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展览|到人民中去——江苏省美术馆藏木刻版画研究展7月1日开展
2021-07-07 14:01: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到人民中去——江苏省美术馆藏木刻版画研究展(1931-1949)

“Into theMasses”:ResearchExhibition of Selected Woodcut Works from Jiangsu Art Museum(1931-1949)

展览时间:2021年7月1日-9月21日

展览地点:江苏省美术馆陈列馆1-2层展厅(长江路266号)

主办单位:江苏省美术馆

合作机构:新华日报社 水印版画材料与技术研究文化和旅游部重点实验室

参展艺术家:力群 马达 王式廓 王树艺 王寄舟 王琦 牛文 古元 戎戈 吕蒙 刘旷 刘岘 刘应洲 刘铁华 刘蒙天 麦秆 芦芒 苏光 李寸松 李少言 李平凡 李桦 杨可扬 杨讷维 吴忠翰 吴耘 邹雅 汪刃锋 张怀江 张晓非 张望 张新予 张漾兮 陆地 陈烟桥 邵克萍 林军 罗工柳 郑野夫 珂勒惠支 赵延年 赵坚 荒烟 胡一川 彦涵 莫朴 夏风 高斯 郭钧 涂克 黄新波 黎鲁

历史上没有一种艺术比中国新兴木刻更接近于人民的斗争意志和方向,它的伟大之处在于它一开始就是作为一种武器而存在的。——爱泼斯坦《作为武器的艺术——中国木刻》1948年

前言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也是中国新兴木刻运动90周年。新兴木刻在1931年的异军突起,与中国共产党的左翼文化运动密不可分。鲁迅所谓“当革命时,版画之用最广,虽极匆忙,顷刻能办。”正是看到了木刻版画不仅是新的艺术形式,更是新的传播媒介。在国土沦丧、物资匮乏的艰苦岁月,木刻因材料随处可得且随时复制的特性,迅速取代了其他画种,跃居为新型的大众传媒手段。其简洁明快、单纯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利于传达鲜明形象的尖锐批判力,有效地促进了美术与革命、美术与人民的紧密结合。“为大众所支持”,既是左翼启蒙运动的根本动力之一,也是现代版画运动的核心诉求。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各解放区积极开办木刻展览、创办画刊画报、建立美术组织,有效提升了木刻的影响力和战斗力。解放区版画家更有意识地学习民间美术中的画像石、剪纸、窗花、年画、皮影等,发展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延安木刻范式。尤其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号召为工农兵服务后,解放区木刻更明确地走向人民,通过贴近民间百姓的视觉图像,和鼓动大众的愿景描绘,激发出普遍的革命热情。并在开启民智、移风易俗等革命政策宣传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传播作用,彰显出强大的政治动员功能,更由此塑造了新中国美术的基本范式。

本次展览围绕江苏省美术馆藏木刻版画,由代表新兴木刻运动的“走向十字街头”、与代表解放区木刻运动的“走向红色热土”两大板块构成,重新探讨木刻这一古老而又现代的艺术形式,是如何覆盖城市和农村,并透过媒介与符号的星星之火,构筑起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图像传播链条。

“从人民中来,到人民中去”——中国共产党如此,中国木刻版画亦如此。这些刀锋饱满线条激昂的作品,实践的是肇始于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美术大众化”思潮;呈现的是中华民族从呼号呐喊到奋起抗争,进而走向伟大胜利的历史画卷;见证的则是艺术与国家共命运、与人民同呼吸的时代担当。

谨以此次展览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纪念中国新兴木刻运动90周年。

江苏省美术馆

2021年7月

第一章走向十字街头

“走向十字街头”源自于日本作家厨川白村的同名文集,鲁迅欣赏其对日本社会不留情面地辛辣批评,希望也能以“先觉之声”来“破中国之萧条”。无疑,战争中断了“为人生而艺术”和“为艺术而艺术”的尝试和讨论,任何纯粹私人的情绪和风花雪月都变得不再重要,尽可能地在图像传播中动员起广大的民众形成浩大的战斗洪流,则成为当时每一位中国艺术家的社会责任。民族危难之际他们自探寻中国美术发展道路的旧梦中惊醒,开始从象牙之塔走向十字街头,以刀笔为武器实践着鲁迅要求的“进步的美术家”。

这一部分呈现的作品,从彷徨、呐喊到抗争,木刻中的人物形象都凝聚了相当强烈的情绪感染力,这在消除沟通障碍、启蒙救亡图存的宣传中起到了革命性、鼓动性的作用,满足了特殊时代的宣传工作之需。尽管他们的艺术观念、表现方式或有不同,但其底色都是建立在人道主义和深切体验之上,以不同的视角揭露民族危机、社会苦难,为民族命运和社会正义的觉醒而呐喊。也正因此,新兴木刻运动的兴起与发展成为了整个左翼文艺运动浪潮的重要部分,成为了“接近人民的斗争意志和方向”的艺术。正如田汉感慨的那样,“象牙塔不复存在了,每一个有血性的美术家开始走向街头,走向农村,走向抗战的前线”。

