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文化滚动新闻 > 正文

0

今天的年轻人,还敢说以文学作为终身志趣吗?

来源:   2017-06-16 09:17:00

  图为《萌芽》杂志封面

  “一场盲评会,诞生了青松城文学奖。”《萌芽》杂志社办公室主任吕正在微信朋友圈晒图配文道。上海肇嘉浜路上的青松城,是《萌芽》主办的新概念作文大赛20年来的大本营。这一周,则成为2017上海-台北两岸文学营28位文学青年的驻扎地。他们中有刚参加高考的高中生,中文系学生,医学系学生,建筑系博士生,也有补习班英文老师、“流浪教师”和直陈自己刚刚待业的年轻人,有人刚在文坛暂露头角,有人刚刚发现自己原来更喜欢写作。

  举办开营式的这一晚,28位年轻人大多是第一次见面。“一周后,你们就会变得难舍难分。”台湾《联合文学》杂志是上海-台北两岸文学营的联合发起方,这是《联合文学》总编辑王聪威连续第三次带队参加文学营,文学营在上海、台北两地轮流举办,今年又回到了上海。王聪威负责介绍台湾方面派出的导师,在他口中,导师之一高翊峰成了台湾文学界的李宗盛,另一位导师凌明玉则被冠以“文学界蔡依林”之名,两岸年轻人都熟悉的艺人让现场气氛迅速活跃起来。

  开营式

  高翊峰一下飞机就去逛了衡山路上的书店,他说:“每一座城市都有无限新奇的可能,在这座城市中挖掘出最棒的事物,是文字工作者该做的事。”凌明玉长期担任“耕莘青年写作会”导师,这是她第二次来上海:“我始终觉得上海和台北的长相、氛围、气质就像是孪生子。文学营可以在短时间内聚集最多喜欢写作的人,相濡以沫。这个时空很奇妙,可以激荡出意想不到的东西。”

  上海导师潘向黎为文学营提炼了三个关键词,文学、年轻和青春:“我希望大家抱着一期一会的心情来享受这段时间,文学有点像爱情,灵感可遇不可求,要沉浸在这相聚的时光,相信收获会是丰富的,一生难忘。”导师小白把文学营比作以“玩”为主的夏令营:“正好是吃农家菜的时节,大家不要缺席啊。”

  年轻人的相聚,玩在一起,是不用约定的主题。上一届导师路内还记得,在台北,文学营的学员们一起唱K,因为声音太大,甚至招来了警察。但因为文学的相聚,毕竟还有另一番气质。文学营的特色——盲评会,把学员们的作品匿名装订在一起,导师和学员共同品评,相互交流。上一届文学营,原定一场的盲评会,因为气氛太热烈,加到了三场。今年在上海,作品盲评被安排在了一头一尾,学员们还将在驻营导师的带领下,参访世博会博物馆、巴金故居、“洛克外滩源”等上海文化地标。

  初次相会时,走上台自我介绍,好几位带着浓浓台式普通话口音的学员说:“希望将文学作为终身志趣。”这让《萌芽》编辑部主任桂传俍感慨,“身边好像很少听到年轻人还会这样说。”各式各样的生活和现实压力,挤压了文学的梦想。当他话音刚落,来自上海的营员中,也有人说:“想把写作一直继续下去。”

  “我是孙甘露,现在是《萌芽》杂志社社长,年轻时我被《萌芽》退过稿,后来我才发现,退稿可能是一个信号,意味着你将来有可能接管这份杂志。”最后一个自我介绍的孙甘露,让现场气氛再度活跃起来。“开个玩笑,用这个方式给大家鼓鼓劲。”孙甘露说。

  “为年轻人鼓劲”,或许就是《萌芽》与《联合文学》走到一起合办文学营的共同“基因”。凌明玉说,在台湾,《联合文学》是年轻写作者起步时“必投的杂志”,“大家以获得《联合文学》奖为荣”。1956年在上海创刊的《萌芽》则是新中国第一本青年文学杂志,也是一代代作家“萌芽”的起点。《联合文学》发行人林载爵感叹:“《萌芽》是一本鼎鼎有名的杂志,历史悠久,对鼓励年轻作家做出了巨大贡献;《联合文学》是台湾地区非常重要的文学杂志,这几年在鼓励年轻人写作方面花了很大的功夫。两岸文学营让年轻写作者有一个很好的交流平台,也感谢导师愿意花整整一个礼拜的时间和营员讨论文学作品。”“这是奢侈的一周,完完全全沉浸在文学的名义中。”潘向黎说。

  除了文学营,《萌芽》和《联合文学》还将充分利用各自在两岸的文学品牌优势,帮助扩展两岸青年文学创作人群的视野。《萌芽》杂志今年将继续推出“两岸文学营”专号,发表营员交流作品中的佳作,《联合文学》杂志则计划推出“上海文学专辑”。(文/施晨露)

  图片由《萌芽》杂志社提供。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