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文化 > 戏迷说戏 > 正文

0

专访京剧大咖王珮瑜:坦然面对质疑 一切留给时间

来源:   2017-11-16 14:55:00

  王珮瑜在南京高校巡讲“瑜乐京剧课”之际,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对于走红背后的真实想法、面对各种质疑的坦然回应、以及把所有时间都给了工作的些许遗憾,等等这些一一道出后,我们更加接近这位戏曲界的大众明星瑜老板。

  “一夜成名”得益于经年的积淀

  从《奇葩大会》到《朗读者》再到《跨界歌王》,以前在戏曲界很有名气的“小冬皇”王珮瑜,今年以来一下子成了大众明星,不论是不是戏迷,都开始粉她。对于自己的迅速走红,王珮瑜并不觉得这很偶然,相反她认为自己的一夜爆红得益于从事京剧艺术二十五年来的积累。而近一年的蹿红则是过往几十年积累在某一个事件上的爆发。

  问:请罗列一下您参加过的娱乐节目?

  瑜:这些大家都知道啦,比如说《跨界歌王》、《奇葩大会》,后来的《喝彩中华》,包括之前的《朗读者》,然后现在以后还有很多综艺节目在陆陆续续的邀约,都在进行当中。

  问:这么高的频率,是您团队的策划,还是这些节目不约而同来邀您?

  瑜:当然是双向的。你自己策划完了想要上,别人未必理你呀。一定是有各种平台发出邀约,然后我们再做出选择。其实大部分的精力和时间都会用于来选择需要在什么样的平台露出,然后在内容上需要怎么样的更新等等。所以这是个非常非常耗费精力的过程。

  问:从《奇葩说》开始,你迅速从戏曲界的名角变成了一个大众明星,你是怎么做到的?

  瑜:其实这个事情应该这么来看:它得益于过往二十五年在专业领域的不断学习,不断传承,不断地通过良师益友的帮助,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通过很多粉丝的互动,共同完成了一个京剧演员最基本的积累,不管是在剧目上,还是在观众基础上,等等。然后今年开始,大家很多不听戏的观众都知道王珮瑜了,这就是过往几十年的积累在某一个事件上的爆发。所以如果了解了一些传播特质的话,就会对此看得比较清楚:不是因为上了这几个节目而变得这么红,而是因为你所积累的专业技能使你在这些节目中一下子吸引到别人的目光。所以,基础很重要。

  在传统艺术与娱乐平台之间寻求平衡

  对于忙碌的瑜老板来说,上娱乐节目并不算一件难事。当然,瑜老板可不是什么样的娱乐节目都上的,她的选择还是集中在《朗读者》和《跨界歌王》这样正统权威的节目。成功行走在传统与娱乐之间的瑜老板直言:“做什么都很不容易。千万不要用固有的观念去理解它们(娱乐节目),这是很肤浅的。”王珮瑜很明白在传统和娱乐之间拿捏分寸的重要性。王珮瑜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所收获的成果还是较为满意的,如果要说自己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够用,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工作上了,以至于休闲的时间非常少。

  问:上这么多节目,做这么多活动,行程也排得满满的,会影响你的个人生活吗?

  瑜:会,就是我把所有的时间全部给了工作。

  问:上娱乐节目时,你会觉得不自在、不舒服吗?

  瑜:没有,其实上娱乐节目对于我来说还是相对简单的。因为你只要了解娱乐节目的习惯,知道怎么跟这个娱乐圈打交道,基本上在上节目时就不会有问题。节目本身相比起我从事的京剧专业来说,没有太多技术含量。但它是另外一个领域,我也不能说它很简单,总之,它对于我来说是此前不熟悉,但是很容易上手。

  问:作为一个戏曲演员,从小受到传统文化尤其是京剧文化的熏陶,骨子里会比较保守。而娱乐节目很多时候会有点无底线的东西。所以很想问您在上娱乐节目时会不会无法融入?

  瑜:其实我上的这些节目都是底线很高的节目,不管是《朗读者》还是《跨界歌王》做评论员。《朗读者》这个节目是中央电视台这样一个特别正规的大媒体出品的,所传播的也是相对严肃的、文学的东西,上节目的都是各行各业比较有话语权的人物,比如著名的教授、作家、知名演员。再比如《跨界歌王》,每一个来到《跨界歌王》的明星、艺人或者是歌手,都是在自己的领域经过几十年的打拼才能够成功来到这个舞台上。所以虽然是娱乐节目,也有一种娱乐精神在里面,上节目的人都有这样的娱乐精神。我们应该看到,这些成功的艺人或者名人身上,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一旦你行走在传统艺术和时尚的娱乐界,穿梭在两者之间,就会发现,其实做什么都很不容易。千万不要用我们固有的观念去理解他们,那样是很肤浅的,绝对不是这样的。

  问:大家看到的都是你成为大众明星的结果,很少有人了解这背后你真实的感受。比方说,上娱乐节目之后,实现你推广京剧的初衷了吗?走红这个过程,你有哪些收获和遗憾?

