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文化滚动新闻 > 正文

0

上哪儿说理!古人造假不算假?| 画事

来源:   2017-03-20 10:00:00

  今天是三一五,咱们来说说假画那些事儿……

  话说,假画这个东西,和央视打假的那些还真不一样,假画的水太深,而最深的莫过于古画。

  古画的双胞胎就是照着一模一样的临,到了今天,两张画都有了时代包浆,很多著名博物馆都有双胞胎收藏,比如美国弗利尔美术馆和上博撞脸的吴镇《渔父图》,大都会和台北故宫撞脸的钱选青绿山水……

  两幅均为吴镇《渔父图》

  上图为上海博物馆藏,下图为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这些后遗症来自于古画的“摹”的方式,这还是低等的,光一个款上就有很多方法,比如改款,添款,挖了旧款加新款,题跋改成本款等等,反正古人挖补个把字简单的像ps一样,比如今小鲜肉们的抠图电视剧画面要自然多了。

  陈巨来还讲过苏州造假高手们的事,在修复过程中把人家一百零八罗汉的长卷偷偷挖下来五六个,再拼成一张画拿去卖钱,又有人把什么亭子人物在扇面上挪来挪去,都挺神奇的。这些事我以前的裱画系列都写过,可以回看→《

  宣纸上的Photo Shop:古画修复挖补神功

  》

  今天,来系统说一下造假这些事儿。

  中国造假历史:唐代就开始了

  说起造假,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大千。张大千仿石涛仿得极像,八大、徐渭他也仿,甚至宋元的东西他都敢造假。

  (说起书画造假就会想到张大千)

  (张大千 《仿石涛山水图》)

  其实造假在中国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它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唐代,往后宋元明清历朝历代都有。

  但是古人这种“造假”能叫造假吗?那挂在博物馆里的《洛神赋图》、《捣练图》、《虢国夫人游春图》岂不是都算假画了?大家仔细去看,这些画后面都会加一个(摹本)的字样。

  古时候不说造假,得叫“摹”。

  (传世顾恺之《洛神赋图》为宋代摹本)

  (传世张萱《捣练图》也是宋代摹本)

  (传世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还是宋代摹本)

  这是因为,人家的目的不是造假,而是因为以前没有手机、相机啊,只能通过这种方式高保真还原。相当于咱们今天拍个照。王羲之的真迹你见过吗,没有,我们现在看到的都是唐朝的摹本。这么说我们还得感谢古代的造假技术,要不是这些人,恐怕很多字画现在都看不到了。

  (神龙本《兰亭集序》是唐代冯承素的摹本)

  要说张大千是民国造假第一人,那米芾也可以算是他们那个时代的高手了。米芾临摹的《王羲之十七帖》可以以假乱真。他常常借来朋友的藏画赏玩一番,还回去的那幅十有八九就是他自己仿的假画,因此骗了不少真迹来。

  (米芾 《王羲之十七帖临摹本》)

  不过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呢!据说他有一次仿了一幅戴嵩的牛,还给画主人的时候被发现了,画主人说这个是摹的不是真迹。米芾问他怎么看出来的,画主人说:“牛目有童子影,此则无也。”真画里牛的眼睛里是有牧童的身影的!你这个没有,一定是假的!米芾只好极不情愿的归还了原画。

  (戴嵩的牛)

  但是不管怎么说,人家是名家仿名家啊。只要仿的好,管他唐摹本、宋摹本,元人仿宋人还是宋人仿宋人呢,能流传到今天的都是好东西。

  到了明清,还有好事者把没有名气的画家签名挖掉,添个宋元大家的名字,再以高价卖出去,这也算是偷梁换柱造假画的一种了。不过这种方法不适用于唐代的书画,因为唐人书画很少有作者签名的,直到北宋才确有签名。

  (范宽:没错,就是从我开始,画上有签名了)

