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文体讯息 > 正文

0

“人间至味——佘玉奇画展”在宁举行

来源:中国江苏网   2018-02-11 08:40:00

  编者按

  近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江苏省文联主办,省美协承办的“人间至味——佘玉奇画展”在江苏隆重开幕。现场名家云集,好评如潮。来自前辈的鼓励、同行的赞誉,让佘玉奇激动万分。他在答谢词中表示:“我从部队的一名放映员成长为一名干部,从机关的文字工作者,转变为现在的画家、美术工作者,每一步都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经历对我来讲,是一笔珍贵的财富,我已经把她画在我的画中、写在我的文章里,不需要再说。我要说的是感谢在我人生过往中,给我希望、给我平台、给我理解、给我信任、给我帮助和给我鞭策的所有人。”现在,让我们看看,行家们都对他的山水画点评了啥。

  公暇不废艺事工作创作并举

  玉奇是省美协的大管家,工作量非常大。他负责任、懂管理的品质体现在他包容的胸襟。包容不仅仅指我们之间相互支持,更重要的是他使得我们能够聚集在一起共同努力工作。

  自换届以来,在玉奇的策划和努力下,一些大型的展览遍地开花,国画、油画、漆画、版画等,包括艺委会正在进行的许多项目,玉奇付出了相当多的时间和心血,体会了诸多艰难,非常辛苦。美协高强度的工作客观上已经成为了他继续美术创作的一个挑战。

  从我本人的体会来讲,工作与创作,这两个是在时间和精力上相互矛盾的,如何调整自己的工作和创作,做到互不干扰又相互协调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佘玉奇在这方面处理得很好。尽管工作很忙,他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进行创作,实际上他的很多创作都是在无数个深夜独自雕琢完成的。

  令人佩服的是,玉奇近些年来积累了不少作品,仔细欣赏可以发现,他每一幅作品的劳动量和工作量很大,可想而知,他是非常刻苦、非常努力的。工作与创作是生活与理想的写照,工作是职业,我们不能放弃,但同时我也不赞成放弃创作或者说是因为工作影响创作,反过来应该是创作促进工作。

  玉奇作为一名画家,成就斐然。十多年前我就是通过他的画认识他。他的画作非常饱满,体现着一种专业创作的完成感,不会让人感觉到有所缺失。这种饱满有很多体现,第一点是指他的意境比较饱满。他在意境选择中从不犹豫,总是把它生动的、充满意趣的表达出来。这一特点建立在他早期创作的积累上。在积累中,他刻意地把山水画的意趣和意境放在第一位。在创作中,如果只有技术,只是制作,就缺少精神性,缺少触动人心的特质。看玉奇的画,扑面而来的是一种饱满的意趣,对生活的、对祖国大好河山的一种炙热的爱。第二点是指他的创作语言中常有一种淳厚的表现,这种淳厚,包括画面、整个构造、笔墨的情绪以及色彩笔墨的交融。如果说,他的意趣体现出来是一种大气磅礴与开阔,抑或是一种画面的包容感,那么他在具体的笔墨技术语言中则是比较淡然与淳厚的。

  玉奇的笔墨是能够稳得住的。淳厚对于山水画家来讲是一种很难获得的品质,很多画家在创作追求的趋向中,选择轻松还是深入,经常会伴随着犹豫。玉奇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他为人淳厚,与他的山水画意趣营造是相得益彰的,是有关联的。他的笔墨从来不是一种强化,而是灵动与内敛的,他的灵动不过分张扬又充满灵气。

  玉奇善于学习,尤其传统经典的东西,比如宋元以来的山水画,又受到近现代新金陵画派的影响,玉奇的选择则是寻找适合自己的经典融入,然后变成自己的东西,表达出自己的真情实感。我相信,今后的创作他会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玉奇一定会通过淡然又饱满的构建,释放出更多的可能性,创作出更为丰富的作品。祝愿他在工作、创作上继续坚定地往前走,而且越走越好!

  周京新(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主席,江苏省国画院院长)

  优秀文化基因中和正大气象

  玉奇是我的同行,也是老朋友。在与他交往的几十年里,我们互相切磋、共同成长。

  大家知道,在中国画领域里,山水画是一个晚熟的画种,需要经过几十年的沉淀和积累,有了相应的技巧和深厚的知识积淀,才有可能形成自己的风格,才能够娴熟地表现笔下山河。玉奇担任过许多职务,有大量的行政工作要做,特别是主持省美协全面工作后,美协组织的很多活动,都是他一手策划、一手操办的。这么多年,他既为艺术家提供优质服务,又在自己的艺术创作方面取得很多成果。

  山水画是需要大量的时间去构思和创作的,玉奇把别人花在打牌、喝茶上的时间,全部用于创作和思考。白天是工作时间,协调、联络、服务,事无巨细,严谨细致。即便如此,也不让分秒闲过,他办公室的墙上贴着一张纸条“闲聊莫超五分钟”,他利用点滴时间,研究笔墨规律,创造了“三、三”制的排列组合方法,即“三块石头、三棵树、三座房子、三只鸟”。他说,时间就像海绵挤挤就出来了。早晨泼写十几张,晚上回去再收拾,中午临帖练练笔,睡前读书又读画,出差乘车写文章,不叫时光虚度过。时间安排之紧凑,令人佩服。

