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打卡博物馆,你被文创产品“种草”了吗
2018-09-14 09:08: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竹林七贤玩偶

  秘色瓷莲 花碗曲奇

  长毋相忘 挂坠

  文衡山先生 手植藤种子

  如果你早餐时用形状像文徵明印章图案的汝瓷“衡山杯”喝牛奶,上班时办公桌上摆着嵇康弹琴、阮籍长啸等竹林七贤萌态小玩偶,午休时转动六个面分别是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六个朝代的魔方打发时间,晚上用印着插画界鼻祖、捷克国宝级画家穆夏作品的本子记下一天的心情……没错,你的生活十有八九被各类博物馆的文创产品“种草”(意指因被强烈吸引而想购买)了。

  到博物馆“打卡”发朋友圈,参观后被各种文创产品吸引“种草”“拔草”,空闲时拿起手机熟门熟路地查看各大博物馆的微信、微博、线上商店,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日常生活,博物馆文创产品也越来越成为人们品质生活的一部分。

  文物“萌萌哒”

  飞入百姓家

  在刚刚过去的“七夕”,南京博物院一只比小指头还纤巧的银带钩因为央视直播而成为“网红”。

  这只银带钩出土于盱眙大云山,曾系在西汉江都王刘非的妃子淳于婴儿的腰间。如今,这枚文物被制作成文创产品挂坠,可以手工穿绳,做成项链送给心爱的人。挂坠的钩头做成精致的龙头,钩身线条流畅饱满,最妙的是带钩可以从中一分为二,相对的两面分别是篆书的阴阳铭文“长毋相忘”。冰冷的文物因为这四个字,有了穿越时空的温情,而文创项链因为这四个字,有了一份特别的浪漫。

  “博物馆文创中,品种最多的就是根据馆藏文物进行创意设计”,南博文创部副主任封蕾告诉记者,“它们凝聚着一段美好的参观体验,观众不能把文物带回家,但是可以用这些凝聚着文物元素的文创产品扮美生活。”博物馆界普遍把文创店当作“博物馆最后一个展厅”,是博物馆服务功能的延伸。

  生活化、实用化、艺术化且价廉物美,是多数博物馆文创的共同点,它们让展柜中的文物换了一种形式飞进寻常百姓家。例如南博曾获“最受文艺女欢迎奖”的民国女性系列,包括眼镜盒、怀表、文件袋、化妆镜、记事本等,上面印着身着旗袍的摩登女郎,飘逸的倩影引人遐思。而院藏精品“竹林七贤画像砖”则是以故事性的形式,巧妙地塑造了Q版七贤在竹林饮酒作诗的场景,生动地呈现了这一寓意深远又难以言喻的历史典故。

  大雅斋是慈禧太后画室的斋号,大雅斋瓷器画风细柔,图案精美。南博大雅斋文创包括丝巾、瓷器、抽纸等众多产品,其中鲸鱼形状的花插尤其惹人喜爱,湖蓝色的身体上画着淡墨的梅花,圆头翘尾憨态可掬,推介词这样写道:“这只花插……在时间的海洋里奋力游到了今天……为你娓娓道来那过去的故事”,而它的名字也巧妙地暗合南京的谐音,叫“大蓝鲸”。

  “吃货”横行的今天,博物馆文创也在开发“舌尖上的文物”。苏州博物馆开发的“秘色瓷莲花碗曲奇”就是选取馆藏珍品 “秘色瓷莲花碗”,用现代手工食品技术做出的抹茶味饼干,它的形状模仿青釉秘色瓷,观之赏心悦目,食之唇齿留香。南京市博物馆总馆开发出与明城墙墙砖同比例的茶砖,给每块茶砖都打上铭文,使观众购买和食用过程充满奇妙感受。这些“可以吃”的文创产品风靡一时,让原来在人们眼中遥不可及的“高冷”文物实实在在“落了地”。

  提取非遗元素,创意点亮生活

  一部宫斗戏《延禧攻略》带火了一项非遗——南京绒花,剧中用绒花制作的道具包括菊花、福寿三多,还包括富察皇后头上的摇钱树,它们都出自在南京民俗博物馆开工作室的省级非遗传承人赵树宪之手。