  还有人被授权“造假”的,说得好听点其实叫“代笔”。有时候画家太忙了没时间画,就找个人为自己代笔一幅作为应酬之作送出去。

  宋徽宗时代,北宋画院就替皇上代笔。宋徽宗的很多传世作品都是代笔,比如下面这幅《五色鹦鹉图》。

  (宋徽宗《五色鹦鹉图》,画院代笔)

  明代的董其昌一个人就有十来个为他代笔的人,这些人后来还都是些赫赫有名的大家,像赵左、沈士充、李流芳、王鉴都是。文征明也有专门代笔人,比如朱朗,钱谷,还有他的儿子文彭。清初四王中的王翚则因为眼睛不好,画中精细点景就请杨晋、虞沅代笔。

  (董其昌)

  这还算好的,还有些代笔是未经原作者同意的。比如任伯年的传世假画,多是他的子女和门生代笔。还有冯超然,他的外甥张糓年就到处兜售他的假画,以此牟利,实在是令人感到尴尬。

  (冯超然)

  齐白石晚年盛名时,被造假的情况已经弄的非常无奈,又是特制印泥,又是打钢印,但这些防伪手段都拦不住造假的脚步,他生气写诗说,一日能买三担假!

  造假手段:摹、临、仿、造

  了解了书画造假的历史,我们再来研究研究造假的方法(批判型研究啊!)

  造假画的具体手段无非“摹”、“临”、“仿”、“造”四种。摹就是先用一张较透明的纸蒙在原迹上,勾描出来再敷色,这种方式画出来的大概是最接近真迹原貌的了,至少在形上是差不离的。

  (顾恺之 《女史箴图》(局部)唐摹本)

  对临就是把原作放在一边,边看边照着画。画出来的不可避免在形貌上与原作有所偏离。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

  (仇英 《清明上河图》临本)

  仿有两种情况。一种有蓝本,但是作者只取其大意,不精工细摹,大概有那么个意思就对了。另一种是没有蓝本的,作者根据某家的构图、笔法、设色自己创作出一幅画来,虽然某家没这么幅画,但是这个皴法、这个设色都是有出处的。

  (王时敏 仿董源山水)

  造就是伪造。我也不管你画没画过这个,我画了一幅,题了你的名字那就是你的了。这种情况比较多见一些有名的但是画迹几乎没有流传的历史人物。

  比如曹操、岳飞、文天祥。你说这不是他的字画吗?那你见过真迹吗,没有,那你凭什么说我这个是假的。这种臆造出来的作品往往都是比较劣质的。

  (曹操 《衮雪》)

  古旧作画的造假往往和修复有一定的关联。换句话说,会修复的人走歪道儿了干起造假的行当是件很容易的事……

  有些书画年代久远,难免破损不堪,要延长画的寿命就得想办法进行修复呀,老的装裱材料得换新的。于是造假者就把这些换下来的旧材料收集起来,拾掇拾掇用来做伪作的装裱材料。

  (图为修复古书画)

  还有就是上面提到的挖款。把真画的款挖下来放到假画上去,在真画上添个假的款识,这一下就得了两幅画了。孰真孰假,谁说了算呢。

  最变态的大概是揭裱吧。字画装裱的时候会在原作下面有一层托纸,这样方便以后揭下来重新装裱。但是有的造假者把画和托纸分离后,托纸上会留有淡色版的原画,造假者就在这层托纸上找来旧墨加工一番,得到一幅几乎与原作一模一样的画。

  (画心背后那张宣纸就是托纸,又叫“命纸”)

  有人说我们在博物馆里看到的古画纸是泛黄的呀,有的都发黑了,现在市面上纸这么新怎么以假乱真?我只想说,你太小看中国人的造假能力了!用烟熏、茶水浸泡,哪一样不能让纸变黑变黄?甚至还有人用茅草屋顶渗下来的水和青杠树的果实泡水用来做色!