  几十年的坚持,玉奇的山水画已具备鲜明的个人风格,他吸取了宋人的宏大气象,又从元明清那里拿来精炼的笔墨技巧。他的大幅作品气势磅礴,小幅作品也有千里之势,他的小品,尺寸不大,印在画册上,会让人感觉到是一幅大画,里面表现的内容很多、很丰富,有正大之气。玉奇的创作营养是来自各方面的。他的画里面有北方山水的浑厚,也有新金陵画派的灵秀,他的画既吸取了西方绘画的一些对光影的处理,同时又不忘笔墨线条的劲道表达。从这个角度说,玉奇的山水画已经具有了很强烈的个人风格。

  玉奇有自己独到的个人创造。水和云都是比较虚的东西,山是比较实的东西,实的东西是很容易表达的,虚的东西很难表达,在虚中要见实,水是无形的是流动的,瀑布也是无形的,但在他的画面上,两者表达的十分精美。对于树木的处理,他已经归纳出自己的一套绘画语言,既不同于古人,也不同于今人,而是属于佘氏,是佘家笔墨。他在山石的处理上面,既注重用墨,也注重神韵,更注重气韵,他巧妙地吸收了北方山水画家的浑厚浓重,在这浑厚浓重中又加入了他对山水的理解,加入了山川灵秀的部分,加入了线条的表达以及他对点的理解和重新的认识。

  玉奇是当代山水画坛上的翘楚,是一个有一定分量和级别的人物,我为他取得的成就感到高兴,祝愿他继续保持那种工作热情和创作激情,在美术创作的道路上越走越好!

  薛亮(江苏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至味?滋味?

  佘玉奇画展起的名字很有意思,叫“人间至味”。这里面含义很多,我在工作时和在创作中接触他,感觉到在他身上有《芳华》的痕迹。昨天我看了一篇写严歌苓的文章,她的经历,不管是甜酸苦辣,还是痛苦欢乐,最后留下来的是一份精神的储存。

  许多人在说意境,都讲弦外之音、画外之情,但意境不是靠讲的,是要用眼睛去感知的,支配眼睛的是眼睛后面的那颗心,那个画画的人传递出来的,一颗炽热的心,一颗真诚的心。玉奇用娴熟的技法和很有力的文字表达,传递出来的是母语是最能够直接传达的情怀,我不能说他做得已经完美无缺了,但是他的确是在这条路上行走的一个很成功的画家。

  在几年前我专门为玉奇主持过个人画展,认认真真地看了他的画,令我刮目相看。因为我感觉在工作岗位上的人,往往大笔一挥,寥寥几笔,就是尽量求快吧。但他是静静的山和清清的水,就是这么一平尺,小小的方寸之间,描绘了千山万水。最近看了他的作品,又让我眼睛一亮。无论小画大画,泼墨还是泼彩,该放的放该紧的紧,细的地方,几乎接近工笔。我是一个画画的不太喜欢用太专业的术语去解读,只谈自己的感觉:就是他的画有情有义,他没有很职业化,不是官样文章。玉奇是能画大画的,虽然说可以以小写大,但是大画仍然是大画,首先有大的格局和气势,甚至要大的体魄和气量能控制,我们叫hold住,同时有耐看的细节。就跟我们在舞台上,演一出大戏和唱一个折子戏,是两个概念。所以他能够在气势磅礴中做到精微,说明他形而上与形而下结合得比较好。这与他的文化积累有极大的关系。

  积累有很多方面,有纵向的,也有横向的。纵向的,唐宋元明清,秦汉战国,再上到商周上下五千年,都要有研究,这种营养是文化积淀。横向的,就是放眼世界,综合所有文化,然后消化融合成为自己的表达。还有一种,就是生活经历,玉奇经历得太多了,一个曾经的军人和现在的美术工作者,一个文,一个武,是两个极端。然后从一个美协行政管理人员,和专业画家一样的,面对一张画面的处理,是完全不同的频道和完全不同的角色。如何转换,需要把握全局、举重若轻的智慧,也需阅尽人间沧桑的释然。一个画家的魅力,画是最后的体现,综合的体验,是有很多的东西在后面支撑的。

  在讲玉奇的时候,我也是在想我自己,甚至在想周边的很多画家,是不是也归纳一下自己,把自己的所有的感受和不同的风格、不同的情怀,都能够融在自己的画里面?所以,希望大家先读玉奇的画,再读他的人,读他的经历。我知道的玉奇,除了画画之外,喜欢写作,文字量非常大,可能超过很多的搞理论的,我们可以换位思考一下,作为一个秘书长,每天需要面对的文字本身就很多,还有那些例行的,甚至八股的文章,他都要写。但是他仍然保持了那些很纯粹的,很干净的那种艺术感觉,我觉得这点是非常值得珍惜的和珍贵的。

  我还要强调的一点,天道酬勤。玉奇是一个勤奋得近于苛刻的人,他用了别人的三分之一甚至于五分之一的时间,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其实一个热爱工作的人收益会更大。因为他在工作的过程中,会释放出很多的触角,得到更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最后,我祝佘玉奇的画展圆满成功。我相信,一个至诚至真的人,一个营养丰富的人,一个全身心投入的人,在艺术道路上,会走得更远更好。胡宁娜(江苏省美协副主席,省国画院副院长)

标签:

责任编辑:王宛璐 易保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