引子:革命的中国之新艺术

当革命时,版画之用最广,虽极匆忙,顷刻能办。

——鲁迅《新俄画选》1930年

鲁迅与新兴木刻

上世纪初,当学院派画家们沉醉于“为艺术而艺术”时,左翼美术运动提倡“为人生的艺术”。1929年,鲁迅以朝华社为阵地,编辑出版了《朝花周刊・艺苑朝华》,开始有计划地介绍外国版画艺术, 随后又相继编辑、出版了十多种版画作品集,如《梅斐尔德木刻〈士敏土之图〉》《北平笺谱》、《引玉集》《木刻纪程》《“死魂灵”一百图》,直到逝世前还编印了《凯绥・珂勒惠支版画选集》。期望借此吸引众多的革命美术青年从模仿外国版画开始,走上新兴木刻的创作道路。

1931年,鲁迅在上海举办“木刻讲习会”,使得创作木刻的知识和技法得到了初步普及,不仅培训了一批青年木刻骨干,且形成了一支木刻队伍雏形,大大地推动了木刻创作活动和中国新兴木刻运动的发展。此后诸多木刻社团不断涌现,如一八艺社、MK木刻研究会、现代木刻研究会、春地画会、上海木刻研究会、野风画会、野穗木刻社、无名木刻社等。木刻青年们创作作品、举办展览、出版画集,将版画从旧书斋中的复制转向十字街头的创作,呈现出强大的生命力。

珂勒惠支与德国表现主义

为推动新型木刻的发展,鲁迅编辑并介绍欧洲版画给木刻青年,主要是苏联的革命现实主义风格作品与德国表现主义风格的作品,其中尤以凯绥珂勒惠支最为被推崇。她的作品以尖锐的形式揭露了战争的残酷,满含悲伤与凄凉,以期唤醒民众的斗争精神,与当时鲁迅渴望将文艺用于革命斗争的观念是完全契合的。

进步木刻青年们汲取了凯绥珂勒惠支作品的养分,并融合了本土社会的实情,打破了传统木刻程式化的画面构架,将阴刻与阳刻相结合,有组织地布局画面黑白对比关系,创造了新的现代版画的雏形,奠定了中国现代版画的发展基础。

部分展出作品赏析

Ⅰ彷徨与凝视

力群 鲁迅像 黑白木刻 13cm×10cm 1936年

李平凡 饥民 黑白木刻 17.8cm×11.5cm 1939年

杨可扬 教授 黑白木刻 23cm×16cm 1947

Ⅱ 呐喊与悲号

陆地 同志之死 黑白木刻 14.5cm×11.5cm 1939年

汪刃锋 吊 套色木刻 17cm×23cm 1939年

李桦 怒潮组画 起来 黑白木刻19.5cm×27cm 1947年

黄新波 卖血后 黑白木刻 33.5cm×22cm 1948年

Ⅲ 抗争与救亡

刘岘 巩固团结抗战到底 黑白木刻 9.3cm×10cm 1938年

刘铁华 东北健儿 黑白木刻 20.5cm×16.6cm 1930年代

荒烟 末一颗子弹 黑白木刻 17cm×36.7cm 1943年

张漾兮 咱们自己的队伍来了 黑白木刻 24.5cm×35.5cm 1949年

第二章走向红色热土

“西安事变”之后,曾在鲁迅教导下、充满正义与理想的年轻人陆续奔向延安。这片抗战中的红色热土,对诸多进步青年充满着强大的吸引力。1936年到1940年间,上海左翼版画家胡一川、沃渣、江丰、马达、陈铁耕、黄山定、张望、力群等相继到达延安,与彦涵、罗工柳、古元、夏风、牛文等青年艺术家共同成为了鲁迅艺术学院美术系的师生,也是日后“延安学派”的中坚力量。

解放区木刻一方面继承和发扬了由鲁迅培育起来的新兴木刻传统;一方面又根据特定的历史条件和革命需要,在农村改革和工农兵群众审美取向的结合中完成了一批具有民族风格的作品,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地区,赋予了创造性的形象表达。

在艺术内容上,解放区木刻从表现城市贫民的苦难转向了宣教农村的新气象、新生活;在艺术形式上,解放区木刻从借鉴外来形式转向了中国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民族形式。尤其在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之后,解放区的艺术实践更鲜明地体现出深入生活、深入人民、深入农村的新面貌。这一“与时代同步、与人民同心”的积极经验,也成为日后新中国现实主义美术创作的宝贵财富。

引子:从“小鲁艺”到“大鲁艺”