  瑜:当然,我所做的这些努力是要所有人看到京剧,看到一个京剧专业演员的生存状态。因为京剧也是角儿的艺术,一定是某些个体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所以在做了一些比较大众化的传播以后你会发现,我们有很好的转化。很多从来不看戏的人,当他们从网络、从综艺、从电视等各种途径了解到京剧以后,他会来看京剧,会走进剧场,这是我们非常希望看到的结果,也是我们最大的收获。从大众传播的角度来说,我们还是有效的做到了一些转化。

  问:有遗憾吗?

  瑜:谈不上遗憾,就是你会觉得时间不够用了,很多本来可以去休闲、放松的时间全部都围着工作转,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坦然面对质疑 做好当下

  人红是非多。王珮瑜走红后,有些戏迷质疑王珮瑜因为上了太多娱乐节目以至于戏曲本功有所退步。对此,王珮瑜直率地称这些想法都是想当然,上娱乐节目并不会对自己的戏曲功底造成影响,相反,上娱乐节目是为了更好地传播京剧,是为了让京剧更有传播的力度跟广度。她不仅严格地克制自己,同时将专业以外的事情交给团队打理,这也保证了自己能将足够的精力放在本专业上。王珮瑜认为传统艺术的守望者和从业者应该收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做好当下,因为未来的道路谁也说不准。

  问:在您成为大众明星之后,有些戏迷会说,王珮瑜娱乐节目上多了,她在戏曲本功上有些退步,这个您怎么看?

  瑜:这个话呢,其实我觉得,当我要去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一定会有一些人是不喜欢的。因为上了节目所以专业退步,这是一个非常不客观的评价。我要跟大家说的是,我做了那个(上节目)是为了更好的做这个(唱京剧)。做了上节目那件事让唱京剧这个事情更有价值,更有大众传播的力度跟广度。当然你会说,一个人做了一件事就没有精力去做好另一件事,这话没错,因此在精力和时间的分配上一定会需要很强的执行力来完成。所以我现在是有一个团队来帮助打理除了专业以外的其他事情,而我自己还是关注专业和节目本身。

  很多事情在这个当下,或者那个当下一定是有很多人不理解你,也无法要求所有人都来理解你,我也能理解很多人的不理解。所以,有些事情需要时间,现在不需要去做过多的回应和辩论,不用。

  问:您觉得在当今这样的社会发展形势下,戏曲应该怎样走自己的路?

  瑜:应该说目前没有人能够给到我们一个标准答案,在这样一个当下,你应该做什么就成功了或者就对了。没有人能告诉我们。所以包括我在内的每一个人,每一个传统艺术的守望者或者说从业者,大家都有自己的一些方法,都有一些探索的途径——就是慢慢摸索。每个人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先把自己该做的事做好,至于探索成不成好不好,我觉得一方面可能真实的数据会呈现给我们,还有一些是在一段较长时间后,会有个回馈。这个或许就是口碑,是实际上你做的这件事情对于我们在意的这个市场的一些影响。所有的结果和答案都会在短期或者中长期的过程之后有所体现。

  问:请问您明年有哪些计划,还会上哪些节目?

  瑜:节目现在有几个卫视在谈,瑜乐京剧课明年也会在各地高校继续,我的工作计划已经排到2019年了。今年十九大以后,很多关于传统文化的回归与复兴都提上了国家战略的层面。我觉得这对我们这些传统艺术从业者来说是赶上一个很好的时机。因为最终对公众来说最重要的是看到好的作品,所以,有国家战略的支持,有我们专业从业者的文化自觉,再加上整体的市场的向好,我觉得后面会有很好的节目或是很好的东西带给大家。至于上节目,这个无所谓啦,也不是说来一个我就接一个,大家看到的只是三五个节目,在背后可能是三五十个节目的筛选。不是说别人不好,而是我们需要择优。

  问:舞台演出上有什么新的安排?

  瑜:明年我们会继续恢复“余脉相传骨子老戏第四季”,会在上海有大约半年以上的演出档期。剧目上基本是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传统骨子老戏,比如说全本《珠帘寨》、《伍子胥》、《杨家将》、《搜孤救孤》、《捉放曹》、《洪洋洞》等等。

    编后:如今,传统艺术的传承与保护已经提上国家层面。在这样有利于传统艺术的传播于发展的时代环境下,王珮瑜对于未来相当有信心。明年王珮瑜及她的团队会继续开展“余脉相传骨子老戏展演第四季”和《瑜乐京剧课》等一系列活动。介时希望各位戏迷朋友多多支持,为传统文化的传承尽一份力。(翟亚晨、高利平/文)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