  绒花始于唐朝,至今无法用机器替代手工生产制作。一件绒花要经过染色、软化黄铜丝、勾条、打尖、传花等近十道工序。南京市民俗博物馆副馆长刘媛之告诉记者,早在《延禧攻略》之前,赵树宪制作的绒花就已经蜚声海内外,明星到国外参加电影节、赠送国外政要礼品,都有赵老师的高端文创产品。

  赵树宪告诉记者,通过工艺创新,他制作的绒花不再是大红大绿的,而是变得雅致起来,品种也不仅限于头饰,还有了耳环、胸针、花卉和动物形的摆件、汽车的挂件等新品种,他的一个90后徒弟还去央视录了一期《开讲啦》。在工作室,他指着空空的货架说:“绒花纯手工制作,供不应求,它们能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美,我也很开心。”

  南京被称为六朝古都,六朝博物馆借6这个数字,把六朝的名称印在魔方的六个面上,推出了六朝魔方。“六朝魔方转开了社教活动的一扇大门”,六朝博物馆馆长宋燕告诉记者,“每个暑假,我们推出‘翻转吧,小六——六朝魔方小达人大赛’,很受公众欢迎。”

  今年8月初,第三届魔方小达人夏令营开营,共有81名青少年入选夏令营接受集训,在6天集训中,小选手们不仅接受了魔方训练,而且参加了书签制作、花艺培训等丰富多彩的活动,近距离学习六朝历史,感受传统文化。嫁接社教活动,文创产品打开了博物馆服务公众的一片新天地。

  特展很精彩,观众买买买

  9月1日,苏州博物馆1000盒“文衡山先生手植藤种子”在淘宝上架,3天不到被一抢而空。配合2013年“衡山仰止”文徵明特展推出的紫藤种子,恐怕是最省力也最巧妙的一款文创产品,每年9月推出都会引发一波抢购潮。

  苏博文创处副主任蒋菡告诉记者,这款文创产品的特殊价值,首先在于其所蕴含的深厚文化底蕴:苏州人文徵明是明代画坛领军人物,“文藤”象征着苏州文脉的延续,当种下这颗种子,看着它发芽、抽叶,人们会有一种思接千古的感觉,体会到薪火相传的意义。其次,“文藤”种子全部来自于苏博老馆一棵由文徵明亲自栽种、已经有500年历史的紫藤树。为了让产品有更完美的呈现,苏博用进口的仿宣纸洒金材料作为外包装,再用印着文徵明衡山印的朱红色封条封口,产品由内而外,处处体现着清丽高雅的江南文人气息。2013年展览开幕时,一位外国嘉宾说:“就算偷渡,我也要把这颗种子带走。”话虽然是玩笑,但是却反映了这款长销文创的独特魅力。

  刚刚闭幕的“穆夏——欧洲新艺术运动瑰宝”特展创下了一组惊人的数字:门票销售额450万元,而文创销售却达到了550万元。

  从《法老王——古埃及文明与中国汉代文明》特展到《青藤白阳——陈淳、徐渭书画艺术》特展,再到此次的穆夏展,南博每次都做针对性的文创开发,而精彩的展览总能带动文创产品的销售。

  南博文化创意部商店联盟运营管理沈沁告诉记者:“穆夏展也专门开发了一批极具‘穆夏’特色的文创产品,包括笔记本、首饰、冰箱贴、画集、马克杯、文件袋、化妆镜、卡包等数十种,提取了穆夏作品中的东方美学、凯特尔艺术、拜占庭、巴洛克、洛可可等各类风格,加上价格不贵,多在几十元,因此销量很好。”

  在沈沁看来,博物馆文创开发是展览的延伸,因此不应单纯追求销售额,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销售额又是一把尺子,它从一个侧面衡量着展览的受欢迎程度,让我们多一个视角看待博物馆与观众的互动。 见习记者 吴雨阳

  本报记者 王宏伟

标签:
责编:孔婧 易保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