你们现在学习的地方是“小鲁艺”,还有一个“大鲁艺”,还要到“大鲁艺”去学习。“大鲁艺”就是工农兵群众的生活和斗争,广大的劳动人民就是大鲁艺的老师。你们应当认真地向他们学习,改造自己的思想感情,把自己的立足点逐步移到工农兵这一边来,才能成为真正的革命文艺工作者。——毛泽东 1942年5月30日

鲁迅艺术学院

1938年,毛泽东及艾思奇、周扬等人发起创办“鲁迅艺术学院”,1940年更名为“鲁迅艺术文学院”,简称“鲁艺”。旧址位于延安城东北5公里桥儿沟,一座中世纪城堡式样的大礼堂,现保存有天主教堂一座和石窑洞数十孔。

1939年8月至1945年底,延安鲁艺是日常教学、排练演出的重要场所,云集了沙可夫、赵毅敏、吴玉章、周扬、茅盾、冼星海、吕骥、张庚、张仃、塞克、王震之、钟敬之、沙汀、陈荒煤、何其芳、严文井、舒群、欧阳凡海、沃渣、江丰、王曼硕、蔡若虹、向隅、周立波、王大化、华君武、艾青、郑律成、贺敬之、马可、王昆、于蓝、王朝闻等一大批革命文艺精英。他们积极开展抗战歌咏、戏剧、文学、版画以及大众新秧歌等革命文艺创作,使文艺在抗战中起到了动员组织群众、团结教育人民的强大作用。

受到军事封锁的延安,不容易获得绘画用具,只有宜于刻木刻的梨木板和枣木板可以就地取材,刻木刀和印木刻用的纸张,甚至黑色油墨延安都能自制。同时,用木刻代替锌板,可以解决延安报刊缺乏制版设备的困难。简单原始的物质材料决定了易于普及的木刻艺术的迅速发展,木刻基本上成为鲁艺美术系每个学生的必修课,美术系几乎变成了“木刻系”。

部分展出作品赏析

Ⅰ 到工农兵群众中去

解放区木刻实践着到工农兵群众去的创作路线,在当时的历史语境下更确切地说,主要是深入到农民和农村的生活中去。这既是乡村宣教和民众动员的重要方式,也为艺术创作探索提供了新的命题。这一时期,许多木刻作品关注边区生活,以政治民主、婚姻自由、男女平等、军民合作、丰衣足食等题材构筑了解放区人民生活中朴素而幸福的新生活。以此为媒介,将看似生活化的私人记忆转化为群体的身份认同,激发人们在心中逐渐勾勒起未来生活的美好景象。

力群 饮 黑白木刻 21cm×14cm 1940年

王式廓 改造二流子 套色木刻 16.5cm×25.5cm

胡一川 牛犋变工队 套色木刻 11.7cm×19cm 1943年

彦涵 豆选 黑白木刻 28.5cm×37cm 1948

Ⅱ 到火热的斗争中去

解放区的木刻工作者们深入农村和部队,同农民与战士交朋友,和他们生活、工作在一起,投身到火热的革命斗争中去。彼时的解放区既面对着前线的战斗,又要在扫荡和封锁的环境中克服严重的粮食问题和经济困难,还要在土地改革中发动群众清算斗争,这些体验以木刻版画的形式呈现,既展现了抗日革命根据地血肉般的军民关系和同仇敌忾的战斗气氛,也在宣传和号召土地改革、备战备荒的大生产运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莫朴 我们活跃在苏北 黑白木刻 10.8cm×23.5cm 1941年

彦涵 当敌人搜山的时候 黑白木刻 21.7cm×18.4cm 1943年

刘蒙天 红军强渡大渡河 黑白木刻 28.5cm×46cm 1946年

古元 烧毁地契 黑白木刻 24cm×16cm 1947年

Ⅲ 到唯一的最广大最丰富的源泉中去

延安木刻家对民间艺术的利用不是简单的“旧瓶装新酒”,盲目地引用传统的旧形式,也不是完全的“仿古的旧瓶”,而是经过新的手法处理的。延安木刻工作者虚心向民间艺人学习,对民间美术进行了搜集和整理,积极探求木刻的中国化和民族化。他们运用中国民间木刻阳刻为主的表现方法,吸收了陕北民间剪纸的画面风格,借鉴汉代画像砖、画像石的构图技巧,把民间美术的装饰性色彩、平面化构图、单线勾勒、夸张造型和象征手法吸收进来,并加以改造,使延安木刻从借鉴外来艺术形式转向,开始创作为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民族形式作品。

罗工柳 卫生模范 黑白木刻 11cm×11cm 1942年

张晓非 识一千字 套色木刻 20cm×14cm 1944

力群 丰衣足食 套色木刻 17.4cm×23cm 1944年

夏风 光荣参军 黑白木刻 12cm×18cm 1947年

标签:木刻;木刻版画;江苏省
责编:王宛璐 易保山
下一篇