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捷杰耶夫:一根“牙签”驾驭千军万马
2018-12-07 08:57: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捷杰耶夫先生收到了充满亲切之情的礼物——中国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版画院原副院长陈超先生特意创作的版画作品《捷杰耶夫像》。 金 琎摄

  12月3日晚,在俄罗斯“音乐沙皇”捷杰耶夫的带领下,马林斯基剧院的音乐家们用震撼的音乐、卓越的演奏技巧和极富感染力的指挥表达,带来了一场世界级音乐盛宴。演出结束后,全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演出当天,捷杰耶夫刚刚赶到南京,十多个小时的飞行,脸上看不出一丝倦意,趁着演出间隙,他欣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最繁忙的指挥家,“我希望自己成为超人”

  健壮的身材、满脸络腮胡子,捷杰耶夫冷峻的脸庞总是不苟言笑,浑身散发着不可挑战的威严。

  去年,捷杰耶夫曾率慕尼黑爱乐乐团献演了两场音乐会,给南京的乐迷们留下了无与伦比的美好回忆。此次,捷杰耶夫率领马林斯基剧院王者归来,他将之称为一次奇妙的旅程,“江苏大剧院是一座雄伟、成功并快速发展的艺术殿堂,它为公众带来了很多精彩的演出,很多艺术家在此登台。希望马林斯基剧院和江苏大剧院的合作越来越紧密,也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来南京演出。”

  作为全球最炙手可热的指挥,捷杰耶夫被称为“这个星球上最繁忙的指挥家”,这位名副其实的工作狂,每天都像一部永不疲倦的机器在高速运转,他生活的常态是:身揣多部手机,每天接受来自不同国家的信息,除了领导着世界上最庞大的马林斯基剧院之外,他还同时担任欧美多个国家乐团的艺术总监,他每年要指挥上百场音乐会,平均两三天就有一场,满世界飞来飞去。

  12月3日下午,捷杰耶夫刚刚飞抵南京,不顾旅途劳顿,便马不停蹄地赶赴音乐厅投入到排练当中,年逾花甲的他常年保持如此充沛的精力,令人惊叹和钦佩。谈起自己高强度的工作节奏,他一向严肃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超人,尽管有的时候也确实会想睡觉。”

  尽管生活忙碌,但每一次演出前,捷杰耶夫都是全情投入,精益求精到了苛求的程度。演出定于晚上七点半开场,离开场只剩下10分钟,音乐厅里,捷杰耶夫依旧气定神闲,细抠着每一个音符,一遍又一遍地和乐队的成员配合着。作为指挥,他要准确地知道这短短几秒内弦乐怎么拉,管乐怎么吹,打击乐怎么敲,并精准地给出手势,只有保持高度的严谨认真,才能一直让马林斯基剧院的艺术水准长期居于世界前列。

  “姐夫”or“牙签哥”,“如果大家喜欢就这么叫吧”

  捷杰耶夫在中国拥有众多粉丝,他也被冠以各种“有趣”的外号:因为名字和“姐夫”谐音,被乐迷们亲切地称为“姐夫”;又因为指挥时偏爱用“一根牙签”来指挥,被称为“牙签哥”。对于这些称呼, 捷杰耶夫并不反感,“哈哈,早在十年前到中国国家大剧院演出时,就知道这些外号了,如果观众喜欢,那就继续这么叫吧。”当大家好奇他今天带来的是哪一支指挥棒时,他得意地拿出传说中的“大号牙签状”指挥棒展示给记者,“就是它!”

  当晚的演出中,捷杰耶夫一跨上指挥台,便显示了王者风范。他和马林斯基剧院交响乐团一起完美演绎了法国著名作曲家莫里斯拉威尔作品《达芙妮与克罗埃》组曲和俄罗斯著名作曲家穆索尔斯基作品《图画展览会》,这两部作品均是作曲家代表作,在世界音乐史上赫赫有名。世界级指挥家的风采与世界一流交响乐团的激情演奏,让在座1500名听众如痴如醉。

  从头到尾,捷杰耶夫像一位将军,从容有度地驾驭着舞台上的千军万马。他的指挥风格雄壮有力,激情豪迈,眼睛里迸发的是对音乐的绝对掌控,自信而又权威。随着音乐的跌宕起伏,他的双手时而快速抖动,时而微微轻颤,配合上他夸张丰富的面部表情,让整场音乐会都极富感染力和冲击力。

  也许是太过于投入,捷杰耶夫手上那根独一无二的指挥棒在上半场的《达芙妮与克罗埃》开始不久就不慎落到地上。而他似乎早已与音乐融为一体,不仅丝毫未受到任何限制,反而让执棒之手更加解放出来,挥洒自如,手势更加纯熟而酣畅淋漓。

  半场结束,体力消耗很大,捷杰耶夫已是大汗淋漓,当记者问及他如何在忙碌的状态中依旧保有旺盛的艺术激情时,他笑言自己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当记者问如何保养他的“黄金双手”时,他指了指自己的头笑着说,肢体语言对指挥来说并不重要,“因为在指挥的过程中,靠的是头脑,而不是双手。”

  他的运筹能力独一无二,将马林斯基剧院带入顶峰

  如果单单是一位指挥,捷杰耶夫在强者如林的世界乐坛已然十分耀眼;而他管理运筹的才能,也是全世界一流的。20多年前,有着200多年历史的俄罗斯马林斯基剧院颓败不堪,几乎是个烂摊子。1988年,捷杰耶夫临危受命,接掌帅印,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内,他将马林斯基剧院运作成一颗世界明珠,成为俄罗斯艺术领域的一面旗帜。作为世界上最庞大的剧院管理者,有什么成功的经验可以和大家分享?捷杰耶夫说:“马林斯基的艺术家们做了很多的努力,所以我们成长得非常迅速。而现在,我到中国很多地方演出,看到很多地方都建设了现代化的剧院,非常壮观漂亮,我为此感到很高兴,相信中国舞台艺术的成长会更迅速。”

  因为多次来中国演出,捷杰耶夫也听说中国的很多孩子非常热衷学习古典音乐和乐器,对此,他也现身说法:“我的孩子也在学习音乐,我儿子的钢琴弹得非常好。音乐家是个好职业,不过我并不会要求小孩一定要成为音乐家,我不想给他们压力,而是希望他们能自然成长,毕竟现在的年轻人有很多不一样的选择。我希望他们的生活也能够和古典音乐联系在一起,要知道古典音乐使我们精神上更富足。” 本报记者 王 慧

标签: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