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几度相看忆故人——周思聪、卢沉纪念展”6月30日在省美术馆展出
2018-06-29 10:28: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展览信息】

  展览主题:几度相看忆故人——周思聪、卢沉纪念展

  展览时间:2018年6月30日起

  展览地点:江苏省美术馆陈列馆

  主办单位:中国美术馆、北京画院、江苏省美术馆

  【展览前言】

  【部分展出作品赏析】

  Ⅰ 人民的艺术家

  新中国初期的中国画坛,以苏联模式为艺术典范,奉行严格的写实主义,注重艺术的教育功能,强调文学化地塑造典型人物与历史主题,并进行情节性、戏剧性的刻画。周思聪和卢沉均求学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师从叶浅予、李可染、蒋兆和等中国画大家,有着严谨的造型基本功,并在当时继承发展了“徐蒋体系”的写实人物画。他们顺应时代的要求深入生活,向工农兵学习,歌颂社会主义建设中的新人新事。这一时期的绘画,集中体现了二人卓越的水墨写实才能。虽然运用了普遍的表现模式,却总能以坚实深厚的人物造型和单纯真挚的情感取胜。也正因为具备了结构画面、塑造形象和驾驭笔墨的扎实功底,为他们今后探索中国画变革之路打下了基础。

  Ⅱ 生命不堪承受之重

  《矿工图》组画一经诞生,便给当时的中国美术界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人们看到了继蒋兆和《流民图》之后又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更看到周思聪和卢沉在艺术本体上的全新探索。他们大胆运用拼贴、分割、并置、重叠等现代艺术中常用的手段打破单一时空、强化抽象结构以及对人物形象的大胆夸张变形,开创了水墨人物画从写实性走向表现性的一代新风。

  这一鸿篇巨制凝聚了周思聪和卢沉的巨大心血与创作才能。1956年,日本画家丸木位里、赤松俊子夫妇创作的《原爆图》来华展出,周思聪看后深受触动。1966年,卢沉开始构思表现旧社会矿工悲惨生活的组画。1978年,周思聪和卢沉开始了《矿工图》的创作,到1980年共同完成第一幅作品《同胞、汉奸和狗》,已历时14年。其间他们花费多年进行创作构思,赴辽源煤矿实地采风写生,不断地搜集、整理素材。但随后的创作进度并不顺利,卢沉由于身体原因退出,周思聪独自承担起创作重任。1983年,周思聪因患类风湿病也不得不放弃组画的创作。至此,《矿工图》组画仅完成“王道乐土”、“人间地狱”、“同胞、汉奸和狗”、“遗孤”四个主题。《矿工图》组画超越了一般叙事性的范畴,不再局限于对矿工苦难生活、侵略者暴行的具体表现,而是对人性展开了更深层次的追问,成为中国画史上一曲未完成的悲歌。

  Ⅲ 笔墨实验

  1980 年代, 随着改革开放进程的深入,西方现代艺术观念开始进入中国画坛。周思聪和卢沉都是新思潮的积极参与者,自《矿工图》创作以来,他们便开始了水墨实验,并一致赞同“国画现代化”的趋势。提出通过改变观念,在造型、构图、色彩上拓展中国画的主张。卢沉认为过去的中国画基础教学存在很大缺陷,尤其受苏联影响,迷信素描与写生训练的万能。1987年,卢沉在中央美术学院开办水墨构成班,周思聪也参与其中,共同着手教学层面的改革,第一次在中国画教学中引入西方的“构成规律”以打破传统的造型规范。

  卢沉试图弱化长久以来的写实主义思维,希望能将现实主义的图像信息置入立体派、野兽派、甚至超现实主义的构图和语言系统中去。这一时期的周思聪则因自身身体原因,以及创作《矿工图》组画所带来的身心重创,将创作目光转向少数民族妇女,并通过对负重女形象的塑造,敏感而灵性地映射出自己在当时负重前行的人生状态。

  Ⅳ 静谧沉思

  进入90年代,卢沉倾心于水墨写意人物画的艺术表现。此后的十年间,他创作了一系列以古代文人和现代市民生活为题材的水墨小品,集诗、书、画于一体,以传统勾勒为主,十分讲究笔墨品格和趣味。

  晚年的周思聪因风湿病加重,四肢关节严重变形,手不能握,只以两个手指夹笔作画,荷花是这一时期她笔下的常见题材。度过了《矿工图》悲天悯人的入世阶段,《荷花》成为周思聪艺术生涯中最出世的作品。她画荷花没有明显的师承,也无速写的积累,全凭想象。对荷花的表现抛弃了诸多技法的牵制,更接近艺术的本质。与她当时饱受病痛折磨的心态有着直观联系,致使最终的画面产生了一种隐隐作痛的哀悼感。

  在卢沉生命的最后几年,经历了丧妻之痛、疾病之痛、艺术探索之痛,写书法、画小品成为他的日课。以“醉酒”入画,是卢沉晚年创作的一大特色,他借助自己手中的画笔尽情描绘中国古今人物的“醉状”,将自己“欢不足而适有余”的心境融入画中。

  供 稿:赵敬文

  监 制:高 木

  编 辑:李 丹

标签: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