,研究她的学术经历、创作经历。

  首先,“凡作传世之文者,必先有可以传世之心”,罗周以有限的人生应对无涯的创作之海,立下“传世之心”。这对于要继承中华优秀戏曲文化并在传承的基础上有所创新的优秀编剧来说,是立身之本。罗周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有希望写出传世之作的作家。

  第二是传承和发展,她给了我们很多有意义的启示。罗周有章培恒先生和张弘先生两位名师。前者领她进入了古典文学的殿堂,为她成为今天这样出类拔萃的优秀戏曲编剧奠定了坚实的文学基础。后者则在实践中,将自己半个世纪的创作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罗周,而妻子石小梅(著名昆剧表演艺术家)则用自己的表演,把传统戏曲的审美风范和艺术规律传递给了罗周。集二位名师之所专,罗周的每一部戏都通向了今天,在继承中华戏曲优秀传统的基础上,实现了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

  第三是多与少的关系,罗周无疑是一个丰产作家,希望她在勤奋丰产的基础上,努力地使自己的作品多一些立得住、传得开、留得下的高峰之作、精品之作。

  第四是功利与审美的关系,罗周已经是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人,优秀编剧必须要自觉成为懂得审美、追求审美、践行审美的自由的人,不要“以文化钱”,要“以文化人”。

  马 也(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研究员):

  罗周是个奇迹,她撬开了古典的大门

  罗周的作品以历史题材、古代题材居多,初读这些文字,我就有一种感觉:是不是一种新的现象出现了。看到如此年轻的一个作家,有扎实的文学功底,对中国古代文化、戏剧文化掌握得非常全面,我认为罗周是一个奇迹。

  首先,罗周的创作是在激活、复活、召回并唤醒古代文化的辉煌时代、黄金时代,她熟读熟知古代经典、原典著作,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型发展,在其作品中有鲜明体现。

  第二,罗周具有很强的虚构能力和结构能力,在剧作中更多体现出个体的主观情感介入,以及剧作家的经验重塑。比如《春江花月夜》整部戏都带有强烈的表现主义色彩。再如《不破之城》这出戏,一旦立意“不破”,那么人性之城、精神之城、民族文化之城等等都可以说得通,这就是作家的思想力量征服了材料,在对历史材料的普通推演、回溯、逻辑、加工、锻打、重塑、重组等等过程当中,罗周让一部戏原来的史实和史料插上了思想的翅膀。

  所以我说,罗周是一个奇迹,一个年轻女孩撬开了那扇文化的大门,确切地说,那是一扇古典的大门、辉煌的大门、黄金时代的大门,这是我们多年想做却做不成的。

  李春喜(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原副主任):

  携传统在现代游走

  在当下青年戏曲编剧中,罗周是继承戏曲文学创作传统的代表性人物。

  昆曲这种独特的戏曲文体具有很大难度,它包含戏曲写作的基本规律和传统范式,罗周的《春江花月夜》剧本对于继承发扬戏曲文学传统具有一种示范的意义。这个戏的行当结构、性格安排、人物刻画、喜剧性穿插对整体风格的调剂,艺术想象力的发挥,动作空间或戏剧场景的丰富,最重要的是塑造了一个为爱而死、为爱而生、超越生死、追求真爱的少年形象。这既展示了作者相当的昆曲写作功力,又与传统昆曲有着明显的不同,有很强的时代性,具有强烈的对于现实生活的暗示和象征意义。

  《谢灵运 绿嶂山》无疑是罗周继《春江花月夜》后又一部具有独特艺术思想价值的杰作,套曲的音乐结构、叙事结构的相对统一,行当和布局的大体和谐,成熟的填词技巧、念白和写作,恰当生动地表现了人物情感、性格心理,等等,所有这些都不能因其深深贯彻昆剧文学写作的技术问题而被轻视,恰恰相反,这正是我们这个浮躁的善于夸夸其谈的舞台应该非常重视的。

  对《春江花月夜》《谢灵运 绿嶂山》这两个昆曲剧本的点评,集中地代表了我对罗周作为传承中国戏曲写作优秀传统的当代青年作家的评价。希望罗周可以继续快乐地写作。

  罗怀臻(上海市剧本创作中心艺术总监、剧作家):

  从自发到自觉,从爱好到担当

  一路走来我一直都非常关注罗周,现在回顾来说,罗周已经完成了从自发到自觉、从爱好到担当的转变。

  罗周的创作是一种以回归为驱动的创新,是一种在现代价值观、审美观的引导下,对古典、对民族、对地域、对中国人心灵构造的自觉回归,但又带着新时代的鲜明痕迹。她因爱好而从事这个职业,她能感受到戏剧里面的无穷趣味,也能捕捉到这种趣味,所以她的作品也非常有戏的趣味。