  (做旧)

  (做旧纸张)

  造假基地:扎堆儿专业造假

  我们国土辽阔,造假画也是分片儿的。什么“扬州片”、“苏州片”、“绍兴片”、“广东货”、“河南货”、“江西货”,每个地区作伪的画还挑风格。比如苏州地区就喜欢仿仇英一路的青绿设色山水。其他地区也多伪造当地名家的画作。

  虽是地区批量造假,但造假的水平也是有高下之分,如今行里说“苏州片”,意思就是苏州出品的水平很差的假货。

  (仇英(款)《践行图》局部,系明人伪作)

  在明代,苏州造假的规模最大。吴门画派的兴盛给这个地区带来了商机,造假者扎堆搞事情,据说山塘街专诸巷和桃花坞一带聚集了一批民间作画高手,专业造假,还有分工的!有人负责造假书画,有人负责造假印章,有人专门画山石有人专门画树……有些伪作流入皇宫,骗过了皇帝的眼睛,甚至还能在这些假画上看到“某某御览之宝”。

  (“吴门画派” 仇英《汉宫春晓图》局部——这不是假画!)

  从造假画的地域分布来看,“苏州片”大概算得上元老级别了。现如今在老“苏州片”的基础上又兴起了“新苏州片”,流出来的假画有些真伪难辨,为了让假画看起来更真实,造假者还会模仿大家在画上题跋。

  天津的假画作坊也多,这些作坊设备高端,流水线作业,会用高薪吸引一批专业画家和民间艺人加盟。据说一般四五天就能完成一幅作品,粗糙点的一两天就能做出来。

  (劣质的假画)

  至于北京,琉璃厂、潘家园算是有名的交易市场,这里的赝品不仅种类齐全,价格还便宜。他们的假画制作已经不受时间和地域限制了——你要明清的画我就给你明清的画,你要宋元的画我就给你宋元的画,你要毕加索我也能拿出来呀。

  (北京琉璃厂书画市场)

  (北京 潘家园)

  而在古城西安,据说画假画的人比卖假画的人还要多……“书院门”是陕西最大的书画交易市场。在这里,造假已经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靠这个发家致富的人比比皆是。

  (西安 书院门)

  都说造假者是鉴定者的天敌。但是现在有些鉴定专家已经顾不得什么天敌不天敌了,能让我赚到钱你就是我的好朋友。因此一些造假团体把目标投向拍卖机构,一年虽然只做个四五幅,但是每一幅都要通过精密仪器和鉴定专家共同包装。画儿摆在这了,鉴定证明也有了,信不信由你。

  古人造假有价值,今天造假算违法

  虽然花高价买到赝品是件让人很不爽的事,但如果你上的是张大千的钩,好像也不是什么太丢脸的事,毕竟被他坑过的人多了去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造假这个事儿还是严重干扰了书画市场的。黄永玉有一篇文章里说自己有一次得了一幅画,请何海霞给他看看有没有可能是张大千仿的,何海霞说这个不好说啊看起来有点像。黄永玉吓得没敢入手,结果后来得知那幅画是真迹的时候懊悔不已,连连说何海霞坑了他。

  (张大千仿石涛山水,左侧有其门生题字:“此为大千早年仿石涛所作精品。”)

  不过,大千造假虽然出名,人家也是会画画的,好歹凭着真本事吃饭。古人临摹也出于学习和留存后世的目的,在今天看来很是有艺术价值的。

  (张大千《秋菊》)

  也许有人会问,现在这些假画传到后世不也一样能供后人学习和研究吗。但是很多古代的假画传到现在,也给研究古代艺术家带来了很多困难,比如唐寅、董其昌假画太多,唐寅的真面目到底啥样,众说纷纭。古人已经作古,无法追究,而现在,仗着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再做造假的勾当,打着名家的名号去卖一幅原本不属于他的作品,这就是骗子的行径啊。

  看了这篇你是不是还会觉得,诶,造假画也没有那么难嘛,反正现在不懂的人那么多,我会点书画做个旧不就完事了。

  首先,我要告诉你,造假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市场上还是有很多火眼金睛的鉴定者存在,此外,很不幸的告诉你,从去年开始,造假画、卖假画已经违法了!要是不小心被315打假找上门了,我可概不负责!

