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三十而立,“昆四代”青春“端正好”
2018-10-18 09:07: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20年前,98昆剧班女生们正值豆蔻年华。

  20年后,练功房里,女生又在一起压腿。

  昨晚,江苏省戏剧学校98昆剧班的大多数同学们在苏州参加中国昆剧节,献演大戏《醉心花》。这一台演员三十而立,青春“端正好”。

  不久前的一个周六,这个班的学生从各地赶回母校,纪念入校20周年。

  1998年入校时,他们一个个不过是十一二岁的懵懂孩童。毕业后,他们中的大多数进入江苏省昆剧院,如今年龄在30岁上下,正是艺术人生最好的年华。这一班也是国内最强劲的昆曲新生代,集体奉献出《1699桃花扇》《南柯梦》《醉心花》等多部新经典,施夏明、单雯、徐思佳、张争耀、孙晶、赵于涛等,已成长为新一代戏曲明星。

  20年一代,见证百戏之祖从衰落到复兴

  聚会上,省昆二代艺术家胡锦芳、林继凡、赵坚等来了,第三代李鸿良、顾骏、龚隐雷、钱振荣、计韶清等来了。三代同堂,情意浓浓。

  百戏之祖的昆曲,全国一共仅8个昆团,从业人员号称“800壮士”。每一个昆团,演员都呈现鲜明的代际传承特点。在省昆剧院,从1960年建团迄今,一共四代演员。以张继青为代表的第一代演员被称为“继”字辈,大多来自省苏昆剧团,如今他们已年过八旬。第二代是省戏校于1960年招生的首届昆曲科学生,石小梅、胡锦芳、张寄蝶、黄小午、林继凡、赵坚等这批名角儿,都是建国后江苏首批以现代教学体制培养的专业人才。之后每20年左右招一届,都由省戏校昆曲科定向招生。第三代1978年入校,1985年毕业,其中的佼佼者柯军、李鸿良、孔爱萍、徐云秀、龚隐雷、钱振荣等,现在都50岁出头,依旧活跃在昆曲舞台,承上启下传帮带。

  这四代人,梯队性地建构了江苏昆曲的荣耀,也见证了百戏之祖从衰落到复兴的六十年历程。他们经历了昆曲最低谷、最坎坷的时期,却依然坚守。其中诞生了9位梅花奖演员、6位文华奖演员,这个成绩当仁不让稳居全国各大昆团之首。

  戏校时光,痛并快乐着

  聚会现场的四面墙上,挂着当年的老照片。同学们回想着在戏校科班学习的日子,痛并快乐着。

  有一张学生练下腰动作的照片,画面里一个孩子拼命向后仰,老师在身后撑住,帮助把四肢伸直,直到腰身仰成拱桥状。蔡晨成说,那是她们第一次练习下腰动作,她当时坐在台下心里害怕得直打鼓。

  “白天很辛苦,晚上回到宿舍偷哭”。徐思佳说,练功最要命的就是撕胯。老师会让两个女生背靠背坐着,把胯打开,然后用绳子把二人的腿绑在一起,只要其中一个人偷懒,另一个人就会痛苦无比。“这样的训练既让我们知道当演员的艰辛,也让我们懂得演员之间的配合是多么重要。日后在舞台上虽然有主配角之分,但缺哪一个都不行。”

  每天六点爬起来吊嗓,由咿咿呀呀的杂音练出婉转清丽的唱腔。接着,去操场上打飞脚、跑圆场、栽拳。上了舞台,练挺胸,练抬眼,练迈脚,光是出场时的一个亮相,就得练上几个课时。

  钱伟、杨阳这些武行的学生念念不忘“小师弟”——一根打起人来皮肤发红但不伤筋骨肉的藤条,因为老是跟在大家的屁股后面,被戏称为“小师弟”。“小师弟”跟过几代昆曲人。第三代的柯军曾回忆:“早功45分钟,要跑80圈圆场,踢500个腿,打500个飞脚,拧50个旋子,打20套快枪……如果没有那条随时出击的鞭子,我们这些孩子是无法完成这么艰巨的训练项目的!”科班学戏严格到近乎残酷的训练,按照艺术标准,磨练一个孩子,让他脱胎换骨成为一个合格的戏曲演员。

  戏曲人才的养成是艰苦的,成才率也是残酷的。走过20年,原先49人的98昆剧班有近30人留在省昆,部分转到锡剧、戏校等其他单位从事戏曲,也有的完全离开了戏曲行业。舞台的严苛挑选,变声期的嗓子倒仓,训练演出中的伤病,父母长辈的别样期待……但昆曲童子功练就的精气神,永远支撑着他们的人生。

  最幸运的一代“三十而立”

  98昆剧班是幸运的,他们一毕业就担纲大戏《1699桃花扇》,“16岁单雯演16岁李香君”,让单雯等一举成名。

  经济发展,社会和顺,被列入世界非遗的昆曲迎来了复兴的“盛世元音”,这是第一到第三代昆曲艺术家们无法企及的幸运。《1699桃花扇》之后,《南柯梦》、《醉心花》、《逐梦记》等多部新创大戏都由施夏明、单雯和同学们担纲主演。而他们的老师却曾因没戏演,各处谋生计。其中柯军给人刻过印章、裱画,李鸿良去做过礼仪公司,还有的昆曲演员到歌厅唱歌、到电视剧组跑龙套……

  而今,省昆年演出场次达600多场,施夏明一人就要演150场,几乎达到一些昆团的年演出量。三十刚过的施夏明身上已有7台大戏,被称为“全国最红、最忙”的昆曲小生。生于1989年的单雯全班最小,师从著名昆曲艺术家张继青,有“最美杜丽娘”之称,她和施夏明成为粉丝爆棚、逢演必满的昆曲明星CP(搭档),常被视为昆曲美的代言人。

  班长徐思佳毕业之后已成功举办过7次个人专场,表演日臻成熟。近期力作《桃花扇逢舟》,和师辈同台而不逊色。赵于涛、孙晶得益于赵坚老师亲传,是年轻花脸演员的佼佼者。武生杨阳担任新剧《顾炎武》的青年组男一号,迎来了人生中第一台昆曲大戏的主演。而他编、导、演的实验剧《319回首紫禁城》,即将在11月第二届紫金京昆群英会上再度上演。

  《南柯梦》一举成功之后,制作投资方台湾建国工程看好单雯、施夏明这一拨青春实力派,再度投资创排《西楼记》,眼下已进入最后合成阶段,预计年底台湾首演。

  20年的代际在昆五代这里被打破。2015年,省戏校昆剧班再次招生,提前了三年。昆四代也像老师们一样,由舞台兼顾校园,给昆班的孩子教戏。紫金京昆群英会期间,首次公演的昆五代将给观众带来一台折子戏展演。

  当年的排练厅里,98昆剧班集体上台,隆重地给老师们行了一个谢师礼。他们还向母校敬赠一对“花开富贵”的牡丹瓶,寓意来自昆曲经典《牡丹亭》,以此祝愿江苏昆曲的摇篮培养出更多的人才,“姹紫嫣红开遍”。

  本报记者 高利平 吴雨阳

标签: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