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苏州运河文化遗产活态传承保护之思考
2020-04-16 09:20: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苏州段大运河 视觉中国供图

《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规划纲要》明确指出,大运河文化带遗产保护传承利用要按照“河为线,城为珠,线串珠,珠带面”的思路,构建具有经济文化影响力的空间格局框架。苏州作为运河“线”上的重要一“珠”,如何利用好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优势,重塑苏州“运河城市”新名片?

苏州是大运河流经的重要历史名城,运河穿城而过,许多河流又与运河纵横交错。古代苏州之所以成为万商云集的“四大聚”之一,正与大运河息息相关;时至今日,苏州近一半的货运量仍由水路承担。

围绕大运河周围,散落着苏州众多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山塘河、上塘河、胥江从运河汲取水源,流入环古城河,环古城河包围着苏州城区,流动的水自古以来一直滋养着苏州古城。护城河上的平门、齐门、娄门、相门、葑门、南门、盘门、胥门、金门、阊门等古城门,是古苏州对外连通、交往的主要通道,同时也是苏州厚重的历史符号。这些连通运河、经纬交织的河流流经虎丘、寒山寺、枫桥风景区、盘门、平江历史街区等地,将众多历史文化遗产串联起来,形成一个苏州古城的“内部运河文化带”。

中唐时期,张继曾留下“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的千古绝唱,白居易也曾写下“绿浪东西南北水,红栏三百九十桥”的动人佳句。之后,周遵道《豹隐纪谈》、冯梦龙《隋炀帝逸游召谴》等作品,也都以运河为背景,不仅描摹出苏州运河两岸的人情风俗,也留下了苏州运河文化的历史存照。

从文化角度而言,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与苏州文化遗产活态保护高度契合。

首先是主题特征高度契合,即运河文化与苏州水文化具有很高的契合度。据统计,苏州水文化遗产多达2224处,而其中很大一部分都与大运河有着密切联系。在大运河主干水流的供给下,苏州城区内才会出现古城河道上密匝的古桥,河岸人家汲水的古井,等等。

其次是空间特征高度契合。大运河作为线性文化资源,兼具文化线路与遗产廊道的特征,这为苏州文化旅游的空间布局提供了历史依据。例如,苏州通过打造护城河游船线,把平江历史文化街区、觅渡桥、盘门、相门、朝宗阁等散落在古城四周的文物古迹串联起来,盘活了“点”上的文化遗产。

最后是资源特征高度契合。与诸多 “固定”“易损”的文化遗产不同,大运河文化是一种“活态遗产”。近年来,苏州不断通过推出具有地方特色的古胥门元宵灯会、江南船拳、白洋湾山歌等与运河相关的“非遗”民俗活动,彰显了大运河文化与自然环境、社会现实、历史记忆的互动和创新。

目前,在山塘历史街区、虎丘云岩寺塔、平江历史街区、全晋会馆、盘门、宝带桥、古纤道7个遗产点已设置遗产标识碑,碑身刻有“中国大运河”LOGO标识,这些举措在文化地理上将苏州与大运河建立了联系,但总体来看,苏州运河文化遗产仍待进一步挖掘和梳理。如何做好“大运河文化带苏州段”这篇文章,不妨从准确定位、部门合作、项目推进三个方面“破题”。

从准确定位方面来说,历史古城苏州蕴含着深厚的人文精神和审美品格,当下也需要更加鲜明地将其贯注到大运河(苏州段)的文化遗产保护利用当中。在大运河(苏州段)的“新形象”塑造当中,要注意以下几点:

一是差异化,“水”是苏州文化遗产的符号,但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中,所有的城市文化遗产都自然带上了“水”的标签,倘若仅停留于过去的“水”符号,必定会与其它城市重合。所以,大运河文化带苏州段建设就须强化大运河之水的“苏州特色”,在“赋特色”的基础上注重苏州大运河文化遗产的活态利用,有效串联和延伸“运河”主题的文创产业链条,提升苏州运河遗产文化附加值。

二是标识化,即打造具有江南特色的运河文化遗产符号,在此基础上实施品牌化运作。一是重点发展盘门和吴门桥片区,构建“河城一体的遗产城市”新形象;二是扩展苏州遗产文化空间,从“打造景区”变为“打造城区”,把整个城市作为最大的景区来打造;三是充分利用好苏州历史文化与自然生态交相辉映的有利条件,努力营造赏景点、品文化的文旅融合新局面。

三是样板化,把碎片化的“吴文化”意象勾连起来,形成主题明确、特色鲜明的文化创意线索,构造一个古韵今风、充满活力的吴中“运河文化”创意圈。如:人文荟萃的古城运河沿岸,可融入京杭运河黄金旅游线中;以吴早期历史上重要人物伍子胥命名的胥江,可彰显吴文化之根;上塘河、山塘河则以苏州水街为主题,打造独特的河街相邻的市井民俗风情等。

从部门合作方面来说,大运河文化带遗产传承与利用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相关部门要树立全国、全省及全市“一盘棋”的发展思路,打破边界,营造“政府主导、部门协作、社会参与、齐抓共管”的良好氛围。

苏州应学习杭州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的成功经验,设立京杭运河(苏州段)综合保护中心,将运河西段、中段、南段的遗产资源整合,在发展中段的基础上,充分挖掘西段和南段的遗产资源,逐渐形成苏州运河遗产的三块高地。同时,着手建设大运河遗产点大数据系统,引入国内外在线遗产信息平台的交换数据,逐步实现遗产管理“用数据说话”,促动相关部门合作,提高文化遗产管理治理的总体水平。

从项目推进方面来说,全方位的“活态利用”是继承和弘扬大运河文化遗产的最适合路径,如何做好“活态利用”?

首先,要做好价值利用评估。大运河文化带苏州段建设尚存在价值挖掘不充分的问题。相关部门可组织相关学者,抽调水利、地理、文化、历史、民俗等专家组建考察团队,沿大运河苏州段走访调研,探讨相关文化遗产价值的真实性、价值利用的可操作性和遗产利用的空间性,发布《大运河苏州段遗产点调查报告》,发掘和升华大运河苏州段文化遗产的精神价值、科技价值、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

其次,要组织文化活动。“重现”大运河畔曾经的中秋灯会、龙舟会、山歌会、庙会等民俗活动,同时应注重苏绣、苏扇、玉石雕、泥塑等“苏作”传统手工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利用和开发,提高“苏作”文化的影响力。

再次,重视非遗文艺演绎。结合昆曲、苏剧、评弹、吴歌等“非遗”文化保护传承,充分挖掘、创新苏州作为“运河城市”的演艺内容,尤须重视唐宋特别是明清文学史上关于“运河与苏州”的文学资源,将文化遗产与艺术想象相勾连,再现运河沿岸灵动的“江枫渔火”和作为“天下四大聚”之一的繁盛,把运河故事演绎、民俗风情展示与现代休闲旅游融合在一起,致力于打造具有品牌影响力的大型文化综合项目。

徐国源 (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曹志伟 (南京财经大学新闻学院文学博士)

标签:苏州;大运河;运河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