  画 事 君 还 要 说 话

  民国画事存在的目的,是向更多的的人推广艺术美和一种有审美的生活。

  审美非常重要。

  人们日常使用最高的一个词,除了好吃,好玩,大概就是好看了。

  好看不好看,什么东西好看,那就是审美。

  审美主导了你的日常选择,当你有一天觉得muji很好看时,你会想回去砍死认为阿依莲很好看时的自己。

  审美主导了你的风格选择,当喜欢明式文人风格的你遇上满堂红木雕花家具的江浙老板,你会打定主意不跟这人做朋友。

  审美主导了你的人生选择,你有什么样的审美,就会去选择各种符合你物件的审美,来过自己的一生。

  然而,审美不是天生的,是需要训练的,美也不是无限多样的,是需要训练的。

  如何训练自己的审美水平?有很多方法,但最基础的是,多看好东西。

  不是在手机上看两寸长的图片,不是在课本里看豆腐块,而是去看原作,看印刷质量好的复制品,和画册。

  因此我向您推荐下面这本书。

  《阿里壁画:托林寺白殿》。320页,170多幅壁画,内容非常丰富。

  托林寺壁画你可能不太了解,其实这是北宋时期的壁画,只是,不出自汉人之手,而是出自西藏的古格王朝,这个王朝一夜之间神秘消失,留下了托林寺里这些阿里壁画。

  出品业内巨制《宋画全集》《元画全集》的浙江大学出版社团队,进入了阿里藏区,将藏区壁画的精华——托林寺壁画用全息化高清采集的技术扫描下来——这和专业相机拍摄的像素量级是完全不一样的。

  有了高清的图片信息后,浙江大学出版社协同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浙江大学汉藏佛教艺术研究中心、浙江大学艺术系,不眠不休,倾力打造了这本书。

  国际标准大八开的设计,力争最大限度地向世人展示白殿壁画的美轮美奂。在设计、选纸、印刷上都用了最高标准,你甚至可以从纸上看到斑驳的矿物颜料感。

  因为这精美的印刷水平,他们甚至获得了上海印刷大奖,这个奖当年才发给两本书。

  托林寺壁画是西藏壁画中的明珠,这个地区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交汇点,是中原地区通过甘肃、新疆境内丝绸之路与藏区腹地及东北印度联系的关键纽带。所以这个地方的壁画又跟敦煌壁画不太一样,更有异域的感觉,艺术价值、社会价值、历史价值都很高,也非常值得研究。

  浙江大学出版社特为民国画事的粉丝提供最低折扣,

  6.2 折 包 邮 出 售

  长按识别二维码,即可进入民国画事微店购买~

  【拍下直接支付,就不会产生找不到链接,重复拍下的情况了】

  【如想追踪订单信息,关注“微店”公众号,点击底部我的订单即可查看,或下载微店买家版app】

  【出版信息】书名:《阿里壁画:托林寺白殿》

  语言:藏、汉、英封面:精装布面书套:纯手工

  作者: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文化局

  编著定价:980.00元

  印张:80页数:320字数:396千

  开本:635mm*889mm 1/4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版别:2015年7月第1版

  ISBN:978-7-308-14877-1

  点击文章左下角“阅读原文”

  即可进入微店购买

  “

  民国画事,深情讲述艺术家,专业解读艺术品,直接深入艺术市场。致力于做最好的艺术自媒体,写最好看的艺术文章。——人生不长,你需要读点好东西。关注我们,持续接收好文章。

  ”

  民国画事更多精彩内容

  这样的老太太世间不会再有——张大千传奇女弟子方召麐

  齐白石贴条警告印泥贼,李苦禅揣七节鞭拉洋车丨画事

  一本册页卖了两亿,齐白石吓醒后发了个朋友圈

  四张画儿,窥探艺术史里宋元明清这一千年丨画事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