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音乐剧《九九艳阳天》如何解构与重塑经典
2019-04-25 09:01: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胡石言小说《柳堡的故事》创作于1949年,电影《柳堡的故事》上映于1957年。而音乐剧《九九艳阳天》排演于2019年。该剧在保留小说故事精髓和经典歌曲《九九艳阳天》的同时,丰富了戏剧性、人物关系及情感冲突,融入现代、通俗的歌词,运用先进的舞台、灯光设计,以现代戏剧和音乐舞蹈的艺术表现力,讴歌纯真永恒的爱情和革命者大无畏的献身精神。变的是音乐形式和艺术审美,不变的是“革命理想高于天”的深沉情怀。该剧可圈可点之处甚多,而给笔者留下强烈印象的是音乐形态及演唱。

  该剧由作曲家印青担任音乐总监,上海音乐学院的青年作曲家田汨操刀作曲。与《白毛女》《洪湖赤卫队》《小二黑结婚》等传统红色题材歌剧舞剧大量吸收传统民歌、民间音乐、戏曲音乐作为基本音乐主体进行创作,从而具有“完全的民族性”的特征不同,该剧在表现民族音乐特色的同时,融入了大量现代流行音乐元素和西方音乐剧的编创技巧,听起来具有相当的“当代辨识度”和国际化表达色彩。例如,在展现人物内心世界、田园生活和情感流动的抒情音乐段落中,大量采用五声调式谱写,音乐形象明朗、秀丽、细腻,旋律走向具有强烈的韵律美感和极其鲜明的中国音乐特性。而在表现激烈的戏剧冲突、战争场面、人物悲剧命运时,运用了大量的西方现代音乐语言,重用打击乐、连续的不和谐的声响、急速音阶、各种调性的交替,使音乐情感激烈而悲壮。与此同时,《九九艳阳天》的经典旋律贯穿始终,江苏民歌与现代音乐剧的流行语汇相互交融,呈现出极具张力的多元多彩的音乐风貌。

  在演唱方面,西方音乐剧并无固定唱法,一般会根据戏剧情节,选用不同的唱法。但大多数时候还是以流行通俗为主,在气息稳定的前提下,善用共鸣腔发声,以此获得更强的表现力。同样,该剧没有采用传统民族歌剧的民族或艺术歌曲演唱方式。为了更易于拉近与观众的距离,也更贴合当代大众的音乐审美,演员们基本上都用极具个性色彩和讲述感的通俗流行方式演唱,不少曲目单独听来,就是一首完整的流行音乐作品。男主角李进的饰演者李炜鹏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音域宽广、音色华丽明亮,极具质感穿透力。饱满稳定的气息、大幅度的颤音、通透的共鸣、自如的真假声转换,具有相当的“国际化特色”。他用俊朗的舞台形象,塑造了一个具有时代特色的“四班长”。

  该剧导演雷国华说:“我们没有用过电影里的一句台词,舞台的呈现也都是全新的手法,希望能拉近这个具有年代感的故事与当代年轻观众的距离。”该剧的当代化、通俗化、流行化表达,让人耳目一新。但在审美惯性的作用下,主人公与传统演唱完全不同的“洋气”的咬字和发声,带有明显西方音乐剧舞台表演痕迹的肢体动作,对于习惯于欣赏“正统的”“严肃的”传统革命艺术形象塑造和表达方式的观众来说,似乎又产生了无法一时消解的“隔膜感”与“陌生感”,甚至会产生“是否能够真正驾驭和体现厚重的革命历史与深沉家国情怀”的疑问。在新的时代和观众审美日趋多元的背景下创排经典红色革命主题文艺作品,在“土洋”之间、“破立”之间、继承与创新之间如何拿捏平衡点,如何将深刻的主题充分展示,如何得到最佳的艺术效果,如何最大限度获得观众的接纳与认同,该剧提出了一个很好的命题,也做了卓有成效的积极尝试。

  可以这样说,该剧带着仰慕之心,对经典红色作品进行了妥帖的解构,同时用年轻化、国际化的音乐视角,进行了当代年轻人眼中英雄主题音乐形象的重塑,从而完成了向经典的致敬,是一部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的优秀作品。 尚宇轩

标签: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