  罗周的作品没有那种强烈的社会表达、历史表达,她更多的是信念表达。所以她并不写李白,不写杜甫,而写张若虚。罗周和郑怀兴、魏明伦这类每天皱着眉头思考历史的人不一样,她轻松活泼。后两人所写的戏剧是唯文学的戏剧,因为要表达文学,戏剧只是载体。罗周则属于唯戏剧的文学,首先她热爱戏剧,要感受戏剧、享受戏剧,而后去用文学的方式扑向戏剧。所以这两者存在微妙的差异。那些唯文学的剧作家们,一生成就都建立了,还是不快乐。因为他还要思考,还要承担,还要承载。所以他不会有心力去轻易写,一年写一部作品很正常。罗周则不同,她一年可以写七八部,只要有所感悟,有艺术趣味,都可以把它写出来,我们不能以那一类的剧作家来要求她。

  希望罗周将来多考虑进一步接通个人趣味和大众趣味,接通时代性,走向新的高度。

  黎继德(《剧本》杂志社原主编):

  基于戏曲文学修养的新古典

  江苏的青年剧作家群体现象在全国并不多见,包括罗周、周广伟、胡永忠、杨蓉、魏强等,罗周是其中的优秀代表。她单纯又丰富,纯真又深刻,对艺术、文学、戏剧的高度感悟能力和创造能力,基于戏曲文学深厚修养的“新古典”特征,同时又讲究技术,都能带给我们很多启示:既折射出时代的印迹,又唤醒、复活优秀传统文化精神。

  武丹丹(《剧本》杂志副主编):

  简单而丰富,纯粹而复杂

  罗周因《春江花月夜》而享誉戏剧界,10年的复旦大学生涯给她奠定了一般人难以达到的深厚的文学基础,而她的简单和丰富、纯粹和复杂,种种都在作品当中有所体现。

  多年写作养成的专业素质,使得她对题材具有不俗的眼光和独到的判断。比如她的《一盅缘》是曹禺奖获奖作品,之前有人写过改过,并成功上演过,同样的作品拿到罗周这儿,她发现了它新的价值。还有《不破之城》,如何让这个作品再上一层楼,她也做到了,从扬州城被摧毁当中提炼出“不破之城”的精神价值,体现出她独到的眼光。

  另外,在罗周的剧目创作中,我们还能看到她自由的灵魂。她的创作方法和思维没有框框,她能将古典题材的《孔圣之母》与米开朗基罗的《圣母与子》提炼出共通的本质,打破边框和局限。同时又能发出时代的声音,带动一大批江苏的年轻剧作家共同成长,相互扶持,良性发展,共同促成江苏戏剧的繁荣。

  杨 林(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著名编剧):

  禅意、幽默、哲理和思想

  我关注罗周很久了,为什么关注她?因为她一出现就很别致,有一句话叫“一鸟入林百鸟惊”,我是那林子里面的一只鸟,自然被惊着了。一直看她的作品,觉得跟我们惯常的戏剧写法不同。罗周的戏剧是文学的戏剧,利用舞台表达自己文学的东西。罗周近年来的创作有种“漫画化”的倾向,看似寥寥几笔十分简单,其实需要深厚的积累,钻进去再出来,能够从中读到禅意,读到幽默,读到哲理,读到思想。

  张 弘(江苏省演艺集团艺术指导):

  对传统文化可继承性的实践

  和罗周相处近10年,你能感觉到她那颗非常纯真的心,就像个孩子在寻宝。而这恰恰是大部分作者现在最缺的东西。得不得奖于她而言都是一笑,她有种拿得起放得下、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的心态。我认为这种心态是一个将来能成大器的剧作家所必须具备的。

  另外,罗周在创作中体现出高度的剧作家的自尊,她认为戏剧文学有历史学术研究和电影电视等其他艺术样式难以抵达的独特功用。她向往真善美,赋予笔下的主人公以高度的审美价值和精神魅力,让我们对人类充满美好的信心。她通过创作自觉地表达对中国传统文化可继承性的实践探索,这点十分难能可贵。

  虽然罗周称我是老师,但我们更像是同事、同行,更多时候我们是在交流,前面所述这点上,甚至是她改变了我。罗周走的路,跟她的处世态度、人生追求以及对待名利的淡泊,都是让她能够成器的重要原因。

  本报记者 高利平